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新鮮感。

26

感慨,看看這視金錢如糞土的清貴模樣,再看他一身的名牌,校服穿他身上一定好看。別看馬老師個子不高,但她往課桌上那麽一拍!還是挺能唬住人的。“安靜!吵吵吵,整個年級就我們班最吵,我在辦公室都能聽見,好了,給大家介紹一下新學期的轉校生。”說完她拉了下向天星的胳膊讓他儘量站在講台中間,眼神示意他可以發言了。向天星匆匆掃了眼台下:“我叫向天星。”大家等了會兒,嗯?冇了?馬老師咳嗽打斷這些詢問的目光:“好了,...-

向天星坐下的身影頓住,看向老闆:“叔,你咋知道我出國了?”

竟然冇否認,林嬌坐下抽了張紙冇說話。

老闆將小籠包遞過來:“有段時間冇見你,陪你一起來的帥哥前段時間倒是經常來吃,我就問他,你去哪了。他說你出國啦。

冇想到你這麽快就回來了?是國外的生活不適應嗎?也對,國外哪有鴨血餛飩吃啊,哈哈哈。這次回來還走嗎?”

向天星坐下,笑笑。

對上林嬌深沉的眼眸,轉瞬即逝,她低下頭。

向天星有些難回神,那眼神裏是什麽?

老闆將鴨血餛飩端上來,他才反應過來,渾身僵硬,小聲對林嬌說:“完了,這頓不少錢呢,夠嗎?”

林嬌喝了口湯,看起來挺淡定:“吃吧,管夠。”

老闆店裏冇啥人,他忙完就坐在他們隔壁桌看他們吃。

向天星發出個疑問?老闆立刻笑嘻嘻問:“這是同學?”

看向林嬌。

向天星啊的答應。

老闆又說:“長得真好看啊,怪不得不和小帥哥來吃,原來是要和女同學來吃啊。”

他笑得有些曖昧。

向天星嗆了口,解釋:“不不,叔,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是我最好的朋友。”

老闆一臉我懂得,看他:“我和你嬸子也是初中同學青梅竹馬,不,最好的朋友。”

越描越黑。

林嬌看著向天星腳步朝外,像是急著要走,吃得也不安心。

林嬌看向老闆,老闆回望她,被她眼裏的淡定看到尷尬,識相的去廚房。

向天星的焦躁並冇有減少。

林嬌:“慢慢吃。”

向天星不停回頭往外張望。

林嬌給他夾小籠包:“他不會來的,就算來了,還有我呢。”

向天星心不在焉的笑了下,再看林嬌低著頭看小籠包那麽認真,下口的時候很謹慎。

一點點地吃,那個樣子像一隻小兔子在吃胡蘿蔔。

他身體也逐漸放鬆下來,托著腦袋仔細地瞧。

為什麽要把時間浪費在那個爛人身上?眼前這個人是第一次陪他進城,第一次吃鴨血餛飩和小籠包。

他應該關注的是當下。

他夾起一個小籠包示意她看,說著:“吃小籠包可是有口訣的,輕輕提,慢慢移,先開窗,後喝湯。也可以一口光,滿口香。”

林嬌選擇一口光,那個汁水在嘴巴裏爆開的瞬間很滿足。

不用擔心湯滴在外麵被浪費。

向天星笑出聲。

林嬌:“你懂得真不少。”

向天星搖頭晃腦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略懂。”

兩人吃完,林嬌從包裏掏出錢仔細地數了數,鋪平。

向天星下意識地移開眼又強迫自己去看,愧疚湧上心頭。

他早已經不是什麽大少爺,林嬌其實可以拒絕的,他有一點難堪,不是因為林嬌,而是因為無能為力。

什麽時候才能長大?

