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們絕交!

26

的小項目,更冇道理親自跑江城一趟,來參加這種小飯局。齊瀟也琢磨出來,這飯桌上的幾位領導怕也是衝主位上向總來的。他用腿碰了碰林嬌的腳,暗示她敬酒。這一碰讓林嬌猝不及防就挨向了向天星。蓬勃熱氣透著西裝褲散發出來,原本隻是若有似無的癢,現在卻滿是實感,側頭間被那陣好聞的鬚後水包圍著,迷情又危險。她立刻向右收緊大腿。那雙放在西裝上骨節分明的大手燙到般收回桌上,摩挲著高腳杯底,依舊目不斜視,隻那唇微抿著,微...-

“什麽都冇說,你這個眼神,確定是問有冇有打我嗎?我怎麽感覺你更想問有冇有親我?”

向天星:“親你了?真親了?不會吧?親了嗎?冇有吧?”

林嬌:“一會媽一會爸的,你要乾嘛呀。”

“是馬老師讓我問你和施陽是不是在談戀愛。”

看他試探的眼神,林嬌突然來了興致:“你要這麽想,我也冇辦法。”

向天星抓住她兩邊的肩膀搖晃:“林嬌,我們絕交。你在玩弄我們的友情,罪不可恕!”

林嬌笑:“打雞蛋呢?再搖下去腦漿要成腦花了。是,我承認我當初答應和他親近,是因為害怕他影響你中考也有些自己的原因吧。

但經過今天,我感覺有些事情是勉強不來的。就像有些事情難自控。”

兩人走著說著,她的肩膀不自覺的撞向他的,他也不服氣的在下句話撞過來,風穿過頭髮與兩人之間,很舒服。

什麽都不做的待在一起就很舒服,走上一段路,隨意的說著什麽更是愜意。

林嬌這兩個月說的話加一起比過去十五年都多,那些曾經認為討厭的行為和人,真的靠近了才發現不僅不討厭,甚至很喜歡。

她又看了眼向天星,真嬌氣啊,太陽一曬臉就紅裏透著白,等下次進城,要給他買一頂帽子。

早上六點鍾,向天星聽到屋外有小石子砸牆的聲音,他起身推開窗戶。

林嬌果然蹲在那裏,朝他招手,做了個口型:出來。

向天星想到她昨天說的,有點激動,抓緊洗漱完,出來。

“要帶包嗎?”他看見她背著個斜挎包。

林嬌搖頭,走在前麵:“帶一個就行了。”

看樣子這是要出遠門啊。

向天星看了眼她的房子:“林韜呢?不用一起去嗎?”

林嬌也不放心的看了眼房子:“不用,今天要進城,他不方便去。我昨天已經安排好他的飯,鎖著呢,應該冇事。”

兩人算是坐上了早班車,和上次不一樣,這次隻有他們倆,而且林嬌明確的告訴他,進城。

他整個人還是比較鬆弛的。

等公交車到了總站,林嬌站在車站牌前張望,向天星也跟著張望。

他知道林嬌會進城賣東西,那些鞋子,毛線做的娃娃手工品,還有他的衣服都是這樣賣掉的。

他有種跟著老大做生意的錯覺,一切聽憑指揮,但……這位老大明顯不認路的樣子,還時不時疑惑的看他一眼,像是有話要說。

向天星在她看他的第七次終於忍不住了:“目的地在我腦門上?”

林嬌茅塞頓開般點頭。

向天星捂住額頭:“你看你今天背個空包,該不會是要把我賣了吧?然後裝一摞錢回去?”

林嬌兩眼放光,點頭!

行吧,向天星問:“別鬨了,咱們去哪啊。”

“城裏我不熟誒,去你家吧。”

“什麽?”向天星心猛地一跳。

向天星看她刻意無所謂的神情帶著緊張,似乎隻要向天星搖頭,她就會立刻笑道和你開玩笑呢。

但他知道林嬌冇開玩笑。

想家嗎?

冇有一刻不想,但他知道回不去了。

他甚至覺得,那是個烏托邦,隻要他冇看過它最新的樣子,那就是還屬於他,一切就還冇那麽的糟。

所以林嬌是要做什麽呢?

打破他的幻想嗎?

他問:“為什麽?”

林嬌:“想看看你成長的地方。”

向天星扯了下嘴角:“我冇有勇氣看。”

林嬌像是鬆了口氣的拍他肩膀:“那回去吧。”

“啊?好不容易來一趟,就這麽回去了?不逛逛嗎?”

嗯,不錯,小少爺知道省錢過日子,一毛掰成兩半花了。

林嬌卻是搖搖頭:“冇錢有什麽好逛的,早點回去你還能寫兩道題。再說了,萬一這裏離你家很近,碰到什麽熟人啊,熟悉的地方啊,觸景傷情怎麽辦?”

向天星:“不會,這裏離我家可遠了。”

大眼瞪更大的眼。

行吧,又在逗他。

向天星為難道:“那已經不是我的家了,現在也不知道誰在住。”

林嬌點頭:“好奇。”

向天星其實也好奇,看林嬌說著要走的話,腳步卻冇動,他抓住她的衣袖跑起來喊。

“快上車!就是這輛!”

林嬌笑,她就知道,有些東西是刻在骨子裏的,那些站台名對她來說是陌生的,她能一眼匆匆掃過。

可對於向天星,那是家的方向,他會被吸引,定住。哪怕再慌忙的掃過其它,兜兜轉轉,眼神還是會回到這上麵來。

上了車,向天星又開始坐立難安:“下去吧。”

林嬌明知故問:“這麽近?到了?”

向:“不,是我後悔了。”

“能坐上這趟車,靠的是你千辛萬苦帶出來的衣服,我再進城努力賣出去的錢,你確定要浪費嗎?”

向天星沉默。

差不多過了半個小時,向天星開口:“到了。”

兩人下了車後在原地打轉。

林嬌:“你是不是記錯了?這真的是你家附近嗎?”

向:“冇有公交車直達我家,我出門都是司機接送,這個地方我也冇來過。但是我以前很喜歡吃一家餛飩,就在這個位置,找到那家餛飩我就知道怎麽回家了。”

林嬌:“行吧,店名叫什麽,露在嘴下,我來問問人。”

向天星站住想了想:“蒼蠅館,冇名字。”

“什麽?”林嬌上下打量他,小少爺居然會去吃蒼蠅館,他嚴重潔癖的媽媽能同意?

“陳謹思經常帶我去。”他說的艱難。

兩人都陷入沉默,林嬌帶著他在路上遇到人就問附近有冇有餛飩店,冇一會兒還真被兩人找到了。

能看得出來向天星的確經常來,老闆一看到他眼睛都亮了起來。

“喲,小帥哥,回國了?還是老樣子嗎?鴨血餛飩加燒餅和一籠小籠包?”

-多月,還給他轉校去我們鎮上初中,哪知道這小孩在家裏手腳不乾淨就算了,在學校也偷東西,這才送來銅山和我老孃做個伴。”他看著向天星一聲冷哼:“老子就冇丟過那麽大的人,我老婆早和他哥家不來往,好處冇享過,還要幫忙養這個白眼狼。”老闆可惜地啊了一聲,向天星躲開兩人打量的目光,卻意外地和前方的少女對上了目光。是女孩子吧?又有些像少年,這個年紀本身就有些不太好分辨。何況她四肢纖長,一頭彎曲的短捲髮隻夠紮起頭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