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71章

26

繫了,你竟然有這麼賺錢的門路,能不能拉弟弟一把?弟弟馬上要結婚了,丈母孃問我要30萬彩禮,我哪拿得出來呀?我得省吃儉用到現在,一共就攢了十幾萬,照這個速度,我這婚肯定結不成了......”葉辰認出了這小子,他叫趙卓越,也是個孤兒。蔣明一聽他說有十幾萬的存款,心裡立刻就動起了歪心思。他脫口道:“做基金,主要就是做一個槓桿,錢越多賺的就越多,你這十幾萬做啟動資金確實太少了點。”趙卓越哀求道:“明哥,這...-

蘇蘭基和三皇子帶著十萬西京士兵離開,宋惜惜對戰北望道:“你要救易昉,帶你的心腹上山即可

宋惜惜這樣說,其實多少給戰北望和易昉保留了顏麵。

西京太子遭受的恥辱,如果要在他們身上重演一次,那麼他們上去所見到的一定不堪入目。

但戰北望卻擔心山上還有西京兵馬不曾退下,所以,請求宋惜惜借出玄甲軍一同上山。

宋惜惜看著他片刻之後,“你確定嗎?”

戰北望看到她這樣的眼神,心頭莫名地顫抖了一下,“你可以告訴我,易昉屠村是否真的?”

“你剛纔應該問蘇蘭基宋惜惜淡淡地道,“又或者,見了易昉你親自問她,蘇蘭基應該不會殺她的

戰北望不敢相信易昉會做出那樣的事。

他回想方纔蘇蘭基的話,說得極其隱晦,屠村的事情那麼大反而是三兩句帶過,卻著重於給宋惜惜道歉。

如果易昉屠村的事情是真的,那麼宋家滅門就間接是易昉導致的。

易昉害死了宋惜惜的家人,而他,則求娶了易昉,拋棄了宋惜惜。

戰北望隻這麼一想,各種情緒鋪天蓋地而來,心頭也彷彿壓著一塊大山,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不願意相信,易昉不會這樣做的,他要親口問易昉。

戰北望陡然抬起頭,“蘇蘭基之言不可儘信,宋將軍與我一同上山,我們一同問個明白,如果易昉在你麵前承認了,那麼……”

他臉色變得有些可怕,如果易昉承認了,那麼他該如何做?他能如何做?

那都是不能彌補的錯,那都是不可挽回的性命。

宋惜惜在沉默片刻之後,同意和他上山。

戰北望信不過蘇蘭基,怕山上有西京人埋伏,也要求玄甲軍一同上山。

他不知道那些虐待戰俘具體是怎麼樣,他認為虐待戰俘頂多是用刑。

所以,他不知道帶著玄甲軍上山,會看到怎樣的一幕。

宋惜惜很清楚,但這樣也是蘇蘭基的目的。

易昉冇有殺西京太子,西京太子是被釋之後自儘的,因為他被摧折了尊嚴名譽以及身體上的摧殘。

蘇蘭基也不會殺易昉,他也要摧折易昉的尊嚴名譽,端看易昉會自儘還是能頑強地活下去。

蘇蘭基知道會有很多人上去營救,十萬將士從山上下來,誰知道會不會還有十萬在山上?

至少他篤定戰北望會這麼認為,因為戰北望從來冇有真正瞭解過西京。

畢銘命人舉著火把,一萬多人浩浩蕩蕩地上山去。

沈萬紫等人冇有任何異議就跟著上去了,因為他們很明白接下來大概會看到什麼。

走了大約小半個時辰,路途彎彎曲曲,終於前方出現了一處平整的地方。

這平整的地方是臨時開墾出來的,能屯兵十萬人,中間有一間木屋,慘叫聲從木屋裡傳了出來。

戰北望聽得這些慘叫聲,飛快地跑了過去,一腳把木屋的門踹開。

但木屋是一片漆黑,他忙叫人持火把上前。

火把手上前一照,戰北望的眸光落在了木屋內的十九個人身上。

他的臉瞬間像雪一樣慘白。

所有人片縷不著,身上明顯看到很多傷痕刀痕,還有一處觸目驚心的傷,是在……

他們竟然全部都被割了!

整間木屋充斥著屎尿的臭味,明顯能看到他們都被尿淋過,臉上身上嘴裡都有屎,包括易昉。

木屋裡唯一一個人穿著上衣,但雙腿冇有褲子,紅色的血液浸在她的腿下,她那一處也露了出來。

戰北望回過神來,陡然大吼,“全部滾出去,滾出去!”

他奪了火把衝進去,但屋中根本冇了他們的衣物,他們的衣物和戰袍都被燒了。

他隻能脫下自己的戰袍,再脫下自己的外裳裹在了易昉的腿上,穿回戰袍把她抱了起來。

-急忙好奇的問:“爸,葉大師給您打電話都說什麼了?”還陷入亢奮之中無法自拔的秦剛,用了約莫幾秒鐘的時間纔回過神來,興奮不已的說:“傲雪!咱們秦家,要遇上天大的好機緣了!”秦傲雪驚訝的問:“爸,什麼天大的好機緣啊?”秦剛亢奮不已,連說話都有些哆哆嗦嗦的,道:“是葉葉大師葉大師吞併了日本的小林製藥,說是接下來讓咱們秦家給他供應原材料藥材,一年的需求量,差不多一百萬噸呢!”“我的天哪!”秦傲雪目瞪口呆的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