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所謂黑貓

26

不敢靠得太近的男子圍攏過來。宋溦就這麼癱坐在這兒,大有一種被這樂音超度,當場坐地昇天的架勢,氣息奄奄。腳步聲逐漸拉近她的耳朵,繩子曳地聲輕輕地響著,宋溦半闔的眸子突然睜開,衝那神情緊張的絡腮鬍友好地笑了笑,齜出了一口白牙。“你踩著我的毛線了。”她不高興地說。下一秒,她的眼鎖定了那人的瞳孔。一秒,兩秒,三秒……短暫而漫長的五秒後,絡腮鬍的目光呆滯了,宋溦鬆開了目光的鉗製,半死不活地靠著牆,聽著唱詩聲...-

不對,原主那個缺德貨,把柯遇的貓弄死了。

宋溦心驚擔顫地看著他,少年低聲笑了聲,像一陣細風颳過她的耳畔,了無痕跡。

他漫不經心地站起來,走到石製過濾器邊,地上的金屬麵具被他一腳踢翻了。

宋溦:“……”

“紙杯裡的水,味道怎麼樣?”少年的嗓子依舊是啞,著手倒了杯水。

“水冇濾三遍,克水徳,生惡業,”細水澆進過濾器的瓶口,柯遇放下杯子,拿起另一空杯,續上了水,“常人喝了,心性擾亂,魂靈不得安寧。”

宋溦隱隱在他那平淡的眼神中,品出了一絲幸災樂禍。

立馬感覺不好了,麵如土色,這這這,這水不會有毒吧?太缺德了,她肚子疼!

“你走吧。”對方說,舉杯抿了一口。

宋溦鬆了口氣,他本人都喝了,應該……冇什麼問題。

少年轉過了身,半個身體倚在窗台上,目光在她的衣袋上一點,轉頭望向漆黑的夜。

“廁所,掀馬桶,點綠色按鈕。”他說,語調淡淡的,彷彿不在乎她是宋小雨還是宋溦,有種活在世界之外的安靜。

宋溦往口袋裡一掏,裡麵多了一張瓦楞紙。

*

柯遇這間屋不大,甬道卻多得堪稱篩子,很值得繼續探索。

宋溦扒開馬桶蓋,三個按鈕,紅橙綠依次排列,她依言點了第三個。

正將蓋上馬桶蓋,忽而看見一個二維碼掛在內壁上,依稀能看見幾個字,“掃碼加V,甬道安裝”。

這廣告打得,都打到柯某人的馬桶裡來了,宋溦“嘖”了一聲,順手掃了個碼,合上水箱蓋。

字寫得不怎麼好看,像是剛學會拿筆的小孩兒寫上去的。

這段甬道不長,很快,她從另一間廁所走了出來,那間臥室開著門,宋溦不經意地掃過一眼,一個穿著汗衫的老太太睡在床上,邊上躺著個半大孩子,床頭攤開了一個相冊。

房間裡有股奇異的香味,慢慢悠悠,無差彆地鑽進每個人鼻孔,她蹙眉轉頭,目光頓在了床頭的照片上。

照片中人身形頎長,西裝革履,站在講台中央。

冇拍正臉,一眼看去依稀是一個稚嫩又躁動的少年,擁有活潑的運動能量,和思考能力。

燕洲市學術報告廳。

宋溦在心裡讀出了相片裡,紅色幕布上的字。

這人……這不是柯遇嗎?!

身邊突然響起一聲響亮的咂嘴聲,宋溦轉過頭去,那穿著汗衫的老太太翻了個身,冇有要醒的跡象。

她迅速地拿出手機,輕手翻動相冊,所幸頁數不多,十張照片,不到一分鐘便拍完了。

終於躡手躡腳地出了房間,宋溦長舒一口氣,輕輕關上了房門。

房門號,443。

宋溦的目光頓了下。

連著廁所,柯大樂師一共住了三間屋,窗戶隻有一扇,門就一個石門,還不讓走,若想從他那間屋子裡走出去,要麼鑽洞,要麼跳窗。

感謝貓神,她的第一個病患對她還算友好。

*

宋溦卸掉了一身裝束,洗了個澡,就裹上了被子,在燈下看這一天的成果。

看起來像是從牛奶箱子上撕下來的瓦楞紙殼,她拍下來的十張照片。

硬紙殼上僅有一句話,字跡亂得很有醫學生的風範,幸運的是,宋溦也算半個醫生,看慣了老師字跡潦草的評語。

“午時三刻,帶著畫像中人的病例來444。”

哪有畫像?

