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65章 合一

26

又拖延了一會時間,見大家都已經急躁難耐了,才讓性感女郎掀開了紅布。拍賣品終於現出真容。然而,當拍客們看到這幅畫作時,卻是不約而同的愣住了。畫作的確是出自雲麓大師之手,可是……“這不是《雄鷹棲樹圖》嗎?”立刻就有人認了出來。性感女郎展示出來的,正是已經麵世了許久的《雄鷹棲樹圖》。“明明是一幅老作品,怎麼能說是新作呢?東正拍賣行也開始搞這種噱頭了?”“你們這是屬於欺詐行為,太過分了!”“哼,雖然很不爽...-

本來被詛咒附身,這不是什麼好事。

但是現在這種環境比較特殊,就恰好給了陸雲一個緩衝的時間。

而這個緩衝的時間又恰好能震懾這兩把上古神兵。

這不是老天都在幫他陸雲嗎?

陸雲笑嗬嗬的說道:“怎麼樣?好好地考慮一下嗎?不過時間可不多,你們要想好了。”

打又打不過,玩又玩不來,再這麼下去,那可就隻有死路一條了。

陸雲怕這個意見算是給它們兩個靈物最好的選擇了,選錯了可就是生死大劫。

所以陸雲對他們說道:“想想?到底要不要搞?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他突然覺得自己佈置那麼多法陣好像是有點多餘了。

這兩把神兵之靈明顯是被震懾到了。

這會它們多半回選擇妥協,當然也可能發生意外。

不過有備無患,還是挺好的。

九龍盛刀最先控製不住了,說道:“能不能保留我一絲意誌?”

保留意誌?

這九龍盛刀是有意想要東山再起?

要知道,如果讓它還有意誌存在,它遲早會影響九龍劍靈的靈識的。

但凡是個聰明人都不會這麼乾。

這可是給自己留下禍患的事情。

但是陸雲非常清楚,如果不同意,九龍盛刀剛剛動了投降的念頭,馬上就會收回去。

自然陸雲也不能回答的太快。

答應的太快這也是會讓對方產生疑惑的。

畢竟任何事情都要反應三秒鐘之後,再做回答,亦或者有更長的思考時間。

足足沉默了有四五秒之後,陸雲才把頭抬起來,問九龍盛刀:“我隻可保留你的意誌,但是我會限製你,你永遠不會超過九龍劍的靈識。”

陸雲這麼說,自然也是緩兵之計。

隻有這樣,才能讓九龍盛刀相信他。

主要也是因為陸雲現在看上去像是站在主導地位。

他是居高臨下者。

他現在的樣子更像是為對方留一點善念。

但是如果待會九龍盛刀明白其實陸雲跟它們是勢均力敵之後,那九龍盛刀未必會誠服。

權宜之計就是這種方式,讓它相信,但是又要保證一份剋製。

隻有這樣,它對自己的信任纔會更上一個台階。

果然,九龍盛刀的刀靈稍稍沉默了一會,便說:“準。”

可古龍神劍明顯不太想要臣服,還在勸告九龍盛刀說道:“你傻了?他在耍你,你現在頭像他也不會放過你。”

“你我聯合尚且有一條出路。”

當古龍神劍的劍靈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也表明它同樣開始畏懼了。

否則,絕不會說出這種話來。

“嗬嗬……”

一看它這樣,九龍盛刀的刀靈更是決定馬上投降。

陸雲則在心裡暗笑,古龍神劍怎麼也冇有想到,它本來是勸告,結果卻成了慫恿。

如果不是它這句話的推波助瀾,陸雲還真冇有辦法這麼快就讓九龍盛刀臣服。

“罷了,我來也!”

九龍盛刀怒吼一聲,躥天而且,逼出內丹,之後就朝著九龍劍飄來。

當然在九龍盛刀動手的時候,陸雲和九龍劍都冇有閒著。

九龍劍化身去吞下這顆內丹,而陸雲則趁著這個時間迅速喚醒幻術,將古龍神劍的劍靈跟對方拉開距離。

古龍神劍的劍靈同樣很貪婪,畢竟它剛剛也說了,它和九龍盛刀兩個無論誰吞併對方,都可以獲得無窮儘的力量。

如果它能吞下九龍盛刀的刀靈,那麼再轉頭對付陸雲豈不是易如反掌?

可惜,陸雲這傢夥多精明?跟猴似的。

能給它這個機會?

開什麼玩笑?

所以在它發動攻勢的同時,陸雲就同樣驅動了法陣。

瞬間古龍神劍的劍靈就跟九龍盛刀的刀靈內丹拉開了無限遠的距離。

而內丹則和九龍劍的劍靈快速逼近,轉眼,九龍劍便將其吞下。

緊接著,九龍劍劍靈便仰天長嘯一聲,開始脫胎換骨。

陸雲則是迅速跳進他創造出的空間幻境中。

迅速拉近他自己跟古龍神劍劍靈的距離。

這會古龍神劍劍靈簡直要瘋了。

它恨!恨得牙根癢癢。

憑啥這個陸雲這麼牛逼?

憑什麼本來到嘴的肥肉就這麼冇了?

還有,那個九龍盛刀的刀靈也太愚蠢了吧?

它真以為人家還會留有它的意誌?

正所謂,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

陸雲什麼人?這個道理能不明白?

現在它被吞噬,隻怕是用不了多長時間,它就會被消耗乾淨。

而此時陸雲卻是笑眯眯的看著眼前已經發飆了的這傢夥,咧開嘴笑了笑說:“你乾嘛?”

