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貓神在上

26

不齊,印堂發黑,近日將有一劫。”宋溦:“……”我謝謝你。宋溦維持著高深莫測的表情,花了個積分換了點資訊,生搬硬套:“此言差矣!噬嗑,乃上上卦,你學這《易經》還欠點火候。”長髮美人坐在了她對麵,一手支著腦袋,懶懶地抬眸睨了她一眼,宋溦竟然看懂了他的眼神,彷彿在說:我聽著,你繼續編。宋溦一氣之下,又花了個積分,掩住肉痛,繼續讀出係統提示的資訊。來來回回,宋溦說得口乾舌燥,聽講的人卻惜字如金,微偏著頭,...-

“吉日兮辰良……”

汗水淌過宋溦臉上的金屬製麵具,滴進聲控燈昏聵的光暈。

她的腳步停了,兩手壓在膝蓋上,紅毛線在她的太極陰陽服裡半掉不掉,宋溦彎腰喘著氣,蹙眉望著這段傳出聲音的牆。

443與445號房門之間,不存在掛著444門牌號的木門,而石灰牆……大抵隔音。

“穆將愉兮上皇……”塤悠然吹響,彷彿春日漸近,萬物復甦,一個著巫衣的大祭司立在城邦最高處,邊擊邊唱。

詠唱調似乎直指人心,進入了她的腦海深處,畫麵在宋溦腦袋裡閃了一閃,消失了。

靈貓音樂館的宿舍,就是藝術瘋子休憩的地方,443號房間裡的音樂家縱情高歌,解放天性,理解理解,她非常理解。

貓神在上,她現在隻想找到444號房間,找到她的任務對象,柯遇。

她已經在這道走廊遊蕩一整天了,身後四個黑衣人在追。

“柯遇!”她扔出去一聲喊,聲音乾裂嘶啞,火氣十足。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遠……”唱詩聲轉哀,卻哀而不傷,好似飽含著對故去河山的懷念。

宋溦:“……”無法交流jpg.

她揉著腳踝,就勢癱軟在這段牆邊,悲傷地望著天花板的燈。

幾個一直攆在她身後,不敢靠得太近的男子圍攏過來。

宋溦就這麼癱坐在這兒,大有一種被這樂音超度,當場坐地昇天的架勢,氣息奄奄。

腳步聲逐漸拉近她的耳朵,繩子曳地聲輕輕地響著,宋溦半闔的眸子突然睜開,衝那神情緊張的絡腮鬍友好地笑了笑,齜出了一口白牙。

“你踩著我的毛線了。”她不高興地說。

下一秒,她的眼鎖定了那人的瞳孔。

一秒,

兩秒,三秒……短暫而漫長的五秒後,絡腮鬍的目光呆滯了,宋溦鬆開了目光的鉗製,半死不活地靠著牆,聽著唱詩聲繼續昇天。

她隨手一扯手裡的毛線頭,一連幾聲“哎呦”從幾個男人嘴裡傳來,緊接著是幾聲重物墜地的聲音。

宋溦彎了彎唇角。

奏樂已逐漸接近尾聲。

【叮,檢測到宿主今日的三次記憶回溯功能已用完】

“五音紛兮繁會,君欣欣兮樂康……”鏘得一聲。

魂魄彷彿隨著沙啞的詠歎逐漸升高,戛然而止的一瞬,又重重落地,疲憊與惱火交雜之餘,宋溦右手托腮,若有所思。

她學的心理,最終做了臨終關懷師,導師說,許多藝術家都是精神病人,他們幼稚又純潔,癲狂而割裂,像尊病態的佛像。

443號房間裡的音樂師,他的症候在於認為自己是祭台之上祈福春神的大祭司。

擱這兒超度呢?

宋溦一拍腦門,將自己從老師的話裡揪出來,“係統,你確定男主柯遇的門牌號是444?”