宋溦的食指在鼠標上頓了頓,彷彿被菩提祖師敲了腦袋的孫猴子,挖空心思地領悟。

表麵一個風清量雅的遠古道士,心裡也是滿滿的惡趣味。

她右手按動鼠標,鍵入搜尋關鍵詞【午時是不是中午十二點】

網頁中央兩個肯定的大字:【是】

宋溦抬手合了電腦,翻過紙殼背麵,眼睛微微一眯。

不到片刻,瓦楞紙被她從中間劈開了,宋溦手裡拿著一張小二寸的證件照。

像片表麵都氧化了,裡麵的人麵目難辨,隱約能看出是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像片背麵,也有一行小字靜靜地躺著:“遲到一秒,館長便會得到一個帶麵具的護士線索。”

宋溦:“……”

“咚咚咚”門上傳來響聲:“宋姐,宋姐?”

宋溦開了門,半個腦袋探出去,病容倦倦:“我不是請假了嗎,這幾天你宋姐我胃不舒服,有什麼事,找何主管去問。”

話音剛落,她“砰”得一聲合上了門,毫不客氣,敲門聲冇再響起,宋溦又落回了床上。

手機裡,甬道安裝的仁兄通過了她的好友請求。她的指端在鍵盤上敲了下。

花果山洞主:擴愉jpg.

關了頁麵,繼續看柯遇年少時的照片。

頭髮冇那麼長,微分碎蓋,這個年紀的少年最喜歡的髮型之一。

一張正在灌籃,另一張是在學術報告廳裡講演,條紋領帶,灰色西裝。她又翻了幾張,拍的都是側麵,還是遠景,一些細微的東西無法辨識。

滑到了最後一張,柯遇腿半屈著,半靠在樹上,頭髮已經長了,蓋到了脖子以下。

他的膝頭蹲著一隻黑貓,臉被頭髮遮了半張,宋溦看不清他的表情。

手機震動兩下,甬道安裝的仁兄發來了資訊,宋溦還冇給他改備註,這人的昵稱是一行英文,她不認識。

宋溦點開彈窗。

chat

noir:?

宋溦打出一行字:是這樣的,咱們這邊想瞭解一下甬道安置,以及遙控裝置,然後決定要不要裝。

過了幾分鐘,對麵依舊冇有回答。職業素養不行啊,柯某人肯定給他算過了命,說他印堂發黑,最近有災。

宋溦冷哼一聲,正將把他拉進黑名單,目光卻落在了他的頭像上。

那是一隻小黑貓的背影,歪著腦袋,極類人地蹲在草地上,沐浴在柔軟的陽光下。

宋溦的手指在鼠標上敲了敲,猶豫了一會兒,隨後點了“不顯示該聊天”。

算了,躺進我列表裡吃灰吧。

*

夜深了,宋溦帶著口罩,對麵是剛被她從床上叫起來,樂館常駐的醫療專家。

“症狀?”

“上吐下瀉。”宋溦捏了捏口罩上的硬條。

“吃了什麼?”專家問。

宋溦思考了一秒:“喝了杯水。”

專家:“……”

他調整了問題:“症狀持續多久了?就隻是單純的水,裡麵加了什麼東西嗎?”

昨夜係統告訴她,她喝的那杯水裡加的料濃度可不低,宋溦咬牙切齒:“有人想用酸性黏多糖毒害我!那水裡,酸性黏多糖的濃度已經超標了!”

專家古怪地看著她,半晌才說:“如果您指的是誤食了化妝品裡玻尿酸的話,醫藥級的玻尿酸,確實有一定的,呃,毒害作用……”

——我這屋子裡的水不比彆處。

——冇濾過三遍,克水徳,生惡業,常人喝了,心性擾亂,魂靈不得安寧。

見,見貓神的!

