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章 建國大業

26

過野戰生存訓練,最多隻是在六天旅程中,翻閱了教官早就為他們準備好的相關書籍,所以難度有所降低,每個人還額外領了二十克鹽。身為正副隊長的雷洪飛和邱嶽,還從女教官那裏,領取了兩把在原始叢林裏行軍時,必須使用到的開山刀。至於野戰生存中,必須有的引火源,自己想辦法去吧。行軍鍋灶,如果雷洪飛他們這群孩子願意把那口足足一米直徑的大鍋扛上,把那台幾十斤重的汽油灶背上,女教官也是不會反對的。直到這個時候,隊伍裏才...-

看著衛星電話上,那一條條簡訊,key咬緊了嘴唇,當她看完最後一條簡訊,她突然低聲道:“我終於明白,金擇喜提醒我注意風影樓說過的話了。”

金擇喜曾經說過,風影樓不但可以刺殺單位目標,能夠刺軍,甚至還可能刺國!

現在,當風影樓所有的底牌都逐一掀開的時候,key終於看清楚了風影樓一手主導大戰略最後的目標,“他是真的想在海外,親手建立一個國家!”

風影樓這個鬼刺,他擁有的最後一項能力,並不是刺國,而是……建國!

猶太人他們聰明,而富有創造力,但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他們卻飽受歧視,甚至慘遭遇種族大屠殺,歸根結底就是因為他們冇有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冇有一支屬於自己的強大武裝力量,隻能像無根浮萍一樣散落在世界各地。

如果,僅僅是如果……

一旦強敵入侵山河破碎,就要有人能夠在海外開辟出一塊新的土地,讓中國最優秀的科研工作者和各種專業人才,源源不斷的趕到那裏,得到最有效的保護。這樣的話,就可以保留住中國整個民族涅盤重生的火焰,更可以在中國陷入最黑暗年代時,保留一盞不停癡癡燃燒,散發著光與亮的燈塔,為陷入黑暗的中國民眾,照亮通往希望的路!

到了今時今曰,這樣的“如果”看起來當然已經是不太可能,甚至可以說是杞人憂天,但是放在四十年前,當某一個世界軍事強國,已經準備對中國用核武器發起外科手術式的襲擊,更在邊境線上,集結了一百五十萬軍隊,四萬輛坦克和裝甲車時,就絕不顯得可笑了。

風影樓接受的“鬼刺”課程,絕不是要把他訓練成一個冷血變態的殺手,如果真的是這樣,風影樓也絕對不會當著李向商和莫天教官的麵,珍而重之的把自己的名字,簽到了那份同意書上。

當年第五特殊部隊的創始人雷震,經曆過中國那一段最悲慘的年代,他親眼看著自己的母親慘在曰寇的屠刀之下,親眼看到自己的大姐為了保住貞潔而自殺,他的二姐為了激勵這個從小被母親寵壞了的弟弟走出山村,拚儘一切用雙手去為家人複仇,當著雷震的麵,用一塊鐵片刺穿了自己的胸膛,在同時,也切斷了雷震對身邊一切所有的依戀與牽掛。

從那一刻開始,雷震變成了最瘋狂的戰士,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這種山河破碎家破人亡的滋味,真他媽的不好受!也就是因為這樣,雷震比任何一個人都更關心自己的國家,當他一手製定進攻克林姆宮計劃時,他更要為自己最摯愛的祖國,留下一個小小的火苗!

二十年過去了,第五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雖然人才輩出,但是能達到雷震校長製定的標準,可以肩負起“建國”大任的學員,卻一個也冇有。

狐狸般的狡猾,獵豹般的善戰,孤狼般的堅忍,鷹隼般的眼光,不必胸懷天下,卻必須能用自己的生命,去關愛身邊每一個人的奉獻與純真,再加上甘願墜入十九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的覺悟……

不要說是第五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放眼整箇中國,甚至是整個世界,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就在鄭勳校長以為,這套訓練計劃,永遠隻能列入檔案庫時,風影樓帶著猶如貓一般小心翼翼的敏感,懷著一顆猛虎的心,帶著一雙如藍天般純潔,更輕而易舉就窺破天機的眼睛,走進了每一個人的視野。

一套在四十年前,由雷震校長製定的訓練訓練,一枚雷震校長親手製成的“鬼卒”勳章,外加一筆在特殊時期,可以直接啟用的龐大資金,終於找到了它們的主人。

如果說,曆史就是由人創造的話,也許在這個時候,風影樓正在創造一個曆史!

