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67章 臭男人

26

族大部隊還是提心吊膽的跑了一天,直到晚上才停下休息。陸雲已經不奢望搞清楚這灰樹林的秘密了,他隻祈求明天不要將他們在傳送到屍族的大本營麵前了。突然一道身影坐在了他的麵前。胸前大片的春光傾斜而下,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了他的麵前。讓陸雲忍不住嚥了口唾沫,心想:難道是白天烤肉的時候放的尼姑那些小藥太多了,以至於讓香味中都擁有了效果!要不然解釋不通眼前這香豔的一幕啊!魔薰兒拍了拍自己吹彈可破的大腿,說道:“要不...-

陸雲卻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擺了擺手說:“我不喜歡,起來吧都!”

震懾那些不聽話的,那些傢夥必須跪。

但是他不喜歡居功自傲,讓彆人看著低自己一等。

眾人聽到陸雲說不喜歡這種感覺,都嚇了一跳。

他們就怕陸雲生氣,正因如此,在陸雲說完之後,他們便馬上站了起來。

“告辭咯!”

陸雲對著眾人拱了拱手,帶著鵬東就往外麵走了出去。

他知道,要是再磨蹭一會,這些人就更是捨不得他走了。

這場麵,他陸雲可不想再見識一次了。

他即便是想留在這裡,他身體裡的詛咒也不允許。

好在城外給他們準備了獨角馬車。

雖然陸雲能夠以靈力飛行,但龍老頭的好意要是這麼拒絕了,便是他不禮貌了。

所以陸雲上了獨角馬車。

龍甜甜也跟著踏了上來,直接就坐在了陸雲的對麵。

而鵬東當然也看的出龍甜甜的心思。

自己要是這會也跟著鑽進獨角馬車內,那可就是亮的直髮慌了。

他當然不會做這種蠢事,就很識趣的當起了馬伕。

雖然不知道神宗寺的路線,但龍甜甜給了他一張地圖,張讓他順著這張地圖上標註的走就行。

鵬東心領神會,幫龍甜甜把車門關上。

之後,他用靈氣封住了自己的耳朵。

畢竟萬一陸雲跟龍甜甜兩人在路上發生點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要是給自己聽到了,那該多不好看不是?

這誰說得準呢。

不過此時坐在車內的陸雲卻隻是閉著眼睛,他正在不斷地調度身體內的靈氣。

既然詛咒已經有甦醒控製他的征兆,陸雲就需要以靈氣壓製。

但奇怪的是,這詛咒好像總能完美的避開他的調度檢查。

靈氣彷彿總是無法靠近這個東西。

不過龍甜甜顯然不知道陸雲在乾什麼。

隻是見他凝眉閉目,以為他有什麼煩心事。

想了想,她突然覺得是不是因為自己也在這車上,是不是惹得陸雲有些反感了。

所以這個時候,龍甜甜便說道:“陸哥,你要是不想帶我的話,我下去就好了。”

說這話,她也是有那麼點賭氣的。

隨後,她就寵著鵬東喊了一聲:“鵬東,把馬車停下!”

然而,鵬東早已用靈氣封住了自己的耳朵,她說的話,自己怎麼能聽到?

見鵬東冇有回答,龍甜甜便準備起身走出去。

她今天就是跳車,也不待在車上了。

陸雲一看她這樣,劈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往後一拉,正好馬車顛簸了一下。

“誒呦。”

龍甜甜本來被陸雲這麼拉著就冇有控製住,現在更是順勢就朝著陸雲的懷中倒了下去。

觸碰到陸雲的胸膛的刹那,她感覺自己的臉瞬間變的通紅,一陣火辣辣的發燙。

“陸……陸哥,你這是乾嘛?”

她竟然不知不知不覺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哼!

臭男人!

果然這個世界的男人都是一樣的,心口不一,嘴上一套,做事又是一套。

她這樣想著,陸雲卻已就給你鬆開了她:“我皺眉,打坐,是因為我在觀身體內的那個詛咒。”

“啊?”

龍甜甜想了想,這才頓時幡然醒悟。

可不,剛纔陸雲那樣子分明是在觀自己的相。

結果就因為陸雲的那個舉動被自己誤會了。

額……

自己還差點跳下馬車。

這下子,讓她整個人都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陸雲無奈的搖搖頭。

不過很快,龍甜甜便蓋特到了重點。

她眼珠子一轉,又重新打量起了陸雲。

被她這麼盯了一會,陸雲有些受不了了:“你乾嘛這麼看著我,有話說。”

“陸哥,我在觀察你,哦,不是,是你身上的詛咒。”

陸雲道:“怎麼說?”

龍甜甜捏著下巴說:“這個詛咒很奇怪,按理說,詛咒會隨時隨地操縱人心的對麼?”

陸雲點頭道:“是啊。”

可龍甜甜馬上就說道:“但是現在有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你隻有在憤怒的時候,你身上的那個詛咒纔會突然冒出來?”

額???

陸雲之前可冇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是現在被這麼一問到,他才恍然間一激靈,緊接著整個身體都不由得跟著顫動了一下。

龍甜甜這話可是讓他大夢方醒啊!

見陸雲的神情變化了這麼多,龍甜甜趕緊問了一聲:“陸哥,想啥呢?”

陸雲哈哈大笑說道:“龍甜甜,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你可真是聰明。”

不知道為什麼,被陸雲這麼一誇讚,龍甜甜的心裡莫名的就是一陣舒暢。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自己得到了什麼寶貝一樣的歡喜。

她甚至不經意的把頭就昂了起來,說道:“那可不是,本姑娘聰明著嘞。”

不過說完這話,她又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問陸雲說道:“陸哥,有件事我不懂,您能告訴我嗎?”

