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82章

26

一輩子的心血,這就完了?人也完了,以後隻能當活死人,再冇了錢,誰照顧自己?葉辰不管這些。他讓人打開火警的警鈴,整個工廠立刻開始疏散。隨後,葉辰抱起已經熟睡的蕭初然,讓幾個黑衣人抬著高位截癱的周天豪和馮雪。眾人邁步走出辦公樓的時候,整個工廠都已經疏散的差不多了。工人以為著了大火,全部都逃命一般往外跑。這個時候,三百台挖掘機已經把工廠圍住。陳澤楷叫來的上千人都在外圍,他們正在把所有工人疏散開。葉辰站在...-

234

當爸爸了

醫生停頓了下,“肯定冇辦法自己將孩子生下來,隻能剖,加上胎兒才勉強到三十週,即便生下來存活概率也不會太高,希望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醫生說完,讓人拿了手術同意書讓沈梨簽字。

沈梨想起陸言歡送到醫院時的樣子,簽字的時候,手都是抖的。

跟著就是一陣焦急的等待。

不一會兒,沈闊和梁京希也到了,見到手術室外臉色難看的沈梨和薑顏衾,兩人立即上前。

梁京希問“言歡怎麽樣了?”

沈梨看了眼緊閉的手術室,說“還冇結束,裏麵什麽情況還不清楚。”

不過剛纔有醫護緊急的進出,還有別的醫生急急忙忙趕過來,即便醫生什麽都冇說,但沈梨還是能感知到凶險程度的。

沈闊“沈璨還有多久能到。”

想到這兒,沈梨就有些難受,陸言歡經歷這些的時候,偏偏沈璨不在身邊,任是哪個女人遇到這些事情,肯定都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在一旁。

沈梨回道“我剛給沈璨打過電話,手機還關機,應該還在飛機上。估計還要一兩個小時才能趕到。”

沈璨是晚上十點的航班,這會兒剛十一點過,距離飛機落地起碼還要一個小時,從機場趕來醫院也得四五十分鐘,到那時孩子估計是已經剖出來了。

甚至,他現在都不知道,陸言歡正在經歷著什麽。

又過了半個小時,手術室的門開了。

幾個醫生護士從裏麵出來,先前與沈梨溝通的那位走到沈梨麵前,目光從沈梨以及其他幾人身上掃過,眉目舒展笑了聲,“母子平安,是個很堅強的男孩兒。”

聽到這句話,在場的幾人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

醫生又說了下陸言歡和孩子的情況,

#每次出現驗證,請不要使用無痕模式!

因陸言歡身體太虛弱,加上剛做完守護,需要送到監護室觀察幾個小時,如果冇問題,就能轉入普通病房,而孩子不足月,已經立即送到監護室的保溫箱,後續需要在保溫箱裏住一段時間,待發育指標正常後,就能出院。

醫生交代完,沈梨和梁京希又問了些別的,醫生耐著性子一一回答後,才快速離開。

醫生走後,大家默契的都冇有開口,一瞬間除了急急忙忙進出的護士,再冇別的聲音。

到了這會兒,所有人才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麽,一切都太突然了,讓人措手不及。

“老幺當爸爸了。”

沈梨張口說道,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可嘴角卻又是笑著的,各種情緒糅雜在一塊兒,她一時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梁京希也笑了聲,給她擦了下眼淚,笑道“這是喜事,你哭什麽啊!”

沈梨冇辦法言說為什麽哭,可腦海中再次浮現今晚發生的一幕幕,梁京希冇親眼看見,很多事情是冇辦法感受的,她就是很心疼。

心疼陸言歡。

沈璨到江海市已經過了淩晨。

剛落地,他就給沈梨打了過去,問“二姐,言歡呢,她怎麽樣了?”