【請宿主繼續搜尋,係統已檢測到男主本人就在附近】

巧了,三個小時前狗係統也是這麼說的。

一定是她半馬跑了倒數的緣故,纔有個係統喪心病狂地安排她穿書,讓她跑死在龍貓音樂館的走廊上。

這本書叫《五個樂師》,是本無cp群像文。

五個樂師,各有各的瘋法,最後組成了一個小組占據了整座音樂館,故事到此便結束了,宋溦的任務便是給主角們疏導心理。

為了保險起見,她選擇疏導的第一位,是五個樂師裡最冇有存在感的那個,柯遇,乖軟呆萌的一個小少年,是龍貓音樂館的音樂製作人,善作磬音。

依照小柯遇的性情設定,會是很簡單的一個任務,即便她現在的身份就是惡毒主管宋溦。

可狗係統非得給她安排英雄救美的橋段,第一天就讓她帶上麵具,撞破了館長的分贓現場,被幾個狗皮膏藥攆在身後追。

這麼久了,男主呢?444號房間呢?

她盯著443與445之間這段該死的牆,伸出了指頭,皺眉。

膩子粉沾染了她半個拇指,宋溦的心臟突然劇烈地跳了一下,她不可思議地看著這段牆。

伸手拆下了半挽著頭髮的發抓,她拿著金屬的那一頭,在牆壁上敲擊著。

一聲重似一聲,節奏逐漸規律。

三短三長三短,SOS。

三分鐘過去,冇有迴應。

宋溦捏起拳頭,重重砸了這牆一下,無聲地咧了咧嘴,一雙小鹿眼裡滿是惡劣,衰微的燈火在她的眼裡微微晃動。

她艱難地站起來,轉過身。

三個男人已圍攏在側,每個人手裡都拿著繩子。

“係統,我得想辦法自己離開了。”她說。

“喵……”一聲極為清晰的貓叫傳進了她耳中,緊接著是一聲悠長沙啞的詠歎。

柯遇那隻折耳貓就慘死在了原主手上,宋溦麵無表情,嚥了下口水。

偉大的貓神,我的安拉,倘若小雨今日能逃出生天,一定給您上柱香。

祈禱剛落,“轟-鐺——”一聲重響,身後似有一個龐大的機構裂開了,宋溦腦袋裡轟了一聲,轉頭看去。

牆裂了,一道矩形門出現在牆麵上,兩米來高,依稀能看見內室的裝潢。

黑暗中的人慢悠悠地走進了光影末梢,雲靴踏在石門檻上,發出“噠”得一聲響。

來人長髮如瀑,白衣灰褲,他的眉眼隱匿在髮絲裡,瞧不清晰,掌心端著個貓身人首尊,樓道風遠遠地颳著,吹開了他額前的發。

對方微微一偏頭,正自偷看的宋溦對上了他的目光。

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悠悠地看了過來,漫不經心,卻極具穿透性,似乎看進了她的內心深處。

宋溦怔住了。一瞬間,灰塵的降落速度變慢,以粉塵的形狀在光柱裡旋轉,世界安靜,彷彿隻剩下了這雙極具穿透性的眼睛。

【叮!您的男主柯遇已出現,請抓緊時間攻略】

宋溦驚醒過來,對方已不著痕跡地把眼錯開了。

宋溦:“……”

她現在有些抓狂,乖萌,呆軟,真真是……半點邊也不沾啊!

“過來。”那把嗓子說,乾啞得厲害。

宋溦驚訝地望去,那張臉逆著光,依稀的清俊逼人,見她依舊不動,對方再度乾澀道:“你,過來。”

宋溦很聽話,捲了卷腳邊的毛線,往口袋裡一塞,抬腳便繞到了柯遇身後,咕噥了句:“我叫宋小雨。”

宋溦掃了眼自己衣服上的六十四卦,找準了身份定位。

行走的八卦圖,遠古大祭司誘捕器。

今早,係統一定要她換這身太極陰陽服的命令是正確的。

“柯-柯少爺,這人是院長要求——”

柯遇按動貓身尊的耳朵,“砰”得兩聲接連響起。

率先合上的是外麵那層塗了漆的木門,緊接著是裡麵這道石門,如果她冇猜錯的話,柯大樂師方纔絕對冇關上石門,所以她才能把這屋子裡的聲響聽得那麼清楚。

*

潦草的幾個星亮在天上,不遠處有榕樹被風吹動的聲響,水在石製過濾器裡流著,聲音清脆,天已經黑了。

她拿紙杯在過濾器下接了杯水,一口灌了下去,平複心情。

又坐回了梨木椅,目光在這間屋來來回回掃了一圈,冇瞧見正經的門。

正自發呆,尋著眨眼間就不見了的人,一雙手忽然伸過來,椅子被動調轉了方向,朝向了梨花木桌。一縷長髮落在了她的耳邊,稿紙上有密密麻麻的公式,一些離奇的,像是卦圖的東西寫在上邊。

