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夢Ⅱ

26

住他,埋頭在他頸窩密密親吻著。蒲酥鐘感受著他跳動的脈搏,呼吸漸漸平穩下來。“你終於醒了。”蒲酥鐘小聲說。喬其箏抬手,輕輕撫摸他的頭髮,將柔軟的髮絲捋順,微微笑著說:“我當然要醒。”他看著蒲酥鐘烏黑的發,還是把後半句嚥下了。“你記得那個夢嗎?”喬其箏托起蒲酥鐘的下巴,和他對視。“你知道了。”蒲酥鐘和他掌心貼著掌心,輕輕摩挲著。“知道一點。”蒲酥鐘沉默一會,鄭重地起身,明明是陳述句,喬其箏卻聽出懇求的...-

我好像病了,對於這件事我是有根據的,但不是醫生給的診斷報告,也不是我媽把菸灰缸砸在我頭上時怒罵的那幾句神經病。那麼,至於我為什麼說我病了,我不告訴你。

我把被子掀開,甩到床尾,站起來在床上狠狠跳了幾下,又把枕頭踢到地毯上。為什麼這麼做?不知道,但你不可以指責我,因為我病了,你要讓著我。

病人永遠可以無理取鬨,不需要理由,你要記住。

現在我累了,你要來抱住我,然後親我的脖子,再親我的嘴巴,一直親到我活過來為止。你要餵我一點活過來的勇氣,不不不,要很多很多。但我不會報答你的,因為我是病人啊,你要聽我的話,我讓你怎麼做你就要怎麼做。

我感覺到痛了,痛苦原來是這樣的。

我好像活過來了。

雨還在下,響個不停。我看不清這雨,隻好慢慢靠近,拋棄聽覺,拋棄視覺,連觸覺也冇有,四周空空蕩蕩,可我依舊冇有停下,因為心跳在指引著,我每走一步,就更痛苦一分。我越走越快,最後甚至跑起來。

直到路的儘頭出現了你,於是雨停下來,陽光潑進我眼裡。

我走到你身邊,問你:"可以坐你旁邊嗎?"

你對我笑了,我卻覺得更加痛苦。

我的世界出現第一次晴天,於是我拉著你走了很久很久。我喜歡陽光下的窗,搖曳的綠樹,可愛的晚霞和顫動的心臟。

我們躺在一起,溫暖的陽光代替影子流連在我身邊,你的眼睛親吻著我。我感覺到了,你要離開了,於是我想要告訴你,你所愛的這個病人,他的名字是蒲酥鐘,快來他的世界吧,隻有你的愛能救他。

夢醒了。

我的眼睛濕漉漉的,與窗外的雨一般模樣。

愛讓我永生,卻又叫我失去靈魂。

你雙眼緊閉,在我耳邊呼吸著,可我感受不到,因為我是冇有愛就空蕩的你的影子。

我愛你,但我和你隔著一場雨。

鏡子裡,隻有空蕩的影子,你在哪裡呢?

我問鏡子,如果我有愛的能力,可不可以讓我把愛送給你?

鏡子裡在下雨。

我說對不起,我愛你,可我隻能在夢裡愛你。因為鏡子裡的雨不停,我在這邊,你在那邊。

可我不怪你,因為你和我一樣,我們都病了。

-箏頓住,看向蒲酥鐘,小聲問:“叫什麼?”蒲酥鐘搖頭不答,喬其箏一籌莫展。好在老人家無需他們多言,一拍手就認定了他們要找的人,“小耀啊,是不是?你們是小耀的同學?”“是,我們來看看他。”喬其箏努力裝出一副正經好學生的樣子。蒲酥鐘在一邊偏過臉偷笑。小貓忽然跳下來,在老奶奶腳邊翹著尾巴蹭來蹭去。“哎喲,哪裡來的貓啊。”老奶奶笑眯眯地看著小貓。“路上撿的”,喬其箏回答,“它看起來喜歡您呢。”老奶奶嗬嗬笑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