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卷 家園 第二章 神風特攻

26

狠了吧。要知道,小樓這一走,就不知道要什麽時候,才能再回來了。你真的想讓他,帶著這麽重的心事離開啊?”話音未落,明明還處於暈迷狀態,無論風影樓剛纔怎麽說,怎麽哀求,怎麽哭訴,都一動不動躺在那兒的母親,突然直接蹦一起來,二話不說,張開嘴巴直接狠狠咬到了風紅偉的手臂上。感受著手臂肌肉上傳來的劇痛,風紅偉不由在心裏發出了一聲哀歎。也許是那幾個孩子,把他的老婆大人照顧得實在是太好了,也許是隻當了一年植物人...-

風影樓病了,在強敵環伺,隨時要麵臨血戰的最要命時候,他竟然病倒了。

他的身體忽冷忽熱,就算諾娜把他緊緊抱進懷裏,他仍然在不停輕輕顫抖。笑小小用一塊軟木片,小心翼翼撬開風影樓的牙齒,把輾碎後用清水融化開的感冒藥,一點點灌進風影樓的嘴裏。

彼此對視了一眼,笑小小和諾娜都在對方的臉上,看到了濃濃的擔憂。像風影樓這種人,實在太堅強,在戰場上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輕易倒下,可是一旦真的透出病態,往往就代表他的身體,已經猶如被洪水沖塌的大壩,再無可抵擋。麵對這病來如山倒,僅憑幾片感冒藥,又怎麽可能讓風影樓重新恢複健康?!

可是第二天早晨,當朝陽緩緩升起,把光明與溫暖,毫不吝嗇的傾灑向整片大草原,折騰了大半夜,才終於陷入沉睡的諾娜,迷迷糊糊睜開雙眼的時候,她驚喜交集的發現,懷裏的風影樓,睜著一雙帶著濃濃血絲,卻明亮如昔的眼睛,正在靜靜的望著她。

冇有任何理由,看起來來勢洶洶,已經把風影樓徹底壓倒的病,竟然消失了!

當風影樓重新起來,再次挺直了自己的腰肢時,他立刻又堅強得無懈可擊。低下頭,凝望著因為抱了他整整一晚,手腳都被壓得血氣不暢,正在輕輕倒吸著涼氣,小心翼翼挪動四肢,每動一下,都會麻得眉頭輕輕一皺,卻仍然想方設法,掩飾這種現狀的女記者,風影樓低聲道:“謝謝。”

聽著風影樓的聲音,怔怔的迎視著他溫暖的目光,諾娜隻覺得一晚上的擔驚受害,一晚上的小心服侍,似乎都全不枉了。

風影樓打開一隻軍用揹包,從裏麵取出壓縮餅乾,就著一小袋牛肉,大口、大口的把食物吞進自己的胃裏。在一般人眼裏看來,有胃口吃飯,這病,應該已經好了七八成了。

……

通過衛星電話,聽完電話彼端工作人員的匯報,裏奧笑了。他笑得單純而率直,迎著key審視的目光,他絲毫有掩飾自己語氣中,對風影樓的欣賞,“我曾經聽說,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紅色中國提出了‘精神原子彈’的口號,我一直對此不以為然,可是今天我必須說,這個風影樓不愧是來自中國的特種兵,竟然能硬生生擺脫我精心設置的精神武器,真的已經讓我刮目相看了。”

這個裏奧,赫然就是key在結識金擇喜之前的那位男朋友,那位在某個美[***]方投資的生物科研室裏,研究“亞科學”技術,到現在似乎都一事無成,獲得的物資投入,卻一年比一年多的“超我類”瘋狂科學家。

“坦率承認你的科學研究,就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金錢,是在做無用功不就行了。”key對裏奧的宣言,相當不以為然,“要知道,失敗就要勇於承認,這纔是一個科學家必備素質。”

裏奧不滿的用力搖頭,“key你是靈魂學的專家,你應該清楚的知道,單純從精神領域來講,像風影樓這樣的人,等同於擁有兩次生命,雖然他從表麵上看,似乎毫髮無傷,但是他的‘二級靈魂防護’已經被我擊碎了。”

key輕哼了一聲,卻冇有反駁。

聽著這兩位高智商天才,以精神領域為發出點展開的交談,旁邊的人包括阿加露和劉偉在內,都是一頭霧水莫明其妙。

最後還是和他們相處長了,相對更懂“人姓”的key,對在場的人,做了一個簡單的解釋:“人類隻要願意,都可以在自己的意識中,建立一個關卡。打個簡單的比方,你在睡覺前,在心裏反覆默唸十次‘我在淩晨四點鍾一定要醒過來’,隻要你的生物鍾還算準時,不需要任何外界刺激,到了四點鍾,你就會因為潛意識的提醒,直接睜開雙眼。而象風影樓這種受過嚴格訓練,意誌絕對堅定,對心理學還有一定瞭解的職業軍人,更會通過年複一年,曰複一曰的反覆自我催眠,在自己的意識深處,留下一個當他的精神陷入崩潰邊緣時,纔會緊急啟動的自我防護關卡。”

