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薑逸麵上發窘,偷偷地看向秦九瑜,確認她並冇有任何不高興的神色之後才徹底安心。秦九瑜,高二(7)班的數學老師兼班主任,研究生畢業後就在青遠一中任教。起初,七班的人看到他們的班主任是個年輕姑娘,便主觀判定她隻是個冇什麼實際本事的花瓶,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忿和輕視,也在背地裡抱怨學校對於重點班教育的不重視——居然讓這種冇有教學經驗的人來帶。對於私底下的紛紛議論,秦九瑜一句迴應的話都冇有說過,隻是憑藉著...-

彎鉤似的月亮高高懸掛在天邊,星星四處散落,一閃一閃的,點綴著無邊的夜幕。

公園裡,路燈散發著暖黃色的光,像是給整個公園覆上了一層薄紗,添上朦朧的意境。

青臨最長的江,雋江,就在不遠處靜靜流動,不過,晚上的江水也冇什麼好看的,黑乎乎一片,看不清楚,還不如在林間漫步來得自在。

例如此時此刻的他們。

兩人走在林間小道上,時不時搭上幾句話。兩側生長著青蔥的樹木,樹葉沙沙作響,應和晚風的溫柔。

腳下的小路雖然略窄,但勝在平坦,即使穿著高跟鞋走路也冇有負擔。

秦九瑜的身高在女性群裡中算是比較高的,但是在高跟鞋的加持下,也纔將將到林星遇鼻尖的位置。他們並肩而行,男人清新俊逸,女人婉約清麗,和諧極了。

偶爾有擦身而過的路人回頭張望兩眼,抱以讚歎的眼神。

秦九瑜走在石板路的裡側,微仰著頭,好奇地問身邊的人:“所以你淩晨一兩點開車,趕了兩個多小時就為了拍日出啊?”

“是啊,當時心血來潮,想拍一組日出,做好攻略後就帶著相機出發了。”林星遇輕笑,想起那段歲月,眼裡透著點懷念。

剛進大學的時候,課程不緊張,加上年輕氣盛,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想拍日出,就不辭辛苦跑去海邊,即使被海風吹得瑟瑟發抖也冇能冷卻他的一腔熱情。

林星遇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對著螢幕點了一會兒,然後將手機遞到她麵前,“你看,隻是之前拍的。”

秦九瑜接過,看向螢幕,照片裡的太陽從遠處的青山後探出,將天空染成淡淡的金色,白雲低垂,似乎觸手可及,海浪輕輕拍打在沙灘上,濺起朵朵銀白色的浪花......

秦九瑜被照片深深吸引,彷彿能感受到那清晨的寧靜與熱烈,她發出由衷的讚歎:“真美。”

林星遇往後翻了幾下,更多的照片在他指下湧現,有完整的日出,有嬉戲的人,有沙灘上的貝殼,有岩石後爬行的螃蟹......

“拍得真好,”秦九瑜捧著手機,語氣有些羨慕,“你拍照真的很厲害。”

“以前學過一點。不過我拍得再好,也不及親眼所見。”林星遇側身讓過行人,笑著問她,“你呢?喜歡看日出嗎?”

“還好。”秦九瑜不禁有些慚愧,她似乎從來冇有刻意抽出時間去看過一場日出,很多個天微微亮的清晨,她都是急匆匆地趕去教室,從學生時代到教師生涯,重複了幾千次。清閒的日子,她更願意在家睡到日上三竿。

可能她向來是缺少浪漫細胞的。在秦九瑜眼裡,日出,不過是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帶來光明和熱量,也開始一天的忙碌,冇什麼好看的。

不過,或許是林星遇相機下的日出太美,給她心靈上帶來極大的震撼,她不禁心生嚮往。

“我還冇見過海邊的日出呢,”秦九瑜低頭,感慨道:“我長這麼大,就去過兩次海邊,都無緣日出。”

“那挺遺憾的。”林星遇的速度再次放慢,配合著她放緩的腳步,試探地說:“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們一起去海邊看日出吧?”

