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78章

26

”孔德龍知道自己遭到了嫌棄,表情也十分鬱悶。這個時候,葉辰淡然一笑催促道:“孔少爺,大家都等你表演完了吃飯呢,你就彆在這裡磨磨唧唧了。”孔德龍黑著臉,咬了咬牙,看著那碩大的紅寶石項鍊,心中一陣緊張。這東西生吞估計也很困難,如果能多吃些油的話,估計會好一些。於是他便開口對宋老爺子說道:“宋爺爺,麻煩你讓廚師給我弄點橄欖油。”宋老爺子輕輕點了點頭,吩咐管家於伯道:“去後廚,給孔少爺拿一瓶橄欖油來。”於...-

“嘎?”

根納季的笑聲戛然而止。

“這個點就開始乾活了?這不還有幾個小時呢嘛。”

唐磊換衣服洗手:“本來也不用這麼早。”

“但是你們是不是忘了!你們還有本食堂主廚的正職呢!”

“幫我乾點活,就回你們食堂忙正事去!老賴在我這算什麼!”

老六倒是適應良好,他以前每天都是把自己食堂的菜單什麼的安排好纔來。

現在也就是提前幫忙備菜而已。

“不過,我那二監區最近好像有點不太平。”

老六道:“以前羅蒙在的時候,跟不少犯人都有交易,私下弄了不少東西進來。”

唐磊瞭然:“這倒是常見。”

五監區是窮破小,犯人大都冇什麼背景。

二監區本身待遇也優渥,不少有權有勢的進來了就往那去。

雖說都是坐牢,但有錢能使鬼推磨,監獄裡頭自然也有不拒絕走私點菸酒小玩意,提高下生活質量的工作人員。

但這事都是偷著來。

也就羅蒙,把自己當土皇帝,身為監區監長,帶頭摳這油水。

根納季也歎口氣:“也就是表哥出事的這一兩年,羅蒙纔有這麼大膽子,現在就煩人了。”

“二區的窟窿太大了,一區的人手不夠填的,這群b被羅蒙養刁了,現在一下卡死了也不樂意,時不時就想鬨事。”

“家裡來的人今天就被抓去幫著按刺頭兒了。唉,也不知道上頭什麼時候才能再派一個二監長下來。”

老六還挺奇怪:“還要再派?你們不趁機把一二監區都收了?”

根納季撓撓頭:“不收啊。”

“表哥說,該我們做的做,不該多做的事不搶。”

唐磊點點頭,心說不愧是cpu。

既要能辦事,也要懂分寸,纔是長久之道。

根納季:“再說收了乾嘛?又是一堆事,又不缺錢又不漲工資的,找什麼麻煩嘛……”

唐磊:“……也挺好的,反正你們聽你家腦子的就行。”

他現在很懷疑,尼基塔不僅腦子是被家裡的莽夫逼出來的。

連工作狂屬性也是!

一家子擺狗總要出個努力的,不然早滅絕了。

“不過估計要等走完程式,表哥正式複職,列夫家族把錢掏了,才能派下一位二監長了……也不知道是誰。”

唐磊也挺好奇的:“你們這一般是怎麼選派?從彆的地方調官員來?”

根納季老實道:“一般都是部隊出來的有軍銜的,不然怕鎮不住。”

“加上是軍事化管理,調軍官來也方便,特殊情況下,犯人們也是有機會提前出去的麼。”

唐磊點點頭,他對這也有些耳聞。

畢竟國家人口相對於國土來說實在是太少了麼。

而且人也……硬核了點。

像西伯利亞監獄,雖然苦寒,但基本上不會有kb分子,殺人狂魔什麼的。

因為這些人不是嘎在了抓到的時候。

就是判了幾年後“意外”嘎掉。

而剩下的這些還能喘氣勞改的,已經算是國家給機會了。

特殊情況缺人手了,也會從犯人裡征召些。

所以唐磊也願意把五監區這些犯人當人看。

他想了兩秒:“算了,二區的跟我有什麼關係,根納季你說的對,錢夠花找什麼麻煩啊!”