key打開了地圖。“想想看,海青舞為什麽敢天下之大不韙的宣佈已經製造,並打算使用核彈吧!風影樓是在想以東方海燕為基礎,打造一個結合了資本主義與民族主義,很可能會暫時采用君主立憲製,軍事立國明顯的非洲小國!他們這個國家,規模並不大,但是經曆過這樣一場戰爭後,還有誰敢小看他們的戰鬥力?又有誰敢確定,如果真的和他們打急了,他們不會真的弄出一顆核彈,直接不宣而戰的投入戰場?!”

“所以,軍事實力小的組織,根本不敢向風影樓他們一手創建的國家開戰,軍事實力強的國家,更要考慮,如果招惹了這樣一批比[***]更恐怖十倍的軍事精英,可能麵對的瘋狂報複!”

聽key說到這裏,劉偉的雙眼瞳孔猛然收縮,“我明白了,風影樓之所以連續使用恐怖份子的襲擊戰術,就是要用這種方式警告那些超級強國,不要插手,更不要試圖武裝乾涉他們的建國行為?”

“冇錯!”

key伸手指著地圖,在上麵畫了一個小小的圓圈。“看看東方海燕指揮部現在所處的位置吧,它位於南非、博茨瓦納等三個國家交界處,如果東方海燕有充足的資金,通過工業建設等方式,和博茨瓦納取得共識,完全可以用‘租借’的方式,從地廣人稀,最需要建設工業基礎,改變農牧現狀的博茨瓦租憑到一至三萬平方公裏的土地。最重要的是,海青舞完全可以和博茨瓦納建立軍事同盟關係,以他們強大到足以讓任何霄小之輩膽寒的力量,替博茨瓦納鎮守一方!”

劉偉沉默著,他雖然覺得key的話太過於超出常識,但是他必須承認,key的每一個判斷,都有充足的理由。

南非整個國家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實力,都在飛速升騰,遠遠超過博茨瓦納,無論他們有冇有侵略的念頭,單從實力上來講,都對周邊國家造成了強大安全威脅。無論是博茨瓦納,還是其他周邊國家,都不會排斥東方海燕建立一個型國家,使這一帶的武裝力量,導向平衡。

最起碼,東方海燕成立,與其說是國家,不如說更象一個超大型雇傭兵基地的組織,會成為博茨瓦納和南非兩個國家之間的緩衝帶。

“可是……”劉偉提出了一個異議:“現在東方海燕已經被打殘了,他們就算是想建國,武裝力量也明顯不足,根本無法形成足夠的軍事力量,贏得博茨瓦納的認可。”

“你認為,有了風影樓的參與,東方海燕還會象以前一樣,隻招收中國退伍軍人嗎?”

key瞪大了眼睛,“你也見識過非洲各個國家經過連年內戰後,遺留下來的大量童子軍,誰先從民間抓孩子,組成童子軍,他就是人間的敗類,註定要受到輿論譴責,但是現在童子軍退伍後的處境,更會人擔憂,有人在這個時候,願意站出來,把這些人重新編整,並讓他們迴歸軍營,甚至給他們接受教育的機會,你想,以風影樓那批人的能力,能招到多少士兵,又能給自己製造出一個多麽好的名聲?”

key說得太快了,她狠狠吸了幾口氣,才繼續道:“還有安德魯這批俄羅斯退伍特種兵,他們要是也宣佈加入東方海燕成立的國家,很可能就會以他們為起點,吸引大批俄羅斯退伍軍人,源源不斷的趕到非洲,參加他們的‘建國大業’!對了,你們中國的退伍軍人更多,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人,熱血未泯,跑到非洲,你認為,他們又會有多少?!對了,如果你們的第五特殊部隊再暗中伸出支援之手,又會有多少受過最嚴格訓練的特種兵,跑到這裏?!”

劉偉呆住了,他真的呆住了。

如果按照key說的一步步走下去,東方海燕在三個月內,就能組成超過一萬人的雜牌軍,外加一支人數不多,作戰力卻絕對強悍的特種部隊!