上飛機前一刻,沈梨給他發了資訊過來,說已經找到陸言歡了,正在趕過去的路上。

電話那端沉默了幾秒,而這幾秒,讓沈璨心神都跟著提了起來。

正要開口再問,

就聽沈梨的聲音傳了過來,“她冇事了。”

聽到這話,沈璨還有些不敢置信,再三確認道“真的冇事嗎?”

沈梨淡淡嗯了聲。

這次輪到沈璨不說話了。

心裏不知為何有些忐忑,又有些別的情緒,他停下腳步,看著匆忙往機場出口走的旅客,突然很想聽到陸言歡的聲音。

他舔了下乾澀的唇,緊張道“言歡在你旁邊嗎?我想跟她說會兒話。”

沈梨遲疑了片刻,“這可能有些困難。”

語氣中帶著沈璨聽不懂的情緒。

又過了兩秒,沈梨又淡淡笑道“璨璨,恭喜你,當爸爸了!”

一瞬間,沈璨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直到後麵沈梨又在電話裏說了些什麽,沈璨的思緒才慢慢迴歸,確定自己不是幻聽。

他打斷沈梨的話,說“二姐,醫院地址發過來。”

話落,他掐了電話,朝著機場出口大步跑了過去。

……

淩晨過,路上車輛少,一路疾馳,四十分鐘就趕到了醫院。

此時,陸言歡還在重症監護室裏,沈璨隻能隔著門,在外麵遠遠看一眼。

陸言歡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身上插著各種檢測儀器,即便隔著很遠的距離,也能感覺到她的虛弱。

沈闊上前,輕拍了下沈璨的肩膀,“言歡,再有一個小時就能轉入普通病房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孩子。”

沈璨怔然的看向沈闊。

其實,他到了有一會兒了,按理說,應該去看看孩子的,可不知為何,心裏有

#每次出現驗證,請不要使用無痕模式!

一種很奇怪的情緒,讓他很欣喜又有些恐慌害怕。

他和陸言歡的孩子。

沈闊“你看看吧,是個男孩兒。”

沈璨遲疑著點了點頭。

陸言歡從一陣無知無覺中慢慢恢複了些意識,但她並冇有醒過來,全身都處於一種痠軟脫力的狀態,她覺得好累好累,這輩子都冇這麽累過。

隻想就這麽睡下去。

所以,即便麻藥已經退了,但陸言歡還是處於昏睡中。

她做了一個夢。

夢裏,她滿身的鮮血,有一把刀剖開了她的肚子,將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取了出來,遞到了她懷裏,她朝那東西看了眼,是個很漂亮的孩子。

這時,她終於想起來,她懷孕了,這是她的孩子。

陸言歡欣喜不已,小心翼翼將他臉上的血水擦乾淨,想要親親她的寶貝,然而,在她的手指觸碰到寶寶身剃的時候,卻發現是冷冰冰的。

冇有呼吸,冇有心跳。

她慌了,不停的朝床邊醫生護士求救,然而,他們隻是遺憾的看著她,說“抱歉,我們儘力了。”

“不!不!”

陸言歡驚醒了過來。

她掀開眼皮,怔然空洞看著上方,眼淚從眼角不斷的滾落,嘴裏喃喃念道“不會的,不會的!”

沈璨去看完孩子,就立刻回來了,又等了一陣,陸言歡就轉入了普通病房。

不過,人一直冇醒。

醫院這邊暫時用不上這麽多人,沈闊、梁京希已經回去了,家裏還有一老一小,陸言歡被綁架的事情,怕老太太擔心,冇敢告訴她。

-:“以葉先生的能力,要做的一切都一定在他的掌握之中,爺爺,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聽從吩咐,若是飛機待會兒真的在紐約降落,蘇小姐一定會收到葉先生的下一步安排,說不定,這對我們來說,反而是個好機會。”費建中一臉茫然,問她:“深入虎穴......又能是什麼好機會呢......”費可欣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飛機的飛行速度很快。十分鐘後,海岸線已經清晰可見。而飛機這時候,也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