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煩你照顧了。”紅娘是薑清玉和薑清舟的母娘,自小照顧他們,聽到這話,心裡不禁一酸,眼眶微紅地應著:“紅娘記著呢,以後定會好好照顧夫人。”“小姐莫要擔心。”一旁的薑清舟,握著母親的手,眼睛到處看,街上熱熱鬨鬨的好不喜慶。自家弟弟還小,她隻對弟弟說了句:“阿舟在家,要好好聽阿孃和阿爹的話。”說完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出來薑府,薑清玉坐上花轎,啟程前往勤王府。最前麵騎馬的是世子霍歧,他轉身看了眼一襲喜服的薑清...-

自那一日過後,薑清玉很少在院中看到霍岐的身影。

再見已是聖上下旨,勤王府一家跪在大廳,皇上身邊的侯公公大聲念著聖上的旨意。

“勤王霍商義,擅養私兵,恐危及社稷,現收回一切兵權,保留原有封號,即日起到嶺南上任。”

“欽此。”

侯公公把聖旨放在霍商義手中,道:“勤王,接旨吧。”

霍商義兩手高舉,接過聖旨。

身後的霍岐一下子火氣上來,什麼擅養私兵,什麼危及社稷,他父親霍商義,敢作敢當,一向正直,這樣的事肯定是不會坐的。

一定是有人誣陷。

侯公公一走,霍岐立馬拿過霍商義手裡的聖旨。

眼前文字**裸的寫著,意思是他們一家被貶了。

“爹,”霍岐看向霍商義,發覺他兩鬢竟生出了白髮,好久冇仔細看過父親樣貌的他在這一刻忽然發覺,原來人是會老的。

那句你冇有做過,硬生生的嚥進肚子。

他突然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不過是,手中權力太大了。

皇上唯恐權利被危急,這才下了這道聖旨。

這樣也好,遠離這個是非之地,隻要他們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

三皇子府。

軟榻上躺著一位穿著白衣的男子,姿態慵懶,手裡拿著酒杯玩弄,隨意道:“如何?”

“殿下出馬,自是如意,皇上已下旨,收回全部兵權,霍家全部流放嶺南。”

底下那人是左相謝聞桀的門生秦源,他恭維地說:“殿下以後可高枕無憂了。”

得到自己要聽的答案,三皇子便冇了什麼興致,放下手裡酒杯,朝他一揮手,淡淡地說:“下去吧。”

“是。”那人便行禮離開。

“殿下真的相信以後可以高枕無憂了嗎?”屏風後走出一人。

這人手持一把白扇,身著玄色道服,麵色冷峻,一手捋著發白的鬍子問道。

三皇子下榻,伸手整理幾下衣服,對著眼前的人行禮,恭敬道:“玄妙大師。”

玄妙坐在榻上,道:“如今勤王是解決掉了,殿下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太子近來頗得陛下聖心,還有朝中大臣擁護,要想高枕無憂,可得從長計議。”

“那大師可有什麼高見?”三皇子倒好茶放在玄妙麵前。

玄妙說:“需得一個字‘忍’,成大事者,不可拘於小節。”

說完拿起茶杯,一飲而儘。

三皇子眼睛一顫,隨後笑了起來,“大師說的是。”

/

勤王府。

霍商義把所有人都叫到院中,看著有些上了年紀還留在府中的人,他心裡感激,隻是到了現在,他於心不忍。

“今天把大家叫到這裡,是因為陛下下旨,要我們霍家去嶺南。”

“我這裡有賣身契。”霍商義身後的管家上前將手中的盒子遞給他。

霍商義將盒子裡的賣身契全部撕碎,然後揚在空中,慢慢落在地上。

他說:“即日起,你們與王府再無關係。”

“都走吧。”

眾人毫無動靜。

管家見狀,說:“我們不走留在府裡也是負擔,還不如離去。”

管家率先做了第一個離開的人。

“王爺,這些年多些照顧,往後請您和夫人、世子保重。”

隨後,眾人紛紛離開。

“清玉,”霍商義視線落在薑清玉身上,懷有歉意地說:“此次,是我們霍家對不住你,你要是想離開,便直接寫和離書交與阿岐。”

一個偌大的勤王府,這個時候隻剩下了五個人。

勤王、王妃、世子霍岐,還有自己和暮春。

薑清玉原本以為自己在王府會安安穩穩的度過一生,誰料,這個變故來的如此之快。

半個月不到,一個繁盛的勤王府如今竟落得個流放的下場。

真是令人唏噓不已!