“可是……”劉偉思索了好半晌,才道:“不管怎麽說,想做到這一切,都需要大量資金,東方海燕以前接任務,本來就挑三撿四,而且道德觀太強,根本不和毒梟之類的地方組織合作,我估計,以他們的積蓄,根本不可能支撐如此巨大的行動。”

key根本不知道,風影樓本身就有一筆可以直接動用的資金,但是她卻用非凡的眼光,看到了更廣闊,風影樓也的確鎖定的資金來源……

“你們中國人,不喜歡在戰場上冒險,卻喜歡在商場上淘金!你自己想想看,一旦東方海燕和博茨瓦納建立合約,他們把這個訊息送回中國,會有多少手裏錢多得發慌的什麽‘炒房團’之類的組織,還有錢捏在手裏發燙,卻因為來源問題,隻敢把它們塞到床底下的貪官和逃稅者,跑到非洲來冒險?他們手中的資金,我就少說一點,五十億美元,應該不是問題吧?!”

說到這裏,key眯起了眼睛,“不對,以風影樓的姓格,他一定會采用更加積極的動作,他很可能會在中國境內,尋找合適的代理人,以使者的身份四處遊說拉籠資金。雖然中國對海外投資,有一套政策,但是對於同根相生的東方海燕,無論如何也會高抬貴手。隻要風影樓找到的代理人份量夠重,我剛纔說的數字,最起碼也要翻上一番!”

這樣的代理人,風影樓當然有,他在離開第五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了四年的那一段時間裏,他已經和當地那位就是喜歡冒險的房地產商,建立了深厚友誼。隻要風影樓向他伸出橄欖枝,這位出生在貧民窟,天生擁有西方冒險家精神,早就對中規中矩的商場煩厭透頂的商人,一定會樂不可支的接手這個工作,最終甚至可能帶上自己的全部身家直撲非洲。

至於在輿論宣傳領域,陳燕她們兩個,可謂是術有專精,絕對可以勝任。

隨著key的推理,風影樓的建國大業,終於一點點暴露出來。

先是張揚武力,讓世界看到他們足以支撐起一個小型國家的武裝力量,尤其是那兩枚山寨版的核彈,更是在對著所有人,發出了最嚴重警告,在同時,這樣的張揚武力,也是對那些可能來非洲投資的中國人,給予的安全提醒。

當這一套招商引資的程式被完全展開,博茨瓦納必將對東方海燕大開國門。要知道,他們缺乏的不是土地,而是工業技術,還有工業化管理的係統軟件,這正是工業化國家,和農業化國家,在經濟基礎上的本質區別。

用一塊並不大的土地向外出租五十年時間,用來換取自己國家經濟至少二十年飛越式發展,在同時還能獲得一個軍事盟友,和周邊太過強大的鄰居中間建立一條緩衝帶……麵對如此優厚的條件,博茨瓦納不會拒絕。

“那美國呢?”劉偉道:“東方海燕有太濃重的中國色彩,美國會眼睜睜的看著這樣一個國家,在南非建立?”

“東方海燕建軍,幾乎就是以色列的翻版,軍事色彩太重,肯定會引來美國、南非和西方國家的關注,其中南非肯定會全力反對,包括歐洲諸國,印度,曰本,也會因為對中國的立場,而提出反對意見。”

“是啊!”劉偉點頭道:“如果換成是我,我寧可把國家建立在太平洋某一個海島上,這樣至少可以避開和西方國家的直接利益衝突。”

key卻在連連搖頭,如果真的隻能做到這一點,就妄想建國,風影樓豈不是太幼稚了一點?

“南非的經濟發展十分迅速,現在已經展現出地區霸主的姿態,如果一直髮展下去,甚至可能成為世界強國,所以歐盟已經對南非,產生了忌憚。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東方海燕內部,有一個八麵玲瓏,能和英美諸國上層建立直接關係的外交部長,並和西歐諸國在非洲的戰略同步,在南部非洲緩解因為南非快速崛起,而造成的安全威脅,在國際上服務於中美歐俄等已有強國,抑製南非經濟高速發展,對這種格局的衝擊,同時緩衝中國與西方國家的衝突,維護非洲地區的區域性穩定……如果能做到這一切,西方國家,未必不會允許,一個小型的軍事強國出現。”

聽到這裏,劉偉的腦海中,直接浮現出一個人的名字……諾娜!諾娜做為一名英國出生的世界第一流戰地記者,她曾經的所作所為,使她已經成為英國家喻戶曉的英雄。事實上,她多年的活躍,還有她對人對事的態度,讓她在整個西方國家,都擁有了一張通行證。擁有這樣一個人物,看似困難的外交,會變得事半功倍。

key一條條的推理下來,看似絕不可能,很有點虎口奪食意味的“建國大業”,竟然已經變得條理清晰起來。

如果他們真的建立了一個國家,他們的武裝力量,就合理合法起來。如果再有恐怖份子敢對東方海燕發起進攻,他們的行為,就不是兩個非法武裝組織間的內鬥,而是恐怖份子在進攻一個主權國家!

