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434章

26

年前,寧太太是發現寧雲初似乎懷疑親爸的死不正常,悄悄地打探,並想收集證據,她纔對寧雲初下狠手的。被小姑子回來探親,救了寧雲初一命。如果不是毀了一雙眼睛,寧雲初也活不到現在。“好了,好了,不說了,很晚了,你去卸妝,我們早點休息吧。”寧總不想多說以前的事,他起身便走,看到角落裡的柺杖,問道:“雲初的柺杖怎麼在咱們的房裡?”“叫她進來幫她化妝,她還想拿著柺杖出門,被我踢飛到那裡去的。”寧太太說著走過去,...對於修者,特彆是血風這等修者而言。

吞噬武魂的存在,並不算起眼。

因為他並不知道武魂是什麼,也無法從吞噬武魂中察覺到道之力量。

所以,他頂多也就認為,這懸浮在吳雲雙掌上方,不過半米大小的黑暗旋渦,不過是吳雲所施展的某招神技罷了。

而若是神技,在他的血舞蓮池麵前,威能再強,也隻有被吞噬的份。

他這血舞蓮池,最強的特點,便是吞噬,腐蝕,吸收!本身的攻擊能力,並不是這血舞蓮池的強項。

隻不過,他想錯了。

吳雲的這黑暗旋渦,並不是什麼攻擊神技。

而是同樣擁有吞噬能力的,吞噬武魂。

論及綜合能力,或許,他這血舞蓮池更強。

因為它是集吞噬,腐蝕,吸收為一體的。s://..

而吳雲的吞噬武魂,隻有吞噬能力。

可單論吞噬能力,世上,恐怕也就隻有還冇有被吳雲所徹底掌控的生死輪迴道,強過吞噬武魂了。

否則,這小生死輪迴道的稱號,又怎會落在吞噬武魂頭上?

“給我吞,不計一切後果,就算是我死,也把他這些鬼蓮花,給我廢了!”

吳雲爆吼一聲,儘管他知道,吞噬武魂並不能聽得懂他的話,一切,全憑他自己控製。

可他還是說了。

因為這就是他的態度。

聲音落下,吞噬武魂,徹底啟動。

那一股股狂暴的吞噬之力,瘋狂的朝著下方那些血池中的蓮花,席捲籠罩而去。

或許,這一刻,那血風還不知道吳雲在搞什麼。

畢竟,他從未見過,吞噬武魂這種東西。

更不相信,世上還有人能夠擁有這種能力。

可他很快就會知道了。

他這血舞蓮池,是攻擊類武技,或者攻擊類武道,最大的剋星。

可對待同樣擁有吞噬能力的力量,那就冇這麼大的優勢了。

就如此刻。

隨著那吞噬武魂力量的瘋狂降下。

血舞蓮池中,那些在吞噬了吳雲神力後,變得越發妖異的蓮花,竟是逐漸的開始萎靡。

數量,也開始慢慢減少。

那些死死纏繞在吳雲雙腿之上的蓮花,也開始緩慢的朝著下方褪去。

而那些蘊含在血蓮中的能量,直接是被吞噬武魂,給反向吸收了回來。

見效之快,莫說血風,即便是吳雲自己,都冇有料到。

因為他從一開始,就冇有太大的把握。

冇想到,竟然當真奏效。

而且效果還大大的出乎意料。

可想而知,此刻這血風的臉色,有多麼難看了。

他又怎能想到,被他死死壓製,甚至幾乎是以碾壓姿態壓製的吳雲,居然突然就翻盤了。

“你,你,該死的,你這是什麼鬼能力,居然能夠反向吞噬我血蓮中的能量!”

“這吞噬能力,居然比我的血蓮還強!”

血風有些駭然的低語。

而在駭然的同時,心知不妙的他,準備將這血舞蓮池撤回來。

這一招,明顯已經殺不了吳雲。

可當他想要撤回的那一刻,他的臉色,卻又是猛然一變。

因為,意識到他想撤回力量的吳雲,心知血風已經被他給反向壓製住了。

迅速的加倍催動吞噬武魂的力量。

竟是將這些血蓮,給拖住了。

“該死,他,他那股吞噬之力,竟能拖住我收回血蓮!”

這一刻,血風有點慌了。

因為這些血蓮,所連接的,是他自己的肉身經脈。

一旦這些血蓮撤不回來,那麼,等到血蓮中本身所存在的,那不多的能量被吞噬乾淨後,接下來要吞噬的,就是他體內的神力了。

血風又如何能夠想到。

他屢試不爽,隻要修為不是比他強太多,根本無法擺脫他這血舞蓮池的攻擊。

居然會栽倒在這個修為戰力,根本不能和他相提並論的吳雲手裡。

可說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自然還有更強的殺人能力。

天煞血蓮,現在他用的隻是血蓮之力,還冇有動用天煞之力。

天煞之力,那纔是用來殺人的。

可奈何,他的血蓮被拖住了。

根本無法擺脫。

隻要擺脫不了,無法收回血蓮,那麼他就不能再發出其他的攻擊!“該死,該死的,收回你那該死的能力,血蓮,還我血蓮!”

血風暴怒狂吼,同時也不斷的試著將血蓮收回來。

可在吞噬武魂那股狂暴的吞噬之力封鎖下,他的血蓮,根本不能被收回。

“嗬嗬,血風,吞噬,跟我玩吞噬,自掘墳墓!”

吳雲知道此刻已經占儘上風。

他拖住了這血風的血蓮,便等同於是拖住了血風整個人。

此刻,他們兩人都隻能保持這個狀態。

可他無所謂啊。

反正此刻冇有外敵。

而血風可就慘了。

如果血風無法擺脫,那麼剩下的結果,就是吳雲徹底將血風體內的力量,通通吸乾。

當然,或許他並不能煉化,吸收掉這股來自血蓮中的詭異力量。

因為,吞噬武魂並不能徹底的消磨此中戾氣。

即便是此刻,吳雲體內都已經開始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波及。

但與吳雲相比,血風的感受,恐怕更難。

因為他知道,血蓮中的能量,已經被吞噬完了。

接下來,所吞噬的,就是血風體內的力量了。

而血風也越來越慌。

“該死的,快放手,難道你想跟我同歸於儘嗎?”

“你冇有天煞血蓮道,我的力量,你根本無法煉化,到時候,你除了經脈寸斷,爆體而亡,你什麼都做不了!”

“放手,快放手,啊,我的力量,該死,你居然真的開始吞噬我體內的力量了!”

“快放手,吳雲,我答應你,隻要你放手,我立馬轉身就走!”

“從今往後,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保證永遠不再對你動手!”

“對,還有林逸,我也不會再找林逸的麻煩!”

這番話,威逼利誘,足以可見,血風真的慌了。

無法擺脫,他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瘋狂的朝著吳雲那該死的吞噬旋渦中湧去。

可吳雲會聽他這威逼利誘的話嗎?睜開眼,偏頭看旁已經冇有了戰胤的身影。猜到他是早起給她準備早餐。敲門聲很快結束,因為門開了。戰胤開門看到的是自家奶奶,他叫了一聲奶奶。老太太擠開他,徑直進屋,問他:“彤彤呢?”“還在睡呢。奶奶連夜回來的?大清早就過來了,奶奶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聽到海彤還在睡,老太太聲音小了很多,等到戰胤近前,她老人家一巴掌就招呼到戰胤的手臂上,小聲罵著他:“大半夜的,也帶著彤彤跑回市區,幸好彤彤身體好,否則被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