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96章

26

夜過去了,他每一次想起錢紅豔,都恨不得抓住她、把她打個半死!可是他也知道,錢紅豔既然卷錢跑了,那麼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讓自己碰見,甚至很有可能她直接拿了錢逃去國外了。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今天自己竟然在蘇杭吳家的豪宅裡,見到了自己恨之入骨的錢紅豔!所以他幾乎不假思索的便衝向了錢紅豔,伸手便在她的臉上狠抽了一個耳光,一巴掌便將錢紅豔抽倒在地。一個巴掌抽過去之後,蕭常乾指著她大怒道:“好啊你這個賤人,你還敢...-

專門負責拍他麵部特寫的士兵特地湊近了一些,懟著臉將他痛哭的樣子全都拍了下來,這種真情流露,絕對是綁架勒索最值錢的鏡頭。

於是,他便高聲提醒道:“小公子,哭的再用力一點,多流點眼淚,鼻涕最好也來一些,這樣你媽看了才能更痛快打錢。”

沃爾特哭著說道:“我已經哭的很傷心了......”

那士兵點點頭:“是很傷心了,但還不夠狼狽,你就想想你往後餘生可能幾十年都要躺在養狗場的病床上,渾身插著透析的管子,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單是想想就已經很絕望了對不對?”

沃爾特一聽這話,頓時哇哇大哭起來,眼淚橫流不說,鼻涕也流到了父親史蒂夫的身上。

那士兵這才滿意,開口道:“行了二位,差不多了,我們現在就剪輯視頻給你們的家人發過去,至於你們的家人們會不會出錢來救你們,那就得看你們家族之間的血緣關係跟錢比,到底哪個更重要了。”

說罷,他對其他幾名士兵說道:“把他們帶下去吧。”

抱頭痛哭的父子二人又被重新帶進了船艙,士兵將現場拍攝的視頻剪輯之後,直接發給了萬破軍,又由萬破軍發給了葉辰。

葉辰收到視頻之後仔細的看了幾遍,確定裡麵冇有露出任何關鍵資訊之後,便授意萬破軍將這條視頻通過加密渠道,發給了史蒂夫·霍格維茨的老婆,珍妮·霍格維茨。

這段時間,身在美國的珍妮·霍格維茨,一直在等待著主家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好訊息。

家主霍華德為了自己丈夫和兒子的事情,把他的長子也是他的繼承人都派了出去,想來以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實力,找到他們的下落應該不難。

不過,隨著史蒂夫·羅斯柴爾德前去華夏的時間越來越久,珍妮心裡也不免有些緊張和忐忑,總覺得如果連羅斯柴爾德家族都找不到自己丈夫和兒子,任何相關資訊的話,那自己可能這輩子也找不到他們了。

就在她每天茶不思飯不想,隻想著老公與兒子的下落與安全時,一封郵件直接發到了她在霍格維茨家族內使用的電子郵箱裡。

當她點開視頻,看到畫麵中自己那狼狽不堪的兒子和丈夫時,她的眼淚頓時決堤!

在看到視頻最後,蒙麪人要求自己支付十億美金加密貨幣的時候,她第一時間拿起電話,給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族長霍華德打了過去。

原本以珍妮的身份和地位是根本不配直接與霍華德聯絡的,不過上次在開家族大會的時候,霍華德為了彰顯自己對旁係家族的重視,特地把自己的聯絡方式給了珍妮,讓她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隨時打自己的電話。

不過,珍妮一直不敢直接打電話詢問事情的進度,所以這還是第一次給霍華德打去電話。

霍華德並冇有記錄著你的手機號,看到陌生號碼打自己的私人手機,他語氣冷酷的問道:“是誰?”

珍妮哭著說道:“族長閣下,是我,珍妮·霍格維茨。”

霍華德恍然大悟,淡淡道:“是你啊,你老公和你兒子的事情,史蒂夫正在華夏跟進,你不用著急,有任何進度我會讓他第一時間通知你的。”

珍妮連忙道:“族長閣下,我剛剛收到了一條視頻,是綁架我老公和兒子的劫匪發來的!他們兩個冇在華夏,而是在海上!”

-道:“你說的那是佛家,況且我們風水玄學,也並非是道家一脈,我們是易經八卦、奇門遁甲。”蘇成峰急忙追問:“那您剛纔說冇有因果報應,這個當真嗎?”麥承興笑道:“在我看來,自然當真,但你若是不信也不要緊,我給你細細梳理一下我們風水玄學裡的觀點,隻當是一種探討。”蘇成峰忙道:“您請說。”麥承興微微一頓,道:“我問你,按照因果報應的說法,做惡的人,必要受嚴懲,而行善的人,必將得回報,對吧?”蘇成峰點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