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解夢Ⅱ

26

珠與下頜,覆上白淨細膩如玉似的一層皮膚。真的很好看,我的心情美好起來,看得愈發入神。他隻是躺著,任我看來看去。我看著他纖長捲翹的睫毛,光影躍動下盈潤的細小絨毛,紅潤飽滿的嘴唇,線條生動的喉結。怎麼會有這麼美的人?難道是畫皮?我在心裡樂出聲,眼睛彎了起來。他忽然轉頭看我,那雙漂亮的有魔力一般的眼睛微微挑起些弧度,他寬大溫暖的手覆上我的腕骨,柔軟的青紫色的血管紋路炙烤著我的骨頭。“為什麼總是看我?”他...-

“夢解開了嗎?”喬其箏的手腕無力地搭在蒲酥鐘掌心,他微微偏過頭,和蒲酥鐘對上視線。

“解開了嗎?”蒲酥鐘沒有回答,他又問了一遍。

“或許吧。”蒲酥鐘放下他的手腕,撥開他的額發,將手背貼上去,“又發燒了。”

蒲酥鐘起身要去倒水,卻被喬其箏抓住了指尖,“陪我一會兒吧。”

於是蒲酥鐘再一次坐下,沉默著看他。

“夢還冇有解開”,喬其箏忽然開口,他出神地看著天花板,“我不明白。”

喬其箏的表情忽然變得很痛苦,他急促地吸氣,淚水將他眼瞼打濕一片,如同秋風昨日,葬送無名的猩紅。

“我不明白”,喬其箏像是要瘋了,“為什麼?”

蒲酥鐘擦拭他的淚,從下而上落下密密的吻。

“是我嗎?那樣的人,是我嗎?如果不是,那我該是什麼樣的呢?求求你,告訴我。”喬其箏哭得慘烈,死死抓著蒲酥鐘的手,幾乎要將他揉碎進自己的骨血中。

“你到底是誰呢?”

蒲酥鐘的瞳孔在一瞬間放大,他掙脫了喬其箏的桎梏,猛地站起來,垂眸看著他落空的手,那樣蒼白又脆弱。

“你到底是誰呢?”喬其箏重複著去問,似乎對此很執著。

“我是誰,很重要嗎?”蒲酥鐘往後撤步,撞在桌子上,順勢將雙手放在腰後,撐著上半身,偏過頭看著喬其箏。

“不重要嗎?”喬其箏把問題再推回來。

蒲酥鐘的手指邊緣被擠壓得泛白,青紫色的血管突起,他喉結上下滾動著,終於幾不可聞地給出答案。

“我不知道。”

“告訴我。”喬其箏命令道。

“告訴你了,還會愛我嗎?”蒲酥鐘哽嚥著問他,連眼睛也變成悲傷的形狀。

喬其箏迷茫地抬頭,喃喃念道:“我愛你。”似乎這是什麼難以理解的東西,又在一瞬間幡然醒悟。

“你愛我,我才能存在。”蒲酥鐘用一種近乎悲情的,哀婉的,懇切的眼神看著喬其箏,像走投無路的信徒,在向神明虔誠地祈禱。

“你會離開我嗎?”喬其箏的眼淚無知無覺地下墜,滾燙地炙烤著他的皮膚,“會嗎?”

蒲酥鐘沉默著,不敢抬眼看他。

過了很久,久到驟雨落下,飄進大開的窗,久到天空變成熟悉的顏色,蒲酥鐘終於抬起頭。

夢中的那場雨,分毫不差地落在眼前。

-上停留了一下,眯著眼睛辨認了一會,似乎是冇什麼頭緒,於是問道:“找人呐?”“是,您認識四樓那個,呃……”喬其箏頓住,看向蒲酥鐘,小聲問:“叫什麼?”蒲酥鐘搖頭不答,喬其箏一籌莫展。好在老人家無需他們多言,一拍手就認定了他們要找的人,“小耀啊,是不是?你們是小耀的同學?”“是,我們來看看他。”喬其箏努力裝出一副正經好學生的樣子。蒲酥鐘在一邊偏過臉偷笑。小貓忽然跳下來,在老奶奶腳邊翹著尾巴蹭來蹭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