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讀夢Ⅰ

26

。“因為我……”喬其箏懊惱地偏下頭,脫離了蒲酥鐘的懷抱。他緩慢地蹲下,捂著胸口。汗水和淚水一齊落下,他不太清醒地晃晃腦袋,眉頭緊鎖。“因為我,我覺得很痛苦。”他喃喃自語,複又抬頭望著蒲酥鐘,“讀心,可能是叫做讀心,雖然他們可能冇有在心裡說話,可是,我能感覺到,你能懂的……”他渾身發抖,說出的話有些不成語調,於是茫然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似乎那眼神中有著某種虔誠的企盼。“情感,嗯,對,我能感受到他們心裡...-

“我總是做夢,夢裡,我是很多人,出獄的囚犯,托管所的問題少年,將死的失足少年,我能看見自己,就好像,嗯……靈魂出竅,但在夢裡我從來冇有懷疑過自己是誰,麵對的又是誰,好像我已經在那樣的人生裡,活了很久很久,往後也要用那個身份活很久。”

“清醒過來的時候,我總是對著鏡子,讀我自己的心。”

“讀心?”

“是的,可我什麼也讀不到。”喬其箏頓住,他看向醫生,再一次開口,“醫生,你覺得我瘋了嗎?”

醫生轉了轉筆,摸了一下中指側邊的繭,微笑著回答:“你隻是精神太緊張了,每個人都會做夢,夢是……”

“夢是什麼呢?”喬其箏像是喪失了興趣,癱在座椅上,他屈起手指有節奏地敲著桌子。

醫生盯著這個漂亮的年輕男生,對方卻停下動作,站起來整理衣釦,“醫生,你說,夢和現實哪個更值得相信?”

醫生愣了愣,喬其箏卻在他開口前推門離開了。

他聽見自己的聲音淩駕於心臟之上,“夢都是假的。”

“夢不全是真的,可我是真的。”蒲酥鐘站在窗邊回頭和他碰了碰酒杯。

“你為什麼會在我夢裡?”喬其箏問。

“你不是讀出來了。”蒲酥鐘抿了口酒,“我的心。”

“讀了,全是廢話。”喬其箏拍掉自己肩膀上那隻手,回到餐桌旁坐下。

“不讀了嗎?也不全是那些,找找有用的?”蒲酥鐘又在誘哄問題少年。

“你睡著了我再讀。”喬其箏咬了一口蘑菇,不滿意地丟掉。

庭院內的盆栽被挪到陰涼處。

午間樹梢上顫顫悠悠掛著一輪模糊的圓日,悶熱而潮濕的簷下臟兮兮地排列著一串貓爪印,擠壓出青澀的汗液,滑過喬其箏乾淨利落的下頜,在下墜前被他抬手抹去。

“真熱。”

蒲酥鐘關上門,帶起風鈴一陣“鈴鈴”的響聲,“嗯。”他自然地接話,又為喬其箏遞過去一張紙。

“你常出門嗎?”喬其箏問。

“不。”

喬其箏點點頭,回頭看他一眼,邊走邊嘀咕,“難怪這麼白。”

蒲酥鐘大掌一揮貼上喬其箏後腦勺,又提出三根手指往下探去,摩挲著他的後頸。

喬其箏一激靈,肩背不由弓起。他抬手往蒲酥鐘小臂上扇了一巴掌,彎腰逃走。

蒲酥鐘意猶未儘地撚撚手指,撇了撇嘴跟上去,“等等我啊。”

“不等。”喬其箏走得飛快。

於是蒲酥鐘跟在他身後,很幼稚地追著喬其箏的腳步踩。

“噠”,蒲酥鐘的腳步頓住,他抬起頭看著喬其箏的發旋。

喬其箏的肩膀蹭過他胸前的布料,他眯起眼睛抬頭看著蒲酥鐘。

“怎麼了?”蒲酥鐘彎腰與他平視,小聲問他。

喬其箏抓起他的手,貼在自己臉頰上,看了他一會兒,微微皺眉,最後低下頭,將額頭埋在蒲酥鐘的頸窩。他用手指點點蒲酥鐘的鎖骨,“硌得疼”,卻冇把頭抬起來。

蒲酥鐘揉揉他的後腦勺,冇有說話。

“我想起來了。”喬其箏的聲音輕輕飄進他的耳朵。

淡藍色的天空被烤得發白,空氣似乎被蒸得暈開了,一圈一圈敲打著眼眶,陣陣刺痛。

“夢,我想起來了。”沉默中喬其箏的頭仍然擱在蒲酥鐘的肩上,良久又吐出這樣一句。

蒲酥鐘輕輕托起他的下巴,拇指來回揉搓他突出的頜角,使得喬其箏微微眯起眼睫,目光卻有些空洞。

“蒲酥鐘。”

“你哭了。”蒲酥鐘替他擦拭眼淚的動作算不上溫柔,聲音卻彷彿讓人跌入了什麼神奇的附著魔法的泉水,讓喬其箏跌跌撞撞摔進他的頻率,感受到那種名為憐惜的情緒。

“因為我……”喬其箏懊惱地偏下頭,脫離了蒲酥鐘的懷抱。他緩慢地蹲下,捂著胸口。汗水和淚水一齊落下,他不太清醒地晃晃腦袋,眉頭緊鎖。

“因為我,我覺得很痛苦。”他喃喃自語,複又抬頭望著蒲酥鐘,“讀心,可能是叫做讀心,雖然他們可能冇有在心裡說話,可是,我能感覺到,你能懂的……”他渾身發抖,說出的話有些不成語調,於是茫然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似乎那眼神中有著某種虔誠的企盼。

“情感,嗯,對,我能感受到他們心裡的情感,就像,我看著你,你……”淚水在一瞬間決堤,湧出眼眶,喬其箏再說不出一個字。

蒲酥鐘半跪在他身前,捧起喬其箏發顫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喬其箏感受著手掌下跳動的溫熱,急促地呼吸起來。

蒲酥鐘看著他濕紅的眼睛,“你痛苦的話,我也會痛。”

“夢裡你看到的,是我嗎?”喬其箏緩了一會,開口問。

“是,也不是。”蒲酥鐘認真回答。

“這樣啊。”喬其箏呢喃著收回手。

他們於是長久地,在這樣說不清道不明的痛苦與茫然中對視著。

很久以後蒲酥鐘微帶沙啞的聲音響起,“夢裡,你在等我。”

“那場夢的軌跡原來是為了你。”喬其箏坐下來,把頭擱在膝蓋上。

“我想要告訴你我的名字,於是夢醒了。”蒲酥鐘抬手捏捏他的耳朵。

“我在等你。”蒲酥鐘吻他的睫毛。

即使讀到了答案,喬其箏想聽他親口說出來,於是他開口,看著蒲酥鐘的淚滴落在自己手心,“等什麼?”

“等你,來讀我的夢。”

-回答,他又問了一遍。“或許吧。”蒲酥鐘放下他的手腕,撥開他的額發,將手背貼上去,“又發燒了。”蒲酥鐘起身要去倒水,卻被喬其箏抓住了指尖,“陪我一會兒吧。”於是蒲酥鐘再一次坐下,沉默著看他。“夢還冇有解開”,喬其箏忽然開口,他出神地看著天花板,“我不明白。”喬其箏的表情忽然變得很痛苦,他急促地吸氣,淚水將他眼瞼打濕一片,如同秋風昨日,葬送無名的猩紅。“我不明白”,喬其箏像是要瘋了,“為什麼?”蒲酥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