宋溦頭皮發麻地盯著桌子上的物事。

她是學心理的,既不懂周易,也不會數學,汗流浹背了。

“係統,把這張紙上的知識灌進我的腦子。”

【獲得迅速學習能力,需要2000個積分兌換】

宋溦:“……”

拒絕。她隻剩五個積分了。

對方目光清在,在她肩頭的布料上停了一瞬,悠悠道:“上離下震,火雷噬嗑。”

柯遇的語調慢下來,依然啞著,卻有種奪去人所有注意力的魔力,“借屍還魂,有違天道,我觀你時運不齊,印堂發黑,近日將有一劫。”

宋溦:“……”

我謝謝你。

宋溦維持著高深莫測的表情,花了個積分換了點資訊,生搬硬套:“此言差矣!噬嗑,乃上上卦,你學這《易經》還欠點火候。”

長髮美人坐在了她對麵,一手支著腦袋,懶懶地抬眸睨了她一眼,宋溦竟然看懂了他的眼神,彷彿在說:我聽著,你繼續編。

宋溦一氣之下,又花了個積分,掩住肉痛,繼續讀出係統提示的資訊。

來來回回,宋溦說得口乾舌燥,聽講的人卻惜字如金,微偏著頭,每次都散漫地擠出兩個字,“繼續”。

宋溦很想勸他喝口水潤潤嗓子,正待開口。

【叮,檢測到宿主的積分槽已清空】

宋溦欲哭無淚,勸人喝水的想法暫時被壓下了,給這場對話按了個休止符:

“《易》道,非隻言片語能說清的,不如,微信上聊?現在得有九點了。”

柯遇淡淡地“嗯”了聲,伸手拿了紙杯,接了杯過濾器裡的水,宋溦掃了碼,一抬眸,就見他望著漆黑的窗簾,半個人籠罩在陰影裡。

“柯遇,”她小心翼翼地說,“驗證發過去了。”

對方低頭看向手機,在宋溦的注視下,那兩道自見麵起,就一直安靜躺在他臉上的眉毛緩緩翹了起來。

宋溦心裡“咯噔”一聲,她好像做了一件愚蠢透頂的事。

她往柯遇掌心一看,彈窗介麵【“專治各種牛道士”請求新增您為好友】

宋溦:“……”

與對方看過來的眼神對上,宋溦莫名感覺到一絲嫌棄。

她的表情皸裂了一瞬,迎著對方的眼神,宋溦硬著頭皮給自己改了個網名。

【“花果山洞主”請求新增您為好友】

好像冇什麼區彆,改完後,宋溦下意識地想,對方漫不經心地掃了眼這個名字,驗證通過了。

柯遇的頭像是一個獵獵白衣的劍客,網名單字一個“愈”,人物衣袂飛揚,踏著一葉扁舟,裝束瀟灑,卻有點活在世界之外的感覺。

宋溦正低頭看著,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了過來,迅速在她雙耳後各自一撥。

“哐當”一聲,金屬製的麵具墜落在地。

宋溦目瞪口呆地看著掉落在地的麵具,緩緩抬起了頭,與柯遇黑白分明,穿透力極強的目光對上。

自打方纔那第一次見麵,宋溦最怕的就是與這人對視,彷彿整個靈魂都被從軀殼裡掏出來,放在陽光下任人審視。

糟糕的感覺又來了。

靠,原主冇有得罪過柯遇本人……吧?

-…”“咚咚咚”門上傳來響聲:“宋姐,宋姐?”宋溦開了門,半個腦袋探出去,病容倦倦:“我不是請假了嗎,這幾天你宋姐我胃不舒服,有什麼事,找何主管去問。”話音剛落,她“砰”得一聲合上了門,毫不客氣,敲門聲冇再響起,宋溦又落回了床上。手機裡,甬道安裝的仁兄通過了她的好友請求。她的指端在鍵盤上敲了下。花果山洞主:擴愉jpg.關了頁麵,繼續看柯遇年少時的照片。頭髮冇那麼長,微分碎蓋,這個年紀的少年最喜歡的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