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入夢Ⅰ

26

住他,埋頭在他頸窩密密親吻著。蒲酥鐘感受著他跳動的脈搏,呼吸漸漸平穩下來。“你終於醒了。”蒲酥鐘小聲說。喬其箏抬手,輕輕撫摸他的頭髮,將柔軟的髮絲捋順,微微笑著說:“我當然要醒。”他看著蒲酥鐘烏黑的發,還是把後半句嚥下了。“你記得那個夢嗎?”喬其箏托起蒲酥鐘的下巴,和他對視。“你知道了。”蒲酥鐘和他掌心貼著掌心,輕輕摩挲著。“知道一點。”蒲酥鐘沉默一會,鄭重地起身,明明是陳述句,喬其箏卻聽出懇求的...-

雨水打濕梧桐樹,蒲酥鐘抱起臟兮兮的小貓,仔細擦拭它潔白的毛髮,喬其箏站在一旁,替他撐著傘,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麵前江縣監獄的字樣。

天空忽然被照得泛白,緊接著是一道駭人的雷聲。蒲酥鐘懷裡的小貓喵喵叫了兩聲,喬其箏摸摸它的頭,對蒲酥鐘說:

“雨下的好大。”

蒲酥鐘沒有回答,隻是騰出一隻手,把喬其箏的衣領整理好。

警察局大門前出現一個單薄的身影,遠遠地看過去,隻能看到一片模糊的白色,飄飄蕩蕩,又消失在儘頭。

於是喬其箏走近了些,蒲酥鐘抱著貓跟上去。

三分鐘以後那個身影再次出現,隨著他越走越靠近,喬其箏的心不受控製地跳動起來,直到那人停下來,不甚明亮的陽光打在他身上,映出一張憔悴的臉。

他似乎看了一眼喬其箏和蒲酥鐘,又匆匆彆過視線,在台階前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走進了雨幕,朝著臟兮兮的巷子走過去。

“走吧。”蒲酥鐘慢悠悠開口,“不是要看?”

“等等。”喬其箏慌張地抓住他的衣角,“為什麼,他長得跟你那麼像啊?”

“喵?”小貓咪疑惑地叫了一聲,不明白蒲酥鐘為什麼停下不動了。

“你覺得為什麼?”蒲酥鐘揉揉小貓下巴,反問他。

喬其箏看起來真的受了很大打擊似的,他張著嘴巴呆滯地站在原地,傘被吹翻了都不知道。

蒲酥鐘把傘翻過來,輕輕抓起喬其箏的手腕,把一臉菜色的人拖走。

他們穿梭在泥濘的巷子裡,在七彎八拐的路線中熟練地找到一棟破舊的建築。

灰色的牆麵被雨水沖刷得醒目,或黃或綠的印跡猖狂地紋在脫落的牆皮上,一樓的窗台上下爬滿青苔,鏽跡斑斑的柵欄被飄進的雨潑得不堪入目。

“四樓。”蒲酥鐘扔下一句,看著喬其箏,示意他進去,自己卻冇動。

恰巧這時一樓的鐵門吱呀吱呀的被推開,從裡麵走出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奶奶,穿著玫瑰紅亮片馬甲,手裡拿著一把藍紫格子雨傘,臂彎裡挎著一個白綠相間的塑料購物袋。

老人家看了他們一眼,目光在蒲酥鐘臉上停留了一下,眯著眼睛辨認了一會,似乎是冇什麼頭緒,於是問道:“找人呐?”

“是,您認識四樓那個,呃……”喬其箏頓住,看向蒲酥鐘,小聲問:“叫什麼?”

蒲酥鐘搖頭不答,喬其箏一籌莫展。

好在老人家無需他們多言,一拍手就認定了他們要找的人,“小耀啊,是不是?你們是小耀的同學?”

“是,我們來看看他。”喬其箏努力裝出一副正經好學生的樣子。蒲酥鐘在一邊偏過臉偷笑。

小貓忽然跳下來,在老奶奶腳邊翹著尾巴蹭來蹭去。

“哎喲,哪裡來的貓啊。”老奶奶笑眯眯地看著小貓。

“路上撿的”,喬其箏回答,“它看起來喜歡您呢。”

老奶奶嗬嗬笑起來,從小腰包裡摸出鑰匙,要給小貓找點東西吃。

陳舊的大門前迴響著清脆的鑰匙聲,然後又是一陣吱呀的開門聲。“雨越下越大了,小夥子,你們進來喝點熱茶啊。”

“不啦,我們不打擾了。”喬其箏笑著回絕。

“不打擾的呀,小耀的同學嘛,進來坐坐不妨事的呀。”

喬其箏還待拒絕,老奶奶又發話了,“家裡是小了點,你們彆嫌棄。”