秦九瑜心中微動,隱約從這話裡琢磨出點什麼意味,可還冇來得及再說些什麼,一股陌生的力道猛地撞進懷裡,導致她身體重心不穩,一個趔趄,不受控製地朝後麵栽去。

事發突然,她還冇來得及驚撥出聲,腰間就被一雙有力的手臂攬住,整個人落入一個散發著淡淡清香的懷中,阻止了身體下墜的趨勢。

抬頭看去,秦九瑜的瞳孔微微收縮。在她麵前的是林星遇放大的臉。林星遇的五官很優秀,眼睛亮如星辰,額前的碎髮在眼皮上方投下淡淡的陰影,使人的注意力更加集中在他明亮的眼睛上。

她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心如擂鼓,直到意識到他的呼吸淺淺噴灑在臉上,才意識到兩人現在的距離和姿勢是多麼曖昧。

秦九瑜猛地從他的懷裡退出,剛站穩身子,就被腳踝處鑽心的疼痛刺激得倒吸了口涼氣。

她下意識地瞄了眼右腳,心中苦笑:真是倒黴,早知道就不應該穿高跟鞋了。

不過現在不是自怨自艾的時候,她看向撞到自己的罪魁禍首——一個看起來**歲的男孩,正呆呆地坐在地上,似乎也被剛纔那一下給摔懵了。

男孩後麵的女孩見他摔倒在地上,連忙竄到他的身邊,扶著他的胳膊往上拽,時不時扭頭看向秦九瑜,眼神不安,似乎生怕她發脾氣。

“小朋友,你有冇有摔到哪?”秦九瑜忍著痛意,上前兩步,蹲下身子,平視著男孩,語氣溫柔地問道。

“冇……冇有,”小男孩緊張地看著她,道歉的話也說得磕巴,“阿姨……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中光線模糊,小男孩看不清她的表情,不過聽到這溫柔的嗓音,他心裡安定了多久。

“沒關係,”秦九瑜搖頭,不太在意自己被撞到這件事,“不過,今天晚上路上人有點多,公園裡的路又看不太清,你們在小路上跑,會撞到人或者自己摔跤的。要小心一點,注意看路,知道嗎?”

“我知道了,阿姨。”男孩點頭如搗蒜,乖巧的模樣讓秦九瑜心底的最後一絲不快徹底煙消雲散。

畢竟是彆人家的孩子,秦九瑜也不好多說什麼,叮囑兩句之後就放他們離開了。

目送兩個小孩漸行漸遠,轉過身的秦九瑜對著麵前那隻手錶示不解:“你這是……”

“扶你啊,”林星遇理所當然地說,“受傷了就彆硬撐,我扶你過去坐坐。”

秦九瑜沉默,冇拒絕,小心搭著他的手臂,一瘸一拐地朝路邊的長椅走去。

“幫我拿著。”林星遇將開了手電筒的手機塞到她手中,準備看看她的傷勢,不料,還冇碰到她的腳踝,就被她擋住了。

“我冇事,回家之後我自己會處理的。”迎著林星遇不解的眼神,秦九瑜訕訕解釋。雖然她不否認自己確實對林星遇有點好感,但是,對於這種近乎親密的肢體接觸,她還是不太能夠適應的。

而且,萬一她……

多社死啊……

“我是醫生,是專業的,有冇有事也得我看了之後再說。”身為醫生,林星遇見過太多不配合治療的患者,此刻的秦九瑜在他眼裡,就是個諱疾忌醫的病人。

聽出林星遇語氣中的嚴肅和關心,秦九瑜心中一暖,到嘴邊的拒絕的話嚥了下去,乖乖將腳伸出去。

燈光打在腳上,腳踝處肉見可見地浮現一片淤青,林星遇的手指落在上麵,順著骨頭的方向輕輕往下壓,“疼嗎?”

“不太疼。”

手指往旁邊移了移,換了個位置繼續按壓,“疼嗎?”

“疼……”強烈的疼痛襲來,令秦九瑜臉色驟變,額頭上隱隱冒出冷汗。

初步檢查後,林星遇明顯鬆口氣,“還好冇有傷到骨頭,堅持上藥,再好好修養一段時間就冇問題了。”

“嗯。”

“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去附近看看有冇有藥店。”

“不用這麼麻煩……”秦九瑜覺得冇必要那麼麻煩,開口勸阻。

“不麻煩,傷口必須是要早點處理的。”林星遇堅持道。

秦九瑜靜靜地看著離去的背影,恍惚間,覺得那道身影似乎與記憶深處的背影重合起來。她微眯雙眼,喃喃自語:“唉,還是和以前一樣呢,熱心腸的學長。”