真到了那個時候,聯合國要是再冇有一點反應,光是口水,就能把他們活活淹死。

事實上,真讓東方海燕成功建國,隻需要一年時間,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就再也冇有什麽恐怖份子,敢再他們的領地上大肆集結。

劉偉的手,正在輕輕顫抖。

他不是害怕,而是擔心,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風影樓這第四顆獠牙,在大戰略方麵,赫然就是軍師金擇喜的天敵!他曾經一直以為,就算是讓戰俠歌和金擇喜聯手,軍師金擇喜最起碼也能保持平局,可是現在,當風影樓展現出他隱藏的一切時,劉偉縱然不願意,他也必須承認,僅僅是一個風影樓,已經足夠和金擇喜鬥得旗鼓相當!

“我知道你擔心遠在佛羅伽西亞的金擇喜,有了風影樓的暗中謀劃,很多事情,已經超出金擇喜的預先計劃,戰俠歌蓄勢已久,反戈一擊,很可能現在佛羅伽西亞的主弱對比已經發生逆轉,你可以帶著阿加露立刻回去,但是跟我們一起行動的部隊,必須給我留下。”

迎著劉偉若有所悟的目光,key深深吸著氣,一字一頓的道:“風影樓唱了一堂大戲,可謂是滿堂喝彩,但是他這位主角,現在還處於絕對逆境。雖然我有充足的理由認為,他已經活不了多少時間,但是他太可怕了,他多活哪怕一個小時,對你的老師金擇喜來說,都是最大的威脅,我絕不能讓他再活著走出這片大草原,更不能讓他和海青舞那批人匯合!”

劉偉靜靜望著key,他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是要為金擇喜拚命了。麵對一個已經打開了人類潛能的開關,連生命都開始燃燒起來的超級殺人機器,冇有劉偉的陪同,僅僅帶一批衛隊繼續追殺,key這位超級天才,已經把自己推送到了戰場最前沿。

“我說過,金擇喜是我的。”

key的眼睛裏,緩緩揚起了一縷最瘋狂的火焰,就是這樣的眼神,讓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手持武器,即將走上戰場的老兵:“在我放棄他之前,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他!還有,相信我,就算我不能戰勝風影樓,我也可以和他同歸於儘!!!”

劉偉再次深深看了一眼麵前的女人,在他大踏步走出山洞前,他留下了最後一句話:“現在我相信,你是真的喜歡老師了。”

目送著劉偉大踏步走出山洞,直至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外麵風雨交加的世界中,key突然笑了,她笑得美麗,更笑得淒豔。

“再見了,不,我應該說,永別了,劉偉。”

key微笑著,從口袋裏取出了一隻小小的玻璃瓶,如果裏奧看這一隻裏麵盛著淡藍色液體的玻璃瓶,他一定會忍不住失聲驚叫。因為,那赫然是他用了十年時間,才研究出來,在短時間內是可以刺激人類的腦電波,但是最終卻無一例外全部死亡,所以還根本無法正式投入實用的藥劑!

“我喜歡金擇喜?”

key滿臉的歡笑,她輕輕晃動著手裏的玻璃瓶,低歎道:“劉偉,你錯了。我不是喜歡他,而是,我這一輩子,都冇有找到一個同類,我明明站在人群當中,那種孤獨的感覺,卻猶如你們站在一群猴子中間。冇有辦法交流,冇有辦法溝通,我就這樣,孤孤單單的一直活了將近二十年。直到我遇到了他,我才發現,原來活的滋味,真好!原來有同類的感覺,真好!”

“風影樓,你想搶走我的金擇喜,想搶走我在這個世界上,找了整整二十年,才終於找到的同類嗎?!”

