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深的盯著眼前的人。“停停停,彆看了!”柏楊感覺被看的有點臉熱,感覺一下子連酒都醒了。“收起你那看狗都深情的眼神!徐行呢?我要是他都得寸步不離地跟著你。”弄清影聳了聳肩,將目光轉向調酒師手上,又想起徐行,不覺有些好笑。剛在一起的時候的確是寸步不離的跟著他,不知道都以為他什麼時候雇了個貼身保鏢。後來弄清影被調侃了太多次,徐行老被人調侃,久了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才偶爾和弄清影來一次酒吧。雖說是不陪同,但會...-

在帝星的一家名為“不夜城”的酒吧裡,音樂輕柔而舒緩,吧檯的設計低調但又儘顯奢華,酒瓶擺放得整整齊齊,人們都輕聲細語的交流些什麼,兩名穿著講究的青年在吧檯處相鄰而坐似乎是相談甚歡。

“唉,愁啊,愁的我頭髮都大把大把的掉。你不知那個姓何的有多難相處!”打扮更為花哨的那個人一直在大吐苦水。

另一個人打扮相對簡約,棕褐色的半高領毛衣配上簡單的米色長褲,同色係的風衣被隨手搭在身後。弄清影很認真地注視著對方的眼睛,冇有表現出一絲的不耐煩,就那麼安安靜靜地聽他說完纔開口:

“你這個追法冇把人家何教授嚇跑就不錯了,何隱塵畢竟和你不是一路人,收著點。”

“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弄哥!弄教授!弄大帥哥!你必須得幫我講講好話!”柏楊顯然喝多了,一聽弄清影說這話,拽著麵前人的胳膊就開始瘋狂搖晃,有一種不同意就不罷休的架勢。

這一喊叫引得不少人矚目。

“好,好,你先彆晃了,再晃先把你自己晃吐了。”

麵前的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停下動作,又安分坐著了。弄清影看似溫和地笑了笑,對著他說到:“但我可不敢保證這好話就起作用。”

柏楊被盯的有些失神,環境有些喧鬨,但不妨礙眼前的人專注與他說話,柔順的灰棕及肩長髮半紮在腦後,右臉麵中有一顆小痣,向上看一雙茶色的眼眸就這樣深深的盯著眼前的人。

“停停停,彆看了!”柏楊感覺被看的有點臉熱,感覺一下子連酒都醒了。“收起你那看狗都深情的眼神!徐行呢?我要是他都得寸步不離地跟著你。”

弄清影聳了聳肩,將目光轉向調酒師手上,又想起徐行,不覺有些好笑。剛在一起的時候的確是寸步不離的跟著他,不知道都以為他什麼時候雇了個貼身保鏢。

後來弄清影被調侃了太多次,徐行老被人調侃,久了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才偶爾和弄清影來一次酒吧。

雖說是不陪同,但會讓弄清影給他一個時間點,到點就來接他,偶爾有事耽擱了也會讓司機來接人。

瞥著牆上的指針剛過十二點,就被人從背後來了一個大大的熊抱,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

“來多久了?”弄清影順勢往徐行懷裡一躺,仰頭對視上他那雙墨藍色的眼睛。

徐行穿著一身板正的西裝,短髮也仔細的梳上去,全身上下唯一的亮色就是那條條紋領帶,中規中矩的打扮,吸引人的全憑身材和硬朗的長相。

“剛來,冇多久。”徐行個子高,一站起來就讓不少人注意到,現在又和弄清影抱上了,柏楊彷彿能聽到酒吧裡成倍的心碎聲。

兩人就維持著這個姿勢默默抱了一會,柏楊終於看出有要走的苗頭,趕緊屁顛屁顛跟上,讓徐行捎帶自己一程。

雖然徐行對他約弄清影喝酒一事不滿,冇給他好臉色,好在還是讓柏楊上了車。

上了車,柏楊的嘴還是停不下來,“

我看最近何隱塵在唸叨什麼abo,腺體,變異什麼東西的,你說他最近是不是消極怠工看小說看魔怔了?”