一個五監區還不夠,後勤部還來蹭飯,還有尼基塔等……

他得小心點,不能給二區抓到端倪也來蹭飯!

說著的工夫,幾人已經換好衣服,唐磊先把大牛頭從冷櫃裡搬了出來。

首先是掰開大嘴,把牛舌弄下來。

這可是好東西。

根納季委屈:“唐,你就說這牛身上什麼不是好東西吧?你悄悄帶走的那兩塊肉是不是已經被你們吃完了?”

“這牛頭牛尾也冇我們的份,唉……”

唐磊輕咳一聲:“下次一定!有了再做嘛!”

牛舌收好,牛頭褪了毛,唐磊端詳了一下兩個牛角。

“斧子有嗎?先把這兩個牛角鋸下來。”

葉蓮娜應聲而來:“有,等等我去拿啊!”

冇一會,她拖著個小車進來。

幾人伸頭一看:“嘶——”

“小葉啊,斧頭就算了,怎麼還有電鋸?鐵棍?魚叉?哪兒來的啊?”

葉蓮娜羞澀的笑笑:“額,我以前工作的時候收集的紀念品嘛,一直放在我後備箱呢,總算是用得上了!”

上次唐哥要武器,最後隻要了一把螺絲刀,她耿耿於懷好久了!

唐磊下意識的看了眼柳德米拉。

就見她麵無表情的看著天花板,翻了個白眼。

似乎還有點淡淡的心虛。

唐磊有些好笑:“行,來小葉,你找個東西把這倆牛角弄下來。”

“好嘞!”

葉蓮娜走過來摸了摸。

根納季有些擔心:“行不行啊?”

葉蓮娜點點頭:“你,起開。”

她挑了把斧頭掂了掂,一腳踩上牛頭,雙手握斧柄,輕輕一削!

“啪嗒”一聲。

不到一分鐘,兩個牛角都落了地,斷麵光滑,內心中空。

葉蓮娜撿起來看了看,有些納悶。

“這也不能吃啊?”

看她甚至有想塞進嘴裡啃一啃的架勢,唐磊趕緊製止。

“這不是吃的,是用的!”

隨後他也不多說,隻道:“回頭做好你們就知道了。”

“來,牛頭先進鍋焯個水,然後放我那個鹵水大桶裡頭鹵。”

幾人一起幫著忙,把碩大牛頭提起。

彆看這隻是個頭,牛臉肉厚,實際能吃的不少。

說是拉回去和小葉自己吃,唐磊還是心軟了點。

“晚上犯人們吃過你們要是還有肚子,可以都來分點嚐嚐。”

幾人歡呼一聲,老巴萬問道。

“唐,今晚我們做什麼?”

唐磊翻了翻菜:“既然說道大雜燴,今天來個大亂燉吧。”

“今天中午都冇好好吃什麼肉,再來個溜肉段算了。”

“再來個素菜我想想哈……土豆燒茄子,好像還冇做過?”

他點著菜,嘴裡就開始報菜名,等說完,已經把要用的菜點出來了。

“來兄弟們,開工!”

一聲令下,兩個主廚兼一個前主廚,都在唐磊的指揮下忙活起來。

後廚外,柳德米拉眯眼審視著:“行吧,至少做事上還行。這幾人還真挺服他的。”

“是啊,”骨碌碌的輪子聲響起。

另一個男聲感慨的響起。

“真挺神奇的,是把,柳德米拉女士。

-都暴露在自己麵前。林婉兒見葉辰此時還未能從極度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便一臉歉意的說道:“還請公子恕罪,奴家並非有意驚嚇公子,隻是公子問到了,奴家不敢撒謊,所以隻能說出實情......”他微微定了定神,看著林婉兒,一字一句的問道:“你是從三百多年前穿越而來,還是從三百多年前,一直活到了今天?”林婉兒答道:“回公子,奴家一直活到了今天。”葉辰震撼不已,喃喃道:“三百年前,你在滇南看著那棵茶樹渡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