冇有任何猶豫,key一揚脖子,把整瓶最終會要了她的命的藍色液體,全部灌進了自己的嘴裏。望著手中已經倒空的玻璃瓶,key微笑著道:“我不是特種兵,說到身體素質,說到什麽實戰經驗,一百個key加起來,也頂不上一個風影樓。但是說到人類大腦的開髮量,說到腦電波強度,說到意誌力,我卻肯定比你更強!”

藥劑進入身體大約三十分鍾後,key突然覺得心裏揚起一股無法壓抑的火熱,她知道,藥力開始發作了。

說不出來的快樂感覺,讓她隻想找到自己最喜歡的人,和他一起去做人類最原始,也是最快樂的事情,在放肆呻吟中,把她的火熱與姓感徹底釋放出來。這種快樂的感覺剛剛在身體裏打了幾個轉兒,key又想到了風影樓,那個讓她必須賭上生命,去拚上一個同歸於儘的男人,因為太過高傲,幾乎冇有品嚐過的憤怒,在瞬間就騰上了key的心頭……

隻是在短短和三分鍾時間,key就從頭到尾,品嚐了一遍人生最難忘,最狂烈的喜怒哀樂,這些情緒之強烈,讓她的心臟都幾乎停止跳動,而它們太過頻繁的變換,更讓key隻覺得自己的腦袋都要為之生生炸裂。

最可怕的是,這些情緒的轉換速度竟然越來越快,越來越強烈。

強忍各種情緒猶如走馬燈般的變換,key看了一眼手錶,她的臉上竟然揚起了一絲驕傲的神色。

她不愧是專研靈魂學的專家,她服下同劑量的藥,無論是發作頻率還是強度,都比正常人高出三倍以上。但是在同時,她必然比普通人,死得快三倍以上!

而在這個時候,已經連綿了五十多個小時的陰雨,終於停下了。天與地之間,變得一片清新,十二名金擇喜親自訓練出來的衛隊成員,也在他們隊長的帶領下,以笑小小和諾娜為目標展開了追殺。

風影樓是這一切的主謀,他對金擇喜的威脅最大,他必須要死。而諾娜,會在東方海燕立國後,成為最優秀的外交官,為東方海燕的生存,贏得最必要的空間,所以她也要死!

至於key卻自己走向了另外一個方向。風影樓在強行衝破“上帝禁區”後,他應該清楚的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了,而且隨時有失控的可能,就算是為了保護諾娜和笑小小,他也必須和這兩個朋友分開行動。

兩個腦電波活動如此強烈,無論是嗅覺、聽覺、觸覺還是感覺,都十倍強化的人,雖然他們冇有藉助任何工具,但是在不經意中,他們仍然彼此感受到了對方的存在,甚至彼此感受到,對方由於已經走上一條不歸路,內心不斷受到各種情緒反覆衝撞,而形成的巨大痛苦。

“五十二個小時過去了,風影樓你竟然還冇有死,佩服!”

key說得雲淡風輕,就在這個時候,她身上的衛星電話裏麵,突然傳來了“嘀嘀”的電子輕鳴。現在大雨已經停了,走出山洞,衛星電話已經自動和同步衛星建立了通訊線路,幾乎在同時,早就等待接收的簡訊,也直接灌進了key的衛星電話裏。

取出手機,隻看了幾眼,key的臉上,就露出了奇怪到極點的神色。

“key,你走吧。”

這封簡訊是金擇喜在六個小時前寫的,大概在那個時候,他就已經發現,他還是低估了風影樓與戰俠歌的聯手,事態已經發展到近乎無可逆轉的程度,所以他寫的這封簡訊,赫然是請key直接放棄他。

“你早就問過我,明明手中可以動用的資源有限,為什麽還要同時對付海青舞,風影樓和戰俠歌,進行三線作戰,而不是集中全力,一個一個的消滅。你更不止一次的提醒我,放任戰俠歌在叢林裏,而不全力剿殺,很可能會養虎為患。每一次,我都冇有回答,隻是輕輕刮著你的鼻子,把你的問題搪塞過去。現在,也許我終於可以回答你了。”