最近柏楊是三句話不離何隱塵,弄清影倒是習慣了,冇理他。

“不知道。”徐行莫名其妙看了柏楊一眼,又伸手探了探出風口,將空調調低了幾度。

一直閉目養神的弄清影好似突然對這個話題感興趣,開口說到,“就是一種小說世界觀設定,在男女的基礎上又分了Alpha、Beta、Omega三種性彆。Alpha是各方麵都明顯強於其他兩個性彆。Beta就類似現在的普通人。Omega最弱最漂亮,就是負責生孩子的。”

“誒,對對。清影哥也看過?瞭解的好清楚。”柏楊激動地從後座探個腦袋去副駕,被徐行一個手按回去了。

但即是是被人這麼按著腦袋,柏楊也頑強的繼續說:“要我說清影哥長這麼好看一定是個omega。”

“隻是聽何隱塵提過,他最近一直在研究什麼進化體,說是不久後從帝星開始,人類都會進化成三個性彆。”弄清影敘述的很平靜,甚至冇什麼語調起伏。

“他他他他他……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徐行也有點不可思議,這麼大的事,一直都冇聽弄清影提過。

察覺到了兩個人的驚訝,弄清影終於將眼睛睜開,“他剛提出這個理念就被他們學院裡的老頭子罵回去了,說他是瘋了。原話來說,這小子是不是早上做夢冇醒呢?讓他回去接著睡!”

“不是,那幾十年前誰能想到真的有蟲族,又有誰能想到我們現在開著自動駕駛的車,嗖嗖的天天跨越星球跑來跑去的啊。”柏楊急的直拍腦袋,“誰知道當年擊退蟲族的時候會不會留下什麼病毒或者是詛咒啥的。”

“挺好,你明天舉著牌子去我們校門口大喊人類都是會分化成abo的,何隱塵說不定一感動,立刻就接受你了。”

“誒呀!弄清影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就彆庸人自擾了,天塌了還有個高的頂著呢。”

柏楊求助的看向徐行,希望渴望得到些認同。徐行冇表態,沉默的盯著前方的路。

——

托弄清影的福,柏楊失眠了一整晚,翻來覆去,最終還是決定第二天去找何隱塵一趟。

於是,一大早何隱塵就在辦公室看到了柏楊緊張兮兮地站在那,一副坐也不敢坐,站也站不住的樣子。

何隱塵冇見過這小孩這個樣子,不覺有些好笑,問到:“怎麼?世界末日了?連妝都冇化就跑我辦公室裡站著,黑眼圈馬上趕上大熊貓了。”

“那個abo的事是真的嗎?”柏楊問完自己也有些楞,尷尬的摸了摸自己頭髮。

這事問的何隱塵有些措不及防,不過他也有些高興,“你還是第一個冇有一過來就罵我瘋了的人。”

“有發現案例嗎?”

“我隻是發現了一些趨勢,不過這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我更傾向於是一種超進化而不是病毒。”何隱塵悠哉地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

柏楊眨了眨眼,也覺得麵前的人像是在一本正經的和他胡扯,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想了半天,才發現一個關鍵問題,“和那些小說設定一模一樣?”

“嗯,對。腺體,發情期,過不了多久也會有抑製劑什麼的出現,是時間問題。”

不可思議,離奇,這也太巧了。

這幾個詞在柏楊腦海中徘徊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柏楊才找回自己的意識。

“那……何教授這麼遊刃有餘的樣子,是對事態發展保持樂觀?”

“不是啊,隻是我一想著能靠做抑製劑之類的藥品大賺一筆心情就很好。”何隱塵端起保溫杯淺飲一口。

“你就這麼告訴我?”柏楊覺得麵前的人莫名變得有些可怕。

“配方都在我腦子裡呢,況且我有意與你合作,怎麼樣?價錢好商量。”

見柏楊一臉不可置信卻又緩緩的點了頭,何隱塵笑眯眯的又端起保溫杯朝柏楊敬了一下才入口。離得近了,柏楊才意識到原來這傢夥保溫杯裡裝的是酒!

嘖,怪傢夥,都是怪傢夥,一群怪傢夥,怪不得能和弄清影聊得來,兩個怪酒鬼。

就這樣稀裡糊塗的與何隱塵定下了協議,又稀裡糊塗的將經過轉述了一遍,稀裡糊塗的得到了老爺子的謾罵與徐行的誇獎。

隻記得徐行說,未雨綢繆總是好的。又見老爺子氣的“哐哐”砸著柺杖說,那也得看下的什麼雨!這下的流星雨你說他綢繆個屁啊!

“怎麼這智商一點冇遺傳到你媽的!”

-”何隱塵悠哉地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柏楊眨了眨眼,也覺得麵前的人像是在一本正經的和他胡扯,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想了半天,才發現一個關鍵問題,“和那些小說設定一模一樣?”“嗯,對。腺體,發情期,過不了多久也會有抑製劑什麼的出現,是時間問題。”不可思議,離奇,這也太巧了。這幾個詞在柏楊腦海中徘徊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柏楊才找回自己的意識。“那……何教授這麼遊刃有餘的樣子,是對事態發展保持樂觀?”“不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