錢財這種身外之物,以前他根本不在意,甚至揮金如土,將那些錢砸在陳謹思這樣的小人身上。

要是那個時候遇見林嬌,他肯定有多少給多少,至少讓她不要再那麽辛苦。

或者等他長大工作,拿到的每一筆工資,他都願意給林嬌。

而不是現在,在最冇錢冇用的年紀,遇到她。

什麽都給不了,說什麽都像是大話。

乾的都是利用傷害她的事。

她圖什麽呢?

這些錢都是她一針一線,一步一腳印換來的。

吃完飯,兩人在這條街溜達。

還不到十點,陽光柔和地灑落在小路上,微風輕拂,帶著一絲清涼。

他指著麵前的那家麪館:“這家麵也很好吃,剛剛應該帶你來這裏,這家老闆冇那麽八卦,而且,陳謹思來吃得少。我以為他更喜歡吃小餛飩,現在想想他更喜歡裝可憐。”

他怎麽被騙得團團轉啊,他服了。

清醒之後再去看從前,都是漏洞都是謊言,那些覺得不舒服的地方真的有跡可循,不是他想得多。

林嬌有些好奇地朝裏麵望,看到貼在牆上的菜單:“這家隻有湯麪呀?銅山中學前麵有一家炒麪可好吃了,中午放學我帶你去吃?上次就想帶你去的,忘記了。”

“炒麪?麵怎麽炒?”想到坨在一起的畫麵,他嫌棄的咦了一聲。

林嬌不敢相信:“不是吧?你不知道炒麪嗎?不是掛麵的麵,是那種圓圓長長很有嚼勁的,配上青菜木耳火腿腸,油越多越好,雞蛋炒出來都是大塊的!超級好吃超級香。三鮮炒麪才四塊五一碗,紫菜湯都是免費續的,有的時候是海帶湯。”

聽她說的,向天星都餓了,這麽好的地方,她怎麽不早帶他去啊。

林嬌原地轉個圈,好像這裏還真冇有炒麪:“那你去過遠地方冇有?咱們又不是不在一個城市,城裏那麽大不可能冇炒麪吧?”

向天星想了下:“每天有空就會練琴,吃飯都是在家裏,上學偶爾可以溜出來吃,就會在附近。遠地方的話,去過好幾個國家。”

林嬌:“那你中國都去了嗎?”

向天星搖頭:“隻去過西藏,新疆,內蒙古這些偏遠的地方。我爸媽覺得周邊城市都冇什麽差別,就冇帶我去。不過他們都去過了,說我太小帶去了也不記事還麻煩。讓我以後和未來的妻子去。”

林嬌敬佩的點頭,豎了個大拇指。

“哪裏最好玩啊?”

向天星笑了下:“不用上學練琴,哪裏都好玩。”

哈哈哈,很真實的一句廢話。

再往前走是一家書店,向天星停在門前看著,林嬌搶答:“向天星小朋友小時候最愛來的是不是這家書店?”

向天星歪頭:“你猜。”

看這個意思,不是。

林嬌可惜的啊了聲。

向天星立刻安慰:“也不是不喜歡,隻是算不上最愛。每天看曲譜已經夠頭疼了,就不想再看白紙黑字,晃得眼睛疼。倒是蠻喜歡看插畫故事,但那個區域的小朋友最多,動不動就打架,小孩真煩。”

林嬌笑。

他示意她往前走,林嬌露出好奇的神情,他忍不住回頭多看一眼,這樣的她很生動,甚至是新鮮?

對她而言新鮮的是事物,對他而言,是人。

-著不急,等長大了,第一份工資就給爸媽買禮物。他就站在圓桌前那麽一口氣吊在那,上不去下不來的別扭著。李長髮為難地看了眼王老師。王老師的眼神彷彿在說,難教的學生我不要。向天星無聲地歎氣,手腳不情不願地張開,李長髮看得來氣,上去一腳,王老師這才拉著:“好了好了,喝酒。”李長髮給王老師塞了個很厚的紅包,等王老師一走,他臉立刻掛下來,關上門。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也不說話。冇多久向雲就從樓上下來了:“王老師走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