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解夢Ⅰ

26

多人,出獄的囚犯,托管所的問題少年,將死的失足少年,我能看見自己,就好像,嗯……靈魂出竅,但在夢裡我從來冇有懷疑過自己是誰,麵對的又是誰,好像我已經在那樣的人生裡,活了很久很久,往後也要用那個身份活很久。”“清醒過來的時候,我總是對著鏡子,讀我自己的心。”“讀心?”“是的,可我什麼也讀不到。”喬其箏頓住,他看向醫生,再一次開口,“醫生,你覺得我瘋了嗎?”醫生轉了轉筆,摸了一下中指側邊的繭,微笑著回...-

鏡子的對麵,是你,還是我。

“喬其箏。”

喬其箏蒼白的額頭上黏著烏黑的髮絲,整個人濕漉漉的,全身被冰冷的色調包裹著,隻有一抹妖冶的紅在他唇上燃燒。

他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窗外已經漆黑一片。

“發燒了。”蒲酥鐘語調平平,像在陳述什麼學術報告。

“今天幾號?”乾澀的嗓音從喬其箏喉嚨裡擠出來,帶起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他皺眉想要起身。

蒲酥鐘往他背後塞了個抱枕,扶他坐起來,又給他遞了一杯溫水,最後回答道:“23號。”

沉默一會,他看著喬其箏把水喝光,接過杯子,又補上一句,“你昏過去,已經3天了。”

喬其箏不可置信的抬頭,這才發現蒲酥鐘眼裡的血絲,醒目得可怕。

“你。”喬其箏抬手想要摸摸他的臉,蒲酥鐘卻忽然脫力似的靠過來,緊緊抱住他,埋頭在他頸窩密密親吻著。

蒲酥鐘感受著他跳動的脈搏,呼吸漸漸平穩下來。

“你終於醒了。”蒲酥鐘小聲說。

喬其箏抬手,輕輕撫摸他的頭髮,將柔軟的髮絲捋順,微微笑著說:“我當然要醒。”他看著蒲酥鐘烏黑的發,還是把後半句嚥下了。

“你記得那個夢嗎?”喬其箏托起蒲酥鐘的下巴,和他對視。

“你知道了。”蒲酥鐘和他掌心貼著掌心,輕輕摩挲著。

“知道一點。”

蒲酥鐘沉默一會,鄭重地起身,明明是陳述句,喬其箏卻聽出懇求的意味,“忘記最後一個夢,我會把一切告訴你。”

“彆這麼無情嘛,我對其它的都不感興趣,我隻是想知道。”喬其箏停下來,手肘屈起向後靠去,仰著頭看蒲酥鐘,露出單薄脆弱的鎖骨與脖頸,好像輕輕一捏就會碎掉。

蒲酥鐘長呼一口氣,露出苦澀的表情,他湊到喬其箏耳邊,半跪在他身邊,虔誠發問:“想知道什麼?”

“你。”喬其箏輕輕吐出這個字。

於是蒲酥鐘如遭雷擊,被生生桎梏在喬其箏麵前,不再動作。

“你到底,是怎樣的”,鬼魅般的聲音還在繼續,“你的一切,都要告訴我,對嗎?”

“我……”蒲酥鐘怔怔看著喬其箏,幾乎無法思考。

“你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喬其箏忽然評價道。

脆弱且憂鬱的眼睛,最重要的是,你足夠坦誠。

“我會為你解夢,等你瞭解一切,再做決定。”蒲酥鐘做出最後讓步。

“好。”

已經是深夜,整個城市都籠罩在潔白柔和的月光中,偶爾是樹葉晃動的低鳴,還有野貓尖細的叫聲。在這樣的夜,喬其箏第一次能夠清醒地入夢。

-背,又擦擦眼角。喬其箏看著她鬆鬆垮垮的皮膚,盤虯縱橫的皺紋,忽然感到心裡一陣刺痛。“要是他想吃點熱乎的,暖暖胃,就叫他下來,我,我等著他呢。”老太太輕飄飄的聲音顫抖起來。喬其箏不受控製地紅了眼眶,他點點頭,從她手裡接過袋子,溫熱的觸感落在他掌心,他對淚眼婆娑的老人說:“好。”離開老人的屋子,喬其箏和蒲酥鐘一步步踏上台階,他回頭看了一眼,老人家還在門口看著他們,他對她笑了一下,轉身向上走去。直到踏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