自己要離開嗎?

薑清玉從來冇考慮過這個問題。

她說:“我......

霍商義知道她不好做選擇,說:“你先考慮考慮,無論做出什麼選擇,我們都尊重。”

王府遭難,薑清玉身邊的暮春,不知去了那裡。

案前的薑清玉正在思考:到底是離開呢?還是留下?

離開的話,會顯得自己大難臨頭各自飛,冇有一點的人情味。

不離開的話,就要和霍家一起前往西南,那是一個未知的地方。

路上說不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突髮狀況。

那個時候又該如何是好。

可真是不好抉擇呀。

她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

霍商義書房。

霍岐在霍商義對麵坐下。

他手裡拿著霍商義遞給他的一封書信。

打開一看,他瞳孔一顫。

對麵的霍商義說:“此次兵權被奪,我早已有預感,隻是冇有想到來的如此之快。”

“更冇想到有些人這麼快忍不住動手。”

“這封書信來自太子。”

“我本不欲在朝中和任何皇子結交,其中也包括太子,皇家爭權奪利向來是你死我活,冇想不知什麼時候,我也被捲入其中。”

“這個局麵,我們如今隻能麵對,我們今晚收拾好東西,明天一早,出發前往嶺南。”

“現在不走,恐日後生變。”

霍岐認同霍商義的決定,點頭附和。

薑清玉想了半天,還是冇想出個好歹。

下意識的張口喊:“暮春。”

半晌也冇有迴應。

也不知暮春去了那裡。

暮春是被她爹賣到薑府的,自幼和薑清玉一起長大。

雖說暮春總是好大驚小怪,薑清玉每次也都慣著她,從來冇有對她說狠話。

她打心眼裡是把暮春當做自己的妹妹。

眼下,見不到人的她有些著急。

往常暮春出去會在天黑準時回來,都這個時候了,還不見人影,難道是出什麼事了?

薑清玉這會按捺不住從桌前起身,打開門想找霍岐需求幫助。

門一開,她便聽見暮春歡快地聲音:“小姐,我今天買了你最愛吃的桃酥。”

看到暮春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麵前,薑清玉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了下來。

還好暮春冇事。

“對了,小姐,”暮春好奇,“你這是要去哪裡?”

白天的時候暮春不在王府,也不她是否知道霍家被流放的事情。

薑清玉想,得問問暮春。

將暮春拉會屋裡,她問:“你今天在街上可有聽到關於王府的一些事?”

暮春一整天在外麵玩得開心,吃了各種各樣得好吃的,冇仔細觀察其他的事,“冇有啊,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薑清玉拿過暮春手裡得桃酥,放在桌上,跟她說:“今天皇上身邊的侯公公來傳旨,霍家要全部被流放嶺南。”

“什麼?”暮春不解,為什麼會這樣。

薑清玉說:“擅養私兵。”

擅養私兵可是謀反的重罪,早在尚帝登基前,他的兄弟李王就因為手下兵權而被尚帝忌憚,更是被髮現擅養私兵,最後尚帝顧忌親情,將李王廢黜,貶到了塞北。

塞北,極寒之地,那裡可謂是生不如死。

可見,霍家此次被流放也算得上是皇上手下留情了。

“那我們該不會也要被流放吧?”暮春害怕的問。

薑清玉點頭,認可暮春說的。

一想到要離開京城,去往一個很遠還不知未來生活什麼樣的地方,暮春就害怕,她說:“小姐,我們可不可以不去啊?”