喬其箏和蒲酥鐘於是應下來,接過鞋套進了客廳。

冇一會老奶奶端來兩杯熱乎乎的茶,在乾乾淨淨的印花玻璃杯裡裝著,擺在他們麵前的茶幾上。

蒲酥鐘忽然問道:“阿姨,這裡是不是快要拆遷了。”

喬其箏剛想說是不是太冒犯了,老奶奶就笑眯眯地回話了,“是啊,這一片老早就說要拆了,結果硬是拖了這麼好些年,我老太婆熬到現在,竟然還能看得到這一天呢。”

老人花白的頭髮平靜地睡在臉頰旁,似乎回憶起來什麼,輕輕抹了下眼角。然後她恍然大悟似的回頭,“哎呀,你們是來找小耀的,是在上大學吧。”

“是”,喬其箏迴應著,怕裝的太假,又說:“快畢業了。”

“大學好啊,大學生,有出息的,以後畢業了坐辦公室的,不勞累了,上大學了,真好啊,你們都是好孩子。”她說著說著眼眶濕潤起來。

喬其箏連忙起身,又無措地張望,最後在茶幾上找到印著廣告的抽紙盒,抽了張紙遞過去。

老人家笑著,撇過頭,朝他擺擺手,“我,我這年紀大了,就喜歡說這些,你們年輕人不愛聽的。”

“冇有,不會的。”喬其箏解釋著。

“你們一會要上去看小耀的,是吧?”

“對的。”

“好孩子,你們,你們先坐一會,我去拿點東西,麻煩你們幫我帶上去,好不好呀?”

“好。”

喬其箏看著老太太不大利索的腿腳,扶住她的手肘,“您要拿什麼,我幫您吧。”

老太太感激地笑,“好孩子”,然後襬擺手,“冇事,我來吧。”

喬其箏於是在旁邊等著。

過了一會老太太拿來一個塑料袋,她撫平上麵的褶皺,遞給喬其箏,“小耀愛吃我做的饅頭,他回來估計還餓著,麻煩你們了,好孩子,幫我帶給他。”

老太太拍拍喬其箏的手背,又擦擦眼角。喬其箏看著她鬆鬆垮垮的皮膚,盤虯縱橫的皺紋,忽然感到心裡一陣刺痛。

“要是他想吃點熱乎的,暖暖胃,就叫他下來,我,我等著他呢。”老太太輕飄飄的聲音顫抖起來。

喬其箏不受控製地紅了眼眶,他點點頭,從她手裡接過袋子,溫熱的觸感落在他掌心,他對淚眼婆娑的老人說:

“好。”

離開老人的屋子,喬其箏和蒲酥鐘一步步踏上台階,他回頭看了一眼,老人家還在門口看著他們,他對她笑了一下,轉身向上走去。

直到踏上四樓的台階,蒲酥鐘握住他的手,開口問他:“要去嗎?”

“要的”,喬其箏輕輕點頭,“我答應她的。”

於是蒲酥鐘敲響了四樓右邊的門,一下一下敲得喬其箏心裡難受得緊。

“受不了的話,我們隨時可以走。”

陌生又熟悉的強烈的情感在喬其箏體內喧囂著,不停散佈著名為痛苦的因子。

“不走。”喬其箏躲開蒲酥鐘的眼睛。

“可是他不會出來的。”蒲酥鐘做出判決。

“那”,喬其箏用力揉搓著虎口,將那一處皮膚揉得通紅,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

“不要害怕。”蒲酥鐘輕輕將手插進喬其箏的動作間,與他手背嚴絲合縫貼在一起。他舉起兩隻交疊的手,在喬其箏嫣紅髮熱的虎口落下一個吻。

雨聲環繞在耳邊,喬其箏抹去眼裡的淚,看向蒲酥鐘憂鬱而美麗的眼睛。

晚間靜謐的藍裹住他烏黑的眉眼,蒲酥鐘的手撫上他的發,輕輕撥出一口氣,“喬其箏。”

“嗯。”

“醒來吧。”

“好的。”

-,一拍手就認定了他們要找的人,“小耀啊,是不是?你們是小耀的同學?”“是,我們來看看他。”喬其箏努力裝出一副正經好學生的樣子。蒲酥鐘在一邊偏過臉偷笑。小貓忽然跳下來,在老奶奶腳邊翹著尾巴蹭來蹭去。“哎喲,哪裡來的貓啊。”老奶奶笑眯眯地看著小貓。“路上撿的”,喬其箏回答,“它看起來喜歡您呢。”老奶奶嗬嗬笑起來,從小腰包裡摸出鑰匙,要給小貓找點東西吃。陳舊的大門前迴響著清脆的鑰匙聲,然後又是一陣吱呀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