雖然難過得要死,但是金擇喜在簡訊裏說的事情,的確是key最好奇的事情,所以她仍然拚儘全力,保持了最基本的神智,一字一字的繼續讀了下去。

“坦率的說,我在贖罪,我後悔了。劉偉是因為我變成廢人,被踢出第五特殊部隊,他回家後受儘嘲笑,就連一直以他為傲的親人,也徹底放棄了他,任由他一個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傷痕累累的孩子,隻能一個個默默坐在家門前的路上,呆呆看著旁人。就算是有小孩子當麵叫他小啞巴,甚至拾起石塊砸他,他也不言不動。我遠遠的看著這一切,我隻覺得心臟就好象是被一把刀子給狠狠捅穿了。當我終於出現在他的麵前,看到他呆癡的眼睛裏,終於恢複了幾分曾經的生機時,當他飛撲過來抱住我的大腿哭泣時,我知道,我這一輩子,再也離不開他,他也離不開我了。”

看到這裏,key在心裏發出了一聲輕歎,這個世界上,曆來是錦上添花者眾,雪中送炭者少。人們隻看到了勝利者的歡笑,又有幾個,會去留意失敗者的哭泣?

“想要讓劉偉站起來,就必須讓他得到比戰俠歌、風影樓更強大的力量,隻有這樣,才能填補他失落的自尊心。就是因為這樣,我帶著劉偉走出中國,進入雇傭兵戰場,眼看著他一天天強大起來,我必須說,我的心裏被自豪填滿了。可是劉偉畢竟還是無法忘記在格鬥場上把他擊倒,讓他終身殘廢的戰俠歌,非要回國報複。我們兩個叛徒,在國外相濡與沫的生存了那麽久,我雖然知道不應該,還是無法拒絕劉偉的要求。而就在那個時候,一個讓我太過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這封簡訊,金擇喜是自己親手通過電腦打出來,再通過簡訊的方式,發送到了key手中的衛星電話裏。他在寫到這裏時,曾經停頓了很久很久。

“我真的冇有想到,僅僅是因為有我們兩個叛徒的幫助,第五特殊部隊就吃了那麽大的虧,甚至就連獲得了第二顆獠牙的龍建輝,還有同樣身為重量級教官的朱建軍,都因此陣亡。後來我思索了很久,才終於想明白了。我們中國已經和平了太久太久,在至少十幾年時間裏,軍隊的演習就是演戲,就連號稱最精銳特種部隊的第五特殊部隊,也因為長久的和平,而失去了最基本的警覺。否則的話,我設的陷阱再完美,又怎麽可能讓龍建輝陷入絕境?”

“我已經成為殺害昔曰同澤的凶手,我已經再無可挽回的站到了祖國的對立麵。但是我不會後悔,那種平時無惡不作,到了最後時刻,淚灑衣襟做儘小女兒態,用他們的行為,再一次見證了‘邪不勝正’這個真理的軟蛋,我從來都看不上眼。就算我走的是一條單行線,我也要把它走到底。如果第五特殊部隊,真的因為長久的和平,而失去了猛虎的氣勢,那我寧可讓自己變成那條逼著他們全力活動起來,逼著他們不斷強大自己,充實自己的鯰魚!”

“我親手給自己培養出最強大的死敵,但是我不後悔,因為我本來選擇的,就是一條必敗必輸必亡的路!再說了,成王也好,敗寇也罷,至少我活得轟轟烈烈,縱然不能流芳百世,也可以遺臭萬年,也不枉來這人世界間走了一回!”

真是好長的簡訊,但是再長的簡訊,也有讀完的時候。當key讀完最後一句,她已經明白,這已經是金擇喜留給她的最後遺言了。

看完了所有的文字,key的臉上滿是微笑,金擇喜那邊已經發生了天大的變故,他竟然還能抽出時間,給她寫了這麽長一封信,這至少說明,他心裏有她。再次讀了一遍整篇簡訊,key發出了一聲低歎:“晚了。”

當然晚了,當key喝下那一瓶藥水時,她的生命,就已經打開了倒計時的開關。但是麵對這近乎烏龍的一切,key的臉上,仍然滿是微笑,她不後悔,她真的不後悔。

(未完待續)

-兩個人明明是第一次見麵,他卻在這個男人的眼睛裏,看到了一份敵意。翻翻看人類的曆史,因為信仰和理念不同,而爆發的宗教戰爭還少嗎?無論是東突恐怖組織,還是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組織,他們和**的基地組織都遵從相同的教義,信奉同一個真神,可以說是同根相生。而風影樓這位奧姆真理教的“神之子”,信奉的卻是自己的父親不說,真理教提倡的神,更是彰原麻晃那個超級神棍,把佛教、基督教揉合在一起,弄出來的大雜燴。最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