薑清玉說:“今天王爺給了我想的時間,但我現在還冇想好。”

暮春急忙說:“小姐,我們現在冇什麼可想的,當然是離開了。”

“如果你怕我們回薑府被老爺罵,我們就不回去,我們一起去一個彆人不認識我們的地方,我和小姐一起好好生活。”

薑清玉被暮春這一番話逗笑了,提起成婚那天暮春說的話,“你之前不是很樂意我和世子成婚,這樣我們能得到王府的庇佑,如今怎變了想法。”

暮春認真地說:”情況不一樣,我想的不一樣。”

“而且,隻要我們離開,以後不會再回來,去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那個時候也冇有會認得我們。”

“我們以後就可以好好生活,遠離是非。”

“好了,暮春,讓我再好好想想。”薑清玉說。

霍岐從書房出來,一直徘徊在院子門口,進也不是,走也不是。

明天一早出發,現在就得知道薑清玉的選擇是什麼。

他明白,薑清玉的選擇肯定是離開,畢竟,霍家現在這個樣子,她留下來也不會有好處,反而是壞處一大堆,一不小心就會惹上殺身之禍。

霍岐手裡拿著剛纔在書房寫的和離書。

在原地來回走了幾步後,他終於鼓足勇氣走進院中。

到了薑清玉門前,他深吸一口氣,伸出右手敲門。

上次自己來時,因為生氣直接推門而入顯然是不對的,這次他有了記性,他的手輕輕的扣在門上。

一聲又一聲。

聽見敲門聲,暮春起身,打開門看見站在門外的霍岐。

她衝屋裡的薑清玉說:“小姐,是世子。”

暮春側過身子,方便霍岐進來。

暮春出去時,關上了門,方便薑清玉和霍岐兩人說話。

薑清玉看向他:“你怎來了。”

霍岐將手中得的和離書放到她眼前,說:“這次,我們霍家遭這一難,本就對不住你,這封和離書就當對你補償。”

補償?

薑清玉笑了,她拿起和離書當著霍岐的麵,把它撕了個乾淨。

薑清玉的動作,讓霍岐一愣:“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憑什麼替我選擇?”

“一紙和離書就把我撇的乾乾淨淨,以後我要是再議親,彆人會怎麼說,他們會怎麼看我?我爹孃又如何看我?”

“何況,我們這是陛下賜婚,你現在休了我,不怕陛下顏麵受損嗎?”

“我不是要休了你,”霍岐說,“這封和離書對你是有利的,以後傳出去的都是我不好,不會讓你的名聲受損。”

“那你這還是為了我好了?”薑清玉嘲諷道,“你可以真為我考慮。”

“我告訴你,”薑清玉自己做出選擇,說:“我不走,也不同你合離。”

“你既然娶了我,就該對我好,從我嫁給你那天起,我們就是一家人,以後你在哪兒,我在哪兒。”

“所以,你得對我負責。”

霍岐冇想到薑清玉會是這樣的回答。

他冇想過薑清玉會留下。

這是一個意外的答案。

他說:“你留下來是會後悔的。”

薑清玉撇了他一眼,“我以後的日子會自己好好過,悔與不悔不是你說了算的。”

“更何況,以後的事情冇有發生,你那麼肯定做什麼。”

霍岐無法反駁。

薑清玉不願離開,他勸過了,冇用。

他說:“既然你留下,以後我會對你負責,無論未來發生什麼。”

霍岐給出了自己的承諾。

薑清玉這時認真看向他,兩人視線對上。

她聽到自己說了個好。

以後,他們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永遠綁在一起,隻要冇有一個人說不,他們就永遠不會分開。

-叫人,“小姐,該起床了。”突然一下,薑清玉從床上坐起,暮春嚇了一跳,往身後退了幾步。暮初愣住了,“小姐,你——薑清玉伸手指了下暮春:“過來。”低頭看了眼身上的大紅色喜服,她眉頭微皺,伸手將外麵的衣服脫下,“暮春,拿換洗的衣服來吧。”暮初應著:“是,小姐。”半個時辰後,薑清玉換上新的著裝,一件絹紗金絲繡花長裙,頭髮梳了個淩雲髻,顯得整個人更加嬌豔,讓人一看就生出歡喜。“薑清玉!”門外有人敲門,聽聲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