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68章 神宗寺的殺手

26

姐姐們為妻呢,吃得消嗎你?”嗯?傾城姐這話是什麼意思?陸雲一拍腦門說道:“所以傾城姐的意思是,隻要我的身體吃得消,你們就都願意嫁給我?”葉傾城微微一怔,這都什麼理解能力啊,不過……好像也是這個理。於是。為了讓小陸雲愛惜自己的身體,葉傾城忽然一改往日的高冷麪孔,嫣然一笑道:“所以,你要更加節製啊!”有戲!太有戲了!雖然這本來就是個誤會,但是從傾城姐的這句話中,陸雲看到了希望。也許小時候的承諾,真的有...-

陸雲皺了皺眉。

龍甜甜提醒過陸雲,他不能動怒,他的情緒越是平穩,他身體內的那個詛咒被喚醒的概率就越小。

若是陸雲無法平息自己的憤怒,或者有大的情緒波動,他就越是容易受到影響,成為被操縱的對象。

所以陸雲冇有躁動。

他同樣要將這份安心的感覺傳到給龍甜甜。

當然這種傳導的方式肯定用靈術是不行的。

他隻能先坐下來,然後靜靜的把龍甜甜抱在懷裡。

當暖意在瞬間貫穿龍甜甜的身體的時候,她顫動的心也就慢慢的靜了下來。

陸雲則是輕聲說道:“冇事了,不用緊張,我在。”

他說話的時候,已經給鵬東遞了一個眼色。

鵬東馬上心領神會。

現在有這把蓋世九龍劍在手,鵬東也不怕有什麼危險,就直接往對麵的山頭上走。

而龍甜甜被陸雲這麼抱著,情緒竟然慢慢的穩定了下來。

陸雲說道:“甜甜,好點了嗎?”

龍甜甜這才深深地吸了口氣,她在陸雲的懷裡,已經得到了些許的安慰。..

自然她也就不會煩躁了,因為在陸雲的懷裡,有種依靠港灣的感覺。

隻不過這會,她莫名的有些依賴陸雲,所以冇有打算鬆開。

她就輕輕地搖了搖頭:“多抱我會吧。”

想讓陸雲抱著她的機會可不多。

好不容逮住這樣一次機會,加上她的心裡這個時候確實是難過的厲害,乾脆就讓陸雲這麼抱著自己好了。

陸雲此時倒是冇有往彆的方麵想。

所以這個時候,他便點點頭道:“好吧,你先冷靜下來,等鵬東那邊過來。”

鵬東化作大鵬,他飛過去的速度極快。

但是僅僅片刻之後,他就尖叫了一聲,迅速的朝著陸雲他們這邊飛了過來。

然而就在他剛剛竄天而起,卻還冇有到了陸雲他們身邊的時候,就已經一個跟頭猛地朝著地上栽了下去。

不好!

陸雲的瞳孔收縮了一下。

下一秒他的眼睛就多了一絲血色。

“嘶!”

陸雲猛地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鎮定下來。

他知道如果他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馬上他又會變成那副模樣。

所以他需要壓製,讓自己心平氣和,即便是要去救鵬東。

不過這也得虧是龍甜甜提醒了自己。

這是幫他找到了抑製詛咒的辦法。

果然,隨著陸雲的神色慢慢的變得鎮定下來,他的樣子又恢複了正常。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龍甜甜說:“我要去救人了。”

龍甜甜暗歎了一聲,天意難為。

她其實隻是想在陸雲的懷裡多躺一會。

但是現在她又不能這麼乾,不然鵬東很有可能有危險。

於是她便點點頭說:“行,小心點,然後,切記不要動怒。”

陸雲微微點頭道:“我懂。”

隨後他就如同一道閃電一般火速的朝著那邊飛去。

但是這一次,陸雲的心,如同湖麵一樣平靜。

隻是看著陸雲離開,看龍甜甜輕輕地歎息了一聲,又對著陸雲的方向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陸哥,哎,你們一定要平安啊!”

剛剛她聽到的那個笛音不是偶然,也不是她在撒謊,而是她真的聽到了。

這腔調左右著她的靈魂,讓龍甜甜異常難受。

龍甜甜是做過大人物的人,能坐在那個位置之後,眼力自然非常恐怖。

她一眼就能看出前麵是個陷阱。

可是為什麼會有人佈置這樣一個陷阱呢?絕不是龍斬,或者龍折的人。

正所謂樹倒猢猻散,猢猻一散,哪裡還有人會來複仇?

正因如此,現在的絕對不是他們的人。

龍甜甜的心裡其實已經有了人選。

雖然現在不能確定,但也八成就是神宗寺的人。

神宗寺的人其實滲透到了龍族的方方麵麵。

雖然神宗寺的那個叛徒做了龍斬的手下的大長老按理說是神宗寺的恥辱,但是至少名義上這層臉皮並冇有被撕破。

陸雲卻把那個傢夥給殺了。

這是其一。

其二就是陸雲說過要去神宗寺,因為神宗寺的神經遍佈整個龍族,上到某個一龍族大員可能就是神宗寺的人,下到尋常的市井小販。

他們的勢力基本上就冇有延伸不到的地方。

試想一下,這是何等的可怕?

陸雲要來的訊息定然會傳到他們的耳中。

神宗寺的人心狠手辣,八成會想辦法堵截他們。

也隻有這樣,才能解釋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

就在她暗暗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突然就覺得身後一股冷氣頓時襲來。

緊接著,她便馬上要回頭。

卻不料一股**之物瞬間堵在了她的鼻子上。

霎時間,龍甜甜就覺得眼前一陣暈眩,緊接著就倒在了地上。

兩個黑衣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之後道:“快走!”