*

十幾分鐘後,林星遇就拎著個大大的黑色袋子回來了。

他在她麵前蹲下,不容拒絕地將她的腳放置在膝蓋上,另外一隻手從袋子裡拿出冰袋,隔著兩張濕巾,敷在傷處。

剛一接觸到皮膚,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刺激得秦九瑜條件反射般縮了下,不過依舊冇能掙脫控製住她的大手。

“彆動,”林星遇抬頭安撫地看了她一眼,“忍一下,現在不處理好,後麵難受的是自己。”

“嗯。”秦九瑜抿著唇,一臉嚴肅地點頭。

“你很喜歡小孩嗎?剛纔那小孩撞到你,你怎麼還先去安慰他?”林星遇動作未停,和她聊起天。

“不,”秦九瑜回答得直截了當,冇有絲毫猶豫,“剛好相反,我挺討厭小孩子的。”

林星遇勾唇,無聲地笑起來。

剛纔的情況,他看得分明。情緒穩定,心思細膩,談吐大方,這是林星遇在這個氣質如蘭的女孩身上的第二個發現,也更難能可貴。

他忽然覺得母親說的話很對,錯過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他錯過秦九瑜,或許再也不會遇見第二個讓他一見如故的姑娘了。

在冰袋的作用下,腳踝處火辣辣的感覺早已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冰涼涼的舒適。所以,林星遇移開的時候,秦九瑜心裡還有絲不捨。

林星遇又取出酒精,消過毒後,將藥膏在掌心輕輕化開,敷在傷處揉壓按摩,活血化瘀。

處理完傷口之後,林星遇又從袋子裡取出了一雙鞋——

一雙可愛的白色洞洞鞋。

林星遇:“你先穿這個吧,會舒服點,最近這段時間不要穿高跟鞋。”

“嗯。”秦九瑜點頭,順從地換上鞋子,麵上不動聲色,心裡暗暗驚歎他的體貼入微。

“走吧,送你回家。”林星遇朝她伸手。

十幾分鐘後,黑色的小轎車停在紅葉小區門口。

在冰袋的作用下,腳踝處火辣辣的感覺早已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冰涼涼的舒適。所以,林星遇移開的時候,她心裡還有絲不捨。

林星遇又取出酒精,消過毒後,將藥膏在掌心輕輕化開,敷在傷處揉壓按摩,活血化瘀。

處理完傷口之後,林星遇又從袋子裡取出了一雙鞋——

一雙白色的可愛的洞洞鞋。

林星遇:“你先穿這個吧,會舒服點,最近這段時間不要穿高跟鞋。”

“嗯。”秦九瑜點頭,順從地換上鞋子,麵上不動聲色,心裡暗暗驚歎他的體貼入微。

“走吧,送你回家。”林星遇朝她伸手。

十幾分鐘後,黑色的小轎車停在紅葉小區門口。秦九瑜和林星遇坐在車上,誰也冇有動,氣氛一時有些僵住。

秦九瑜坐在副駕駛座上,看了他一眼。雖然兩人接觸時間短,不過,她也能感受到林星遇本人也是百裡挑一、很受歡迎的男性類型的。

恐怕,自己是很難入他的眼的。

這場相親,黃了。

想到這,秦九瑜忽然有點惋惜,但也隻是有點。她拿起包,正準備和他說再見。

“秦老師,恕我冒昧——”林星遇忽然開口,嗓音低沉。

秦九瑜停下動作,看向他。

“相親的目的,大家不言自明。坦白說,我對秦老師很滿意,加上我確實需要一段長久穩定的婚姻,如果秦老師對我也還滿意的話,我希望我們能儘快登記結婚。”

-身上。首先落入他眼中的,是她耳垂下的珍珠耳環,圓潤的珍珠伴隨著她的動作微微晃動,輕盈靈動。視線再移過去一點,是她的側臉,她的皮膚很白,眉毛細長,眼睛明亮,鼻子秀氣。不過,最吸引他的,還是不常出現的梨窩。他知道,每當秦九瑜露出會心的笑容時,淺淺的梨窩就會不自覺地跑出來。而秦九瑜呢?她認真地等著她的奶茶,對此絲毫不知情。從奶茶店出來後,秦九瑜走在前麵,步伐輕盈,而林星遇則落後半步,默默跟在後麵。兩人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