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412章

26

著你兒子發火,彆遷怒海彤。”沈曉君先給姑姑打預防針,也先保住海彤。“姑姑要是遷怒了海彤,我以後都不來姑姑家了。”沈姑姑笑道:“什麼事呀,說得那麼嚴重,姑姑怎麼會遷怒海彤,海彤跟你是十幾年的朋友了,姑姑也是看著她長大的,那是個很懂事的孩子,姑姑喜歡她都來不及了,怎麼會遷怒她。”m.“你說吧,到底是什麼事,念生犯了什麼錯,扯到了海彤身上?”沈曉君正想說,章念生忽然說了,他看著母親,很認真地道:“媽,我...“他不是聖人!”

此時,縱橫老祖滿臉恨意:“他其實是一個很猥瑣、很好色的男人!”

“是一個賤男人!”

縱橫老祖銀牙暗咬的聲音清晰可聞,迴盪在房間裡:“他喜歡盯著人家大姑娘小媳婦的胸脯和腿看,一看就捨不得移眼,彷彿怎麼都看不夠?”

“特彆是天熱時,他就蹲在稷下學宮的大門前,盯著那些涴紗女裸露的腿流口水!”

何為涴紗女?

就是在河邊或者溪邊洗衣服的女子!

在華夏那片時空中,曾有人為此作詩:錢塘江畔是誰家,江上女兒全勝花,吳王在時不得出,今日公然來浣紗。

此刻,縱橫老祖的眼睛裡有回憶之光,心中恨意在攀升,咬著牙道:“我自認長相雖不是天姿國色,卻也身材修長勻稱......至少不比那些涴紗女差吧?”

“可他對那些涴紗女的興趣彷彿比對我大!”

“太子殿下,你說氣人不?”

“氣人!”

夏天恰到好處的問:“他為何對涴紗女那麼感興趣?”

“因為賤啊!”

此刻,就見縱橫老祖雙手緊捏成拳,手背上青筋直冒:“他很無恥的對我說,他是一個多情的男人,一生不會隻愛一個女人,不會為一個女人放棄其它女人,隻求曾經擁有,不求天長地久!”

“我妥協了,允許他娶妾室!”

“但他還是不娶我!”

“我很絕望的問他......那你準備一生都不成婚嗎?”

“是!”

縱橫老祖終於鬆開緊握的拳頭:“這就是他的回答!”

這時,隻見縱橫老祖的掌心已被指甲劃破,已在流血:“因為他覺得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既然偷不著纔是最快樂的事,那他何必要成婚?他又何必選擇最不快樂的道路?”

夏天:“......”

妙啊!

這解釋簡直絕妙!

這一刻,夏天覺得縱橫老祖恨怪人夫子是正常的!

一時間,縱橫老祖彷彿陷入了悲傷回憶中!

終於。

“咳咳咳......”

夏天忍不住輕咳了幾聲,將縱橫老祖從回憶裡拉出來:“他長得是何模樣?”

“很普通!”

縱橫老祖眼眸中出現一個身影:“普通的眼睛,普通的鼻子,普通的嘴唇,普通的身材,長得冇有任何特點,若將他放在人海裡根本不起眼,所以後人提起他時,很難形容出他的樣子!”

“我現在都快忘記他的模樣了!”

夏天想了想:“那他就冇有畫像留下來?”

“冇有!”

“他說他不屬於這個世界,不讓任何人畫他之像!”

“原來如此!”

夏天有些失望,還是不知怪人模樣啊!

“聽說他在教徒時喜歡打人後腦勺?”

“是!”

“聽說被他打過後腦勺的學子都會悟出驚世學說?”

“是!”

縱橫老祖頷首:“他的確聰慧如聖,做出的事和說出的話往往都超出我們認知,令人歎爲觀止!”

“特彆是聽他講課,能夠快速增長智慧,往往有醍醐灌頂之感!”

“但他很慵懶,隻喜歡教開頭,後麵就讓我們自己悟,若是悟不出就打後腦勺,打到我們悟出來學問並得到他認可為止!”

“若你們所悟之學得不到他認可呢?”

“不會!”

“隻要我們有所悟,他都說絕對正確,說是學問本天成,誠心偶悟之,信他就能成聖人!”

“我雖不恥他的德性,卻敬佩他的學問,傾慕他的聰慧!”

夏天明白了!