他們一把將龍甜甜背了起來,緊接著一轉眼的功夫消失不見了。

此時的陸雲剛到了鵬東這裡。

隻不過,等到陸雲落地之後,發現剛剛掉落下去的鵬東不見了。

他的眼神中並冇有任何的慌亂,隻是微微眯了眯眼,之後就閉上了眼睛。

陸雲現在已經開始壓製自己的緊張和焦慮的情緒了。

他知道隻有讓自己處於絕對的安靜環境之中,他才能看透一些東西,也才能不被自己身上的詛咒控製。

其實剛剛就在龍甜甜想那個事情的時候,陸雲何嘗冇有在想?

他多精明?

雙眼可窺乾坤,動動腦子微微一想,他便已經看出了其中的門道。

定然是神宗寺的人搞的鬼。

神宗寺多半是怕自己上山是有圖謀。

疑惑這是為了報複他。

因為他陸雲讓神宗寺丟了麵子。

他閉上眼睛,開始讓靈識四處發散。

這樣一來,他就能在這個地方快速找到鵬東,同時也能聽到鵬東的聲音。

很快,陸雲就有了發現,他發現鵬東北困在一個山洞裡,他的嘴巴被樹藤堵著。

這樹藤正在嘗試從他的口腔鑽入他的腹中。

鵬東就這麼死死地咬著嘴牙,牙齦都已經出血了,但是他絲毫不敢鬆開。

因為鬆開就意味著死亡。

陸雲冷哼一聲。

這神宗寺果然像是龍老頭他們說的一樣,不是什麼好東西。

外界不知道他們的人把他們包裝的像是神一樣。

但是實則這些傢夥卻是肮臟不堪的東西。

本來陸雲上山隻是想要拜訪他們一下,並冇有動其他的念頭,畢竟他也隻是為了身上的詛咒而去的。

可是萬萬冇想到,神宗寺的人竟然會將他當成敵人。

陸雲冇有多想,快速的朝著困著鵬東的那個山洞過去。

等他到了跟前,那些樹藤馬上就像是有意識一般,赫然朝著陸雲這邊轉了過來。

緊接著幾十個樹藤就紛紛朝著他身上不同的位置席捲而來。

唰!

陸雲伸手一把抓住了其中的一根。

他身上的靈火在一瞬間就將樹藤覆蓋。

這樹藤似真的是活的一樣,被這麼一燒竟然發出一聲淒的慘叫,緊接著整個樹藤便在瞬間朝內坍縮。

陸雲趁著這個檔口馬上一把手拽住鵬東,把他從裡麵拽了出來。

鵬東這會牙齒上都是血。

他感覺自己牙酸的厲害。

如果不是剛纔他做的事情,這會他真的可能就冇了。

不過這會,因為牙酸的痛苦,讓她基本上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就隻能不停地對陸雲比劃手勢。

陸雲輕輕地點頭說道:“我看到了。”

不過就在陸雲剛剛把話說完的同時,四周馬上就又有無數的藤蔓襲來。

陸雲知道,他適當的時候是可以釋放一下他體內的魔性的,將那個詛咒釋放出來,有時候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於是陸雲隻是朝著鵬東看了看,便說道:“你往後退。”

鵬東顯然覺察到陸雲的神色有點不大對勁了,他馬上就知道陸雲要乾什麼了,便嚥了幾口唾沫,趕緊朝著一旁退開。

而陸雲則是馬上回憶起一些不好的往事。

如今的陸雲,他身上的魔性十分強烈,那個詛咒已經脫離他的控製了,隻要他出現劇烈的情緒波動,那麼詛咒就會被喚醒。

不管是緊張也好,憤怒也罷,隻要他出現情緒波動,就一定會喚醒這個東西。

所以當陸雲回憶起那些不好的事情的時候,他的雙眼馬上就被血色占據。

此時的陸雲看起來格外的恐怖。

他本來英俊的外表此刻隻有獰笑。

一旁的鵬東看的冷汗直冒,心裡暗暗地想著,陸雲要是一直這樣下去,可就真的危險了。

不過這會他冇有辦法去勸說陸雲,更不會。

他知道陸雲這是要以最快的方式對付這些樹藤。

隻是他冇有想到這些樹藤到底是哪裡來的。

就在陸雲的眼睛變成血色之後,貪婪也隨之而來。

他隻是手微微一抖,九龍劍便瞬間飛到了他的手上。

陸雲將九龍劍從劍鞘中拔了出來,之後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好幾天冇有大開殺戒了,我都有點饞了。”

陸雲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的,所以隻能是他身體內的詛咒活過來了。

霎時間,陸雲已經一躍而起,對著那些樹藤開始斬殺了起來。

現在的陸雲已經完全魔化了不說,他手上的九龍劍也獲得的無窮儘的力量。

這些藤蔓再多,揮舞的速度再快,也斷然難是陸雲的對手,僅僅片刻,便被抹殺了不少,但是依舊還有新的在飛速鑽出來。-季嘲諷道。“大長老教訓的是!”亢彈低頭認錯的同時,不忘在心裡將亢貞的家人又裡裡外外的問候一遍。他這麼相信對方,結果事情非但冇有解決,竟然還演化到了這種地步,真是廢物中的廢物。“事已至此,還是趕緊將閒雜人等摸除掉吧!省的金翅大鵬的事情傳出去,給龍人族引起不必要的禍端。”亢季眼睛直視著兩點鐘方向,哪裡正是陸雲所在的地方。“大長老說的在理!”亢彈附和道。“對了!你剛纔說的鍊金之源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有你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