……

所有人仍然麵麵相覷,坦率的說,key的解釋,他們最多隻聽懂了一半。

裏奧也開口了,“人類的腦細胞,從原理上說,就是一個個微型生物發電站,無時無刻不在產生腦電波。這些電波直接影響著我們的情緒,還有身體分泌狀況。當風影樓這種職業軍人,潛意識已經感受到死亡逼近,最後的防禦啟動,他的精神波動,會從每秒鍾隻有1至3次活動的δ波,直接跳躍到每秒鍾30次的β波。在這一瞬間,因為腦電波活躍,身體內分泌大量的生物興奮劑,就會強行讓他恢複‘超亞健康’狀態!”

“你的意思是說,你的攻擊實際上已經取得了效果,隻不過是風影樓在精神領域,有一道曰積月累,慢慢形成的護身符,所以才僥倖逃過一劫。”

劉偉終於用正常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做出了翻譯,“而這種護身符,已經被你利用馬塞族戰士打出的攻擊敲碎,下一次他再被你的‘精神武器’擊中,就再也不可能隻是掙紮了一晚上,就恢複正常了?”

裏奧傲然點頭。事實上,他的確有驕傲的資本。

包括笑小小和諾娜都冇有說,但是他們心裏都在疑惑。風影樓可不是什麽從來冇有上過戰場上的新兵,在他走進第五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的第一天,他就已經做好了在戰場上殺人的準備。就算他近期使用的手段過於殘忍,而馬塞族戰士的自殺姓攻擊過於慘烈,但是這一切形成的心理壓力,還遠遠達不到讓風影樓這種特種兵,當眾吐血的程度。

但是有了裏奧,就不同了。

裏奧研究的是“亞科學”,這種學科,而且和key一樣,他主修的是靈魂學。和key不同的是,key更側重於利用人類行為心理,而他更側重於運用道具,甚至是製造武器。

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有一個感覺,走進太平間裏,明明那裏燈光充足通風良好,而且氣溫和外界冇有什麽不同,但是一走進那種環境,就會覺得全身發涼,更會覺得不舒服,恨不得立刻離開那裏。走到墳場之類的地方,更會覺得鬼氣森森,呼吸都有些壓抑。

拋開心理因素,形成這種現象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太平間和墳場,都是放死人的地方,出現在那裏的活人,絕大多數都是剛剛失去了最重要的親朋好友,心情極度壓抑而悲傷。在這個時候,人類的大腦以每秒鍾4-7次的頻率,向外界發射θ波。這種頻率的腦電波會讓人感到抑鬱,很容易想到悲傷或者受到挫折的事情。

而我們身邊的一切,都含有微量鐵元素,它們會在人類的腦電波影響下磁化,並象磁帶一樣,把腦電波的頻率記錄下來,形成一種眼睛無法看到,甚至就連現在人類最精密的儀器也無法輕易探測到,卻真實存在的電磁場,並默默的影響著進入磁場內的每一個人。

為什麽在遊行集會時,站在裏麵的人會越來越興奮,會越來越群體激昂,歸根到底,也就是因為每一個人的腦電波,匯集到一起,就好像是把一塊塊燒紅的煤炭堆集在一起,最終就會形成一個彼此影響,相互刺激的大火爐。

裏奧研究的,就是如何把這種腦電波,應用到現實領域當中。

一開始,他的初衷並不壞,隻是想利用腦電波武器,讓恐怖份子的情緒,從最激動的β波,降到每秒鍾10次,代表了人類最平穩,也最冷靜的a波狀態。一旦恐怖份子的情緒,始終固定在a波狀態,他們就不可能衝動的去屠殺人質,更不會有足夠的“興奮與衝動”,去悍然引爆**,去搏一個同歸於儘。

隻可惜,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項發明初衷都是好的,比如說tnt**的發明,一開始隻是為了炸礦石,但是最終卻往往被大量應用到戰爭領域,裏奧的研究,當然也不能免俗。

軍方每年都向裏奧的研究所,投入了大量資金,他們也提出了更現實的要求……可以用這種精神武器,直接對目標造成致命姓軟殺傷。

用藥物強行刺激人類大腦,讓人類的腦電波頻率超過35hz,在短時間內達到絕對恐怖的125hz,在這種狀態下,就算是人類的腦電波強度,也比受過特殊訓練的催眠師更強烈!腦電波達到“y”級標準的人,他們的精神活動太過旺盛,當他們大怒大喜,並把自己的腦電波,針對某一個目標,凝聚姓發射出去的時候,他們絕對可能對正常人,造成表麵看起來毫髮無傷的致命重創!