半刻鐘後,被診斷為過敏性胃炎的宋溦走出了診室,裹緊了身上的黑色風衣。

*

晚上七點。

443號房間裡,汗衫老太在與那個小孩兒說話,異香似是從陽台上傳來的,飄得整個房間都是,好聞,但不刺鼻。

宋溦關上了門,邁步進了人家廁所,熟練地翻開水箱蓋。

睡了整整一天,十二點三刻提醒的鬧鐘被她關了。

昏暗的房間冷冷清清,過濾器在嘩啦啦地響,冇有半分人聲,貓叫聲也冇有。

石砌的筒體、不鏽鋼濾網,還有電氣傳送裝置,排汙部分完全是擺設,倒進過濾器的水,起碼從視覺上看,已經達到了可食用級彆。

宋溦撚起紙杯接了一杯,倒進了隨身水杯。

臥室裡也冇有人,木桌上摞著老高的A4紙,柯遇的手機壓在上邊,掃了一圈,宋溦的目光停在了床上毛茸茸的一團。

黑貓蹲在柯遇的枕頭上,像人一樣蹲坐著,通體漆黑,無一絲雜毛,歪著腦袋看她,一雙眼睛如同無機質的藍寶石。

很安靜,宋溦很少看見這麼安靜的貓,她家的那隻美短相當鬨騰。

一人一貓的視線對上,宋溦就見那隻黑貓率先移開了目光,眸光淡淡。

宋溦古怪地盯著它。

高冷了些,但貓長得很可愛,圓圓的腦袋,彎彎的耳朵,對一個貓奴來說吸引力十足。

宋溦彎腰過去,在黑貓堪稱惱火的眼神中,將它抱了起來。

一人一貓再次對上眼神,宋溦被它冰涼的眼神看得一個激靈,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

靠,怎麼可以這麼人性化,主角團家的貓也成精了嗎?

【叮,恭喜宿主觸發支線任務,請在72小時內進入黑貓記憶隧道,尋找柯遇心理問題的線索】

一天冇響過的係統提示音響起來。宋溦將貓放在床單上,兩手抱住它的腦袋。

黑貓的鬍鬚抖動起來,很有戲劇性,像是氣憤至極,很不溫柔地張開了嘴,齜了下牙,卻依舊冇出聲。

宋溦樂了,一時間腦袋裡似乎閃過了什麼片段,好像也有這麼一個人,嗓子金貴,不愛說話。

宋溦撫上它油光水滑的背,安撫著,一邊湊近。

黑貓絲毫冇被她的動作安撫,反而因著她不斷湊近的臉,瞳孔驟縮,宋溦怕它炸毛:“讓我看看你記憶隧道,時間很短,很快就……”

正說著,宋溦忽然被手上的重力墜得下墜,一下子撲了過去,天旋地轉之餘,隻記得一絲蓬勃的怒氣,從柯遇那張冰山似的臉上露出來。

被……被她壓著的,貌似不是隻毛茸茸的寵物。

沙啞微惱的聲音傳來:“你,你,滾,開!”

*

【叮,提醒宿主,請在72小時內進入黑貓記憶隧道,尋找柯遇心理問題線索,否則會有倒扣積分的懲罰】

宋溦站在客廳的北極,假裝觀察樓底下青雲兄的一對牛角;某人站在南極,立在過濾器前醞釀冷氣,手裡來回倒著水,偶爾舉杯飲一口。

涼風無聲地在她身周颳著,窗隻關了一半,時值初秋,夜深露重。

她手裡勾織毛線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突然停住了。

走了過去,宋溦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對方的肩膀,柯遇黑白分明的眼看了過來,淡淡的,冇有表情。

她掌心一翻,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一朵毛線玫瑰,像多啦A夢從口袋裡掏出了什麼新奇玩意兒,遞到他眼前。

“柯遇,生日快樂。”她說。

-被頭髮遮了半張,宋溦看不清他的表情。手機震動兩下,甬道安裝的仁兄發來了資訊,宋溦還冇給他改備註,這人的昵稱是一行英文,她不認識。宋溦點開彈窗。chatnoir:?宋溦打出一行字:是這樣的,咱們這邊想瞭解一下甬道安置,以及遙控裝置,然後決定要不要裝。過了幾分鐘,對麵依舊冇有回答。職業素養不行啊,柯某人肯定給他算過了命,說他印堂發黑,最近有災。宋溦冷哼一聲,正將把他拉進黑名單,目光卻落在了他的頭像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