陸雲道:“你問便是。”

龍甜甜說道:“這詛咒盤踞在你身體內,如果你不拿下它,而是將其融合,讓它變成你身體的一部分力量不就行了?”

龍甜甜知道陸雲的實力足夠恐怖,如果陸雲願意的話,他其實不用那麼麻煩。

但是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龍甜甜就有點搞不懂了,陸雲為什麼要捨近求遠,去一趟幽冥之地解決身上的詛咒問題。

陸雲笑道:“一山能容二虎嗎?”

龍甜甜搖搖頭:“容不得。”

陸雲說:“是啊,這詛咒說到底是發生在我自己的身上,是另外一種意識。”

“它和我的主體意識是對立的,它們不可能並駕齊驅,更不可能相互合作,我隻有滅殺其中一方,才能保證另外一方的生存。”

“我總不能滅掉我這個意識,然後讓詛咒控製我的身體吧?”

陸雲這話說的雖然有點繞口,但是龍甜甜卻瞬間恍然大悟。

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苦笑道:“陸哥說得對,是我迷糊了,是我迷糊了。”

陸雲打開窗戶朝著外麵瞅了一眼,他們現在已經走出了龍城的範圍。

他看了一眼,四周光禿禿的山上被太陽光照著。

一股暖洋洋的氣息傾瀉而下。

這已經是快黃昏時分了。

陸雲竟然冇有察覺到時間竟然過得如此的快。

他扭頭看了看龍甜甜說道:“咱們到神宗寺大概還需要多久。”

這坐獨角馬的速度屬實是有點慢。

而且獨角馬的耐力不足,隻怕是跑一段時間就需要休息一下。

不過眼下陸雲當然也不能說這事情。

好歹也是龍老頭的一片心意。

但這可真是好心辦壞事。

一直到太陽落山,這會獨角馬也實在是跑不動了,乾脆就在一旁停了下來。

陸雲他們下了馬車。

鵬東這會也已經將遮蓋著聽力的靈氣去掉了。

他色眯眯的把陸雲拽到了一邊,低聲問陸雲說道:“陸哥,你們兩個剛剛有冇有發生點啥,比如那啥?”

陸雲掃了他一眼:“那啥?你這小子腦子裡想的是啥?”

鵬東咧咧嘴說:“不是,真冇有啊?”

“有你個大頭。”

陸雲無了個大語,這小子腦子裡怎麼全是那些玩應?

這麼下去也不怕身體虛了麼?

見陸雲這樣,鵬東馬上翻了個白眼:“陸哥,你這樣是要當和尚的。”

陸雲苦笑道:“我樂意。”

“算了,算了,不勸你了,反正人家要是喜歡我的話,那我可不得高興死了,這麼有權,害長得這麼漂亮,多難得啊。”

陸雲懶得跟他在那裡扯皮,就說道:“行了,行了,你趕緊忙活你的去,彆在這裡逼叨叨的。”

“你瞧,陸哥,什麼叫我逼叨叨的,誒呀,人家也是為了你好,你看你這狗咬呂洞賓了啊!”

陸雲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腳:“乾你的事情去。”

他們在附近生起了篝火。

龍甜甜則是盯著篝火走了神。

這會她的心思直轉,也不知道在盤算什麼。

突然,她猛一個激靈站了起來。

本來陸雲正在一旁打坐,突然見她這麼一動,把陸雲都給嚇了一跳,便問:“龍甜甜,你怎麼了?”

龍甜甜看著他和鵬東說道:“陸哥,鵬東,你們聽,能聽到什麼聲音嗎?”

陸雲和鵬東兩個人一臉懵逼,他們確實是啥都冇有聽到,也不知道龍甜甜在說啥。.

這地方啥聲音都冇有啊!

龍甜甜卻喘著粗氣,捂著胸口蹲了下來。

緊接著她的眼淚吧嗒吧嗒的就掉落了下來。

龍甜甜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陸雲跟鵬東兩個人真的給搞得懵逼了。

兩人麵麵相覷,問道:“不是,你到底咋了,說清楚,你咋回事?”

龍甜甜道:“我聽到了我父親的笛音,好清脆,隻有我父親才能吹出這樣的曲調。”

額……

陸雲皺起了眉。

龍甜甜一家上百口人,現在可隻剩下了龍甜甜和龍曉曉兩個人了。

她這會突然聽到了有她父親吹的笛子嗎,這事情太詭異了。

龍甜甜卻道:“我真的聽到了。”

陸雲說:“你先彆慌,你聽到的方向在什麼地方,跟我們說。”

龍甜甜伸手指著一個方向說:“那邊,在那邊!”

“父親……”

突然龍甜甜半跪在地上,痛苦的不行了一樣……-地上室的陸雲和二哈,還真不知道外麵的情況。“冇啥!一群不知死活的跳蚤罷了!”提起這個薩蕭就一臉的不爽,雖說那些血蟲都被他鎮壓擊殺了,但是這個行為無異於是在打他這個堂堂島主的臉。“不說這個了!”薩蕭轉移話題:“小子!吾讓你恢複了這麼久,現在用力氣將那血寵召喚出來了吧?”“那是自然!島主大人。”二哈也不廢話,說完便掐指念訣,將事先藏匿在耳朵裡的陸雲給放了出來。當看到陸雲出現的一刹那,薩蕭的眼睛明顯亮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