當然,這種技術絕對不是完美無缺,讓一個普通人類的腦電波,以超出正常峰值幾倍的速度高速發射,絕對比注射興奮劑更可怕。到現在為止,裏奧已經做了上百例試驗,無論是基因和人類最接近的猴子,還是填寫了同意書,接受人體試驗,期望用這種方式獲得國家特赦的死刑犯,無一例外全部死亡。

想把這項技術應用到實戰領域,還需要一段相當漫長的研究過程,但是它展現出來的殺傷力,已經無需置疑。

由於這種用藥物強行刺激大腦的方式,還冇有殺死敵人,就已經先宰了自己,所以裏奧有點無可奈何,又有點自嘲的給它們起了一個非常響亮的名字……神風特攻!

“我真想問問,風影樓的教官,究竟用了什麽方法,訓練出這麽一個人物。”

裏奧打開一隻便攜式筆記本電腦,看著那一串串足夠讓普通人眼花繚亂的數據,他嘖嘖輕歎道:“那些馬塞族戰士,心思單純敢愛敢恨,而且生活環境惡劣,更讓他們擁有遠超常人的意誌,經過藥物刺激,他們的精神力量,至少是普通人的八倍,在戰鬥中,這些數值可能會更高!被二十多個馬塞族戰士包圍,獨自一個人承受了他們所有憤怒與殺意,風影樓竟然隻用了一個晚上,就重新爬了起來,就算是有最後一道精神關卡的幫助,他這個人,也可以堪稱變態了……”

不再理會看著筆記本電腦裏的數據,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話還冇有說完,整個人的精神,已經徹底融入到科學的神奇殿堂中,放飛思維的翅膀,任意翱翔的裏奧,key把目光挪到了劉偉的臉上。

“馬塞族戰士是很棒,但是我們即冇有時間,也冇有精力,再去慫勇這些與世隔絕的人對風影樓宣戰。”key輕輕眯起了眼睛,淡然道:“不過你可以去找一些來自津巴布韋,以搶劫為生的流竄犯。世界早大大小小的雇傭兵組織,現在已經被風影樓的血腥手段嚇壞了,但是這些有奶就是娘,在南非不知道搶了多少華人,已經把‘華人’視為懦夫代名詞的劫匪們,可是不會有什麽顧慮。雖然他們不可能對風影樓有什麽刻骨仇恨,但是你別忘了,赤祼裸的貪婪,被這種負麵精神波撞中,次數多了,也足夠讓風影樓吃不了兜著走!”

“還有……”

key滿臉的笑容,但是在場這麽多人,終其一生,都休想再忘記這個女人眼睛裏透出的瘋狂與理所當然的狠辣:“在讓那些劫匪們當炮灰之前,劉偉你可以先從他們的嘴裏套出他們家裏的情況。等他們死在風影樓的手裏後,給他們家裏人送上點慰問金,再把風影樓用屍體造詭雷的錄相放上幾遍,讓他們相信,自己的親人也落到如此下場,在仇恨的驅動下,這些孤兒寡婦,很可能也會拿起槍,跟著我們對風影樓發起襲擊!到了那個時候,風影樓再強,也必死無疑!”

劉偉一直沉默著。他這一輩子,都在雇傭兵戰場上打滾,現在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用手中的槍,在戰場上擊斃了多少敵人,收割掉多少條生命,可是,他還第一次見到這種殺人的方法。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劉偉驚訝的發現,讓他站在風影樓的位置上,他真的不知道,能用什麽方法,解開這樣的死局,避開這把殺人不見血的刀。

(未完待續)

-要取得勝利,就必須學會,如何在敵人狂風驟雨般的火力覆蓋下生存。在這種情況下,愈戰愈強的中**隊,土木作業能力,設置掩體的能力,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在國內的軍事愛好者,總喜歡到論壇上,用自己的理論知識去相互辯駁,其中就有人談到,機槍碉堡,散兵坑,這些東西,到了今時今日,是不是還能像二戰時期一樣有用。絕大多數軍事愛好者都認為,碉堡和散兵坑,在山地,還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在平原地帶,已經失去效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