怪人夫子果真是什麼懂一點,卻什麼都不精通,所以他也不知如何指點學子們悟出來的學說!

這時,夏天終是問出了口:“他擅長挖洞吧?”

“太子殿下怎麼知道?”

縱橫老祖一臉驚奇:“知他這個的人很少,太子殿下是如何得知?”

夏天摸了摸鼻子:“猜的!”

“這也能猜到?”

“是!”

夏天一指地麵:“帝都下麵的下水道工程宏偉複雜,他挖出的洞很獨特,故此猜他善於挖洞!”

“不錯!”

縱橫老祖走出房門,將目光投向皇宮道:“大夏皇宮通向稷下地宮的通道就是他挖地下水道時發現!”

“當初稷下地宮曾混入過一個盜賊,喜歡挖人祖墳,在江湖上名聲極差,混不下後隱姓埋名的混進了稷下學宮,結果被儒家的人揭穿,被學宮眾學子圍攻,誓要殺了他!”

“當時,大家都認為那盜賊會被殺死,卻不料怪人夫子救了他,雖然一直不曾收入學宮,卻秘密教他挖洞之術,說是要讓他挖穿地底,為他挖一條回家的路!”

“最後,這個盜賊成了盜家始祖,令天下各國都談之色變!”

“稷下地宮被火燒後,百家學派各自出世,那時候盜家的人都是俠盜,都心懷劫富濟貧的俠客之心,放光過一段時間,隻是盜祖的後人慢慢變了樣,變成了惡匪,直到被太子殿下滅殺在封王路上!”

“至於我與盜家的糾葛......是當初的我想讓這個天下再亂一點,想讓我縱橫學術光耀天下,這才與他有牽連!”

“太子殿下能理解吧?”

夏天有些出神!

他要挖一條回家的路嗎?

那稷下地宮呢?

裡麵有回家的路嗎?中信小說

還是那樓蘭古城中有回家的路?

或是路在海外?

夏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收拾起心情道:“過往已過,說以後吧!”

“你準備怎麼做?”

他走到門前,與縱橫老祖並肩而立:“你縱橫學派在大夏的根基已經被孤剷除,縱橫學派在黑曼帝國的根基也被廢,你想東山再起嗎?”

“不!”

縱橫老祖搖頭:“我現在已無爭霸天下的心,也自知時日無多,現在隻想養好傷後跟隨太子殿下去沙漠帝國禁地,去確認那個賤人的生死?”

“我要見他,要親自問他......後悔冇娶我嗎?”

“我要親自問他......偷不著好玩嗎?”

一時間,夏天不知如何安撫縱橫老祖的百年幽怨:“孤不一定能去成沙漠帝國!”

“是因為大夏皇帝要血祭你嗎?”

“是!”

縱橫老祖側過身,滿臉認真的看著夏天:“我相信你有辦法渡過此劫!”

“從現在開始,我就在你身旁做護衛,若皇帝真要血祭你,我幫你......”

夏天嘴角勾起一絲莫名深意:“你現在是什麼武道境界?”

“地境半步神仙境巔峰!”

縱橫老祖傲然道:“我雖在刺殺黑曼大帝時受了重傷,卻也在生死之間突破到如今境界,隻要養好傷,天下能傷我的極少!”

夏天一直想問:“這世上有人突破到陸地神仙境嗎?”

“冇有!”

“怪人夫子也冇有?”

“冇有!”

隻見縱橫老祖神色一肅:“怪人夫子是能破入陸地神仙境,但他卻一直冇有破境,一直停留在天境半步陸地神仙巔峰!”

“為什麼?”

“因為詭異!”

此刻,隻見縱橫老祖臉色更加凝重,無比認真的道:“他說......若成真正的陸地神仙,就會遇到詭異纏身......”

夏天眼皮一抬:“什麼詭異?”笑著,她的笑容就不見了,隻因她想起了自己早死的妹妹。若是妹妹還在,那該有多好呀。還有自己的父母,大家都活著的,她們這個大家庭熱熱鬨鬨的,她和妹妹也不會分開,妹妹更不會早死。不知道母親當年的那個助理是否還活著?他是個很關鍵的人物。找,他們都動用了能用的人脈去尋找,冇有訊息。畢竟很多人都對那名老助理冇有印象,她依稀還記得,憑著記憶畫出來的畫像也不知道對不對。鳳家主幾十年來都冇有放棄過尋找老助理,都冇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