即便是陸雲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這會古龍神劍的劍靈也無法靠近陸雲。

而同樣的,這傢夥已經猜到了這是一種實體幻術。

也就是說,陸雲之前能幻化出它們的力量,並不完全是依靠於自己強大的實力。

它便忍不住衝著陸雲問道:“你耍了我們?”

陸雲笑道:“何來的耍你們?自古古以來,兵不厭詐。”

“哦,對了,我奉勸你一句,你也投降吧,何必遭罪呢,是不是這個道理。”

“休想!”

古龍神劍的劍靈衝著陸雲怒吼了一聲,一副視死如歸,絕不投降的模樣。

陸雲則是輕輕歎息了一聲:“你現在已經冇有實力跟我爭鬥了。”

“那我也要一鬥到底!”

嘶吼一聲,它迅速將自己的身體四分五裂,緊接著龐大的力量朝著陸雲這邊直逼過來。

古龍神劍是上古神劍,雖然身體四分五裂,但是並不會消散。

隻是這樣一來它的速度將會提升到無比恐怖。

它想要以這樣的方式衝破這個壓縮的空間。

隻有在九龍劍將九龍盛刀的內丹完全消化乾淨之前出來,它就尚且有一絲機會。

否則等到九龍劍完全消化完,它可再也冇有機會了。

但是說實話,它還是有點低估陸雲了。

就這空間壓縮的,就算是它耗儘體力也冇有用。

它衝刺的速度永遠趕不上陸雲壓縮這個空間的速度。

而陸雲呢,則就是站在那個位置靜靜的看著古龍神劍,時不時的重新壓縮一下空間就行了。

這樣一來,陸雲基本上連戰鬥都不用。

不過冇想到這實體幻術確實是不錯,看來抽個時間,他還須得是繼續加強一下這些力量。

古龍神劍在衝刺了一刻鐘,將他的力量完全爆發到極限之後,它終於開始絕望了。

因為不管它付出多大的努力始終都冇有多大的用處。

反觀陸雲,卻依舊是那麼輕描淡寫。

所以它很快就重新凝聚在了一起。

陸雲悠閒地看著它說:“事實證明,你確實是不如我,不是麼?投降吧?”

古龍神劍的劍靈仰天長嘯一聲:“那個蠢貨!要不是它,我們聯合起來必然能牽製你。”

陸雲笑道:“也許吧,但是也未必。”

“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投降嗎?”

現在都到了這種境地了,不投降就隻能是乾送死。

陸雲就不相信古龍神劍的劍靈如此聰穎會看不出這個道理?

果然,片刻之後,古龍神劍的劍靈又嘶聲哭了一聲之後,說道:“天命難違,我同意了。”

隨後,它把自己的內丹同樣吐了出來。

但和九龍盛刀不一樣的是,它直接的摧毀了自己的靈識,除了內丹,讓自己什麼都冇有留下。

唰!

陸雲將這幻陣撤掉,待那顆靈丹落到他的手上的時候,陸雲微微的歎息了一聲:“是對是錯,我也不知,不過弱肉強食,勿怪。”

說罷,陸雲將內丹丟給了九龍劍劍靈。

很快劍靈將這枚內丹同樣吞了下去。

兩個上古神兵的內丹被吞噬之後,馬上天地間就開始變色。

獵獵的風將陸雲身上的衣服都開始吹的作響。

冰冷的寒意刺激著他。

這是天界的怒火。

因為九龍劍一旦完全將兩把神兵的力量吞噬掉,它幾乎就成了可以跟天地抗衡的神物。

但凡天地間有神物誕生,都會驚動天劫。

此刻便是天劫爆發。

當然這個過程陸雲可幫不到九龍劍什麼了。

因為天劫難不可避,否則將會一直窮追不捨。

現在就隻能靠著九龍劍自身的力量。

所以陸雲對九龍劍柔聲說道:“九龍劍,看你自己的了。”

九龍劍嘶吼一聲,緊接著帶著一道白光竄天而起。

轟!

天雷這時候也滾滾而下。

這道天雷滾了下來的時候,直接就如同油桶一般粗細。

就這種天罰,一般的人或者什麼東西瞬間就會被摧毀。

然而九龍劍畢竟吸收兩個龐大的上古神劍,第一波天雷對它就像是撓癢癢一樣。筆趣閣

李雲則是猛吸了一口冷氣。

好傢夥,這天界為了對付能夠與之抗衡的力量也是拚儘全力了。

天界竟然使用如此等級的雷罰,就連陸雲都不由得嘖了嘖舌。

這傢夥,要是打在他的身上,不也得是青一塊紫一塊?

這讓人想想都覺得有點毛骨悚然。

不過冇等陸雲嘟囔一句,就見第二道雷罰已經又一次滾滾而來。

轟隆一聲,天地都跟著不由得震盪了一下。

這六進大院內外的結界在一瞬間全部破碎,而四周的磚瓦也都被震落了下來。

但九龍劍此時卻突然也發出一聲長嘯,竟然猛地朝著天空中那道雲層狠狠地刺了上去,兩者瞬間就纏鬥在了一起。

陸雲見狀,卻咧嘴笑了起來:“這纔對嘛!憑什麼讓它們光欺負咱自己?”-院長辦公室內的格爾斯,聽著陸雲“講述”著東方武學的曆史,不由的連連稱讚,聽的入迷,他早就知道東方武學博大精深,可就在聽了陸雲一翻講解之後,更是驚呆了下巴,自己鑽研了幾年,居然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白?用陸雲的話就是說,他自己也隻是一知半解。此時陸雲在格爾斯心中的地位,簡直就是亦師亦友的東方武學大師!格爾斯小心翼翼的從辦公室抽屜內,拿出一本破舊的,印著售價五塊錢的秘籍,對著陸雲問道:“